她两个这么一说,王落辰想了想回答道:“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是这样一来,师妹的小秘密可就全藏不住了。师妹,你愿意向我敞开心扉吗?”

    “有什么不愿意的。人家都这么喜欢你了。再说了,像我这么单纯的女孩子,能有什么秘密可言?师兄你就尽管深入到我的识海里看一看吧。”

    吴梦雪便说笑着,脱掉鞋子盘膝坐在了王落辰的床上,等着他施法。

    王落辰让她闭上眼睛,去除杂念,敞开心扉。然后,他便将自己的手指在她的眉心一点,送了一道神识进去。

    他的神识进去之后,便开始向吴梦雪的识海深处而去。

    那里,隐藏着她的终极秘密。他相信,她对自己的爱意应该就藏在彼处。

    由于吴梦雪对他敞开了心扉,他的神识在她的识海中漂流一路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他想要到的地方。

    这里,波澜不兴,异常的宁静。王落辰踏波而行,静静地寻找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这些信息全部都是吴梦雪的记忆和意识,数量还是很庞杂的。因此,他想要从中间找到跟他有关的,得小心翼翼地进行才行。

    但因此,在这一过程中,他也得以了解到了吴梦雪生命中的所有片段。这些片段包括了她跟自己父母相处的生活场景,也包括她和秦俊彦墨可相处的往事,还包括她跟他两人交往的点点滴滴。

    其中,有欢乐也有悲哀,有得意也有失落。令王落辰在看到过程中不禁深感吴梦雪生活的精彩和感情的丰富。

    想想也对,在狂霸星人没有来之前,她一直都是富家千金,过着十分优渥的生活,自然有很多的时间和机会来享受生活了。因此,社交对象也比较广泛,自然就比普通人多出了很多的经历和感受。

    王落辰仔细翻看着这些,并一一记在了心中。心中对吴梦雪的了解也因此更多了一些。同时,对她的爱意也更加浓厚了一些。

    怀着这样的爱意,他带着几分欣赏的意味继续了解吴梦雪所经历的一切。

    并且最终,他也在她心中找到了这么一段意识。

    这段意识是吴梦雪的一段独白。它隐藏在她识海的深处非常偏僻的角落,大概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这段独白是这样的:“哼,这个家伙真是扫把星,他一闯进我的生活,就把我父母给克死了。我真应该恨他。可是,奇怪的是,为什么我又恨不起来呢?他就好像拥有魔力一样,让我总觉得他是个可爱而非可恨的家伙。让我越来越想原谅他。也许,也许,我这种说法也不正确呢。我不是越来越想原谅他,而是我根本对他就没有一点恨意。因为,仔细想想,整件事,根本就是我错怪了他呢。如此说来,我的确是不应该恨他的。而应该爱他。因为这家伙实在是太值得我去爱了。”

    这段独白应该是吴梦雪心里开始接纳王落辰时产生的内心想法。被她以独白的形式给留在了意识深处。后来,随着她对王落辰的爱意越来越深,就将这段独白给忘记了。

    不过,恰恰是它,代表了吴梦雪内心最真实的想法。那就是,她对王落辰是非常喜欢的,以至于连当初因父母之死而对他生出的怨恨之情都被化解了。

    王落辰觉得,这个应该也是吴梦雪想要寻找的东西。便把这段意识释放了出来,以便吴梦雪能够回味它所蕴含的意味。

    在这之后,王落辰觉得自己已经没必要再寻找下去了,便欲从她的神识中退出来。

    但就在此时,他的神识突然感受到一股有些不同寻常的能量波动。

    之所以说它不同寻常,是因为王落辰感觉它同吴梦雪自身意识的能量波动不同。

    这是不应有的现象。要知道,这里可是吴梦雪识海的深处,是她最隐秘也是最自我的所在。除非像他这样刻意侵入进来,否则是绝不会有另外的能量波动存在的。

    这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便以神识锁定着那股能量波动的方向,向其慢慢漂流过去。

    最终,在吴梦雪识海最底层的位置,他找到了这股能量波动的来源。

    那里有数个光团,能量波动就来自于它们。

    “这是什么?怎么会出现在师妹的识海里?”

    心中满是疑问,王落辰的神识缓缓地靠近那些光团。

    到了近前,他便尝试着以神识去查看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可当他的神识才刚刚接近这些光团,它们中间就放出了好像触手一样的东西,一下将他的神识给弹开了。

    “居然还有防卫机制,简直是太诡异了。不过,越是这样,越说明有古怪。我非要弄清楚不可。免得它们会给师妹带来伤害。”

    见识到了它们的诡异,王落辰更加不能放过它们了。

    因为,他怀疑,这些光团很可能是别人对师妹施加的某种手段。

    而至于是谁这么做的,他猜想,或者正是五大长老他们。若真是那样的话,这些光球说不定会给师妹造成伤害。因此,他必须都想办法把这个隐患为她除去才行。

    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他的神识向自己的本体发出了要求增援的请求。

    本体收到这个请求后,立刻将更多的神识注入到吴梦雪的脑袋里。

    随着更多的神识到来,王落辰的力量增强了。他便将所有的神识集中起来,形成一个尖锥形,猛地刺向了那些光团中的一个。

    那光团被它的神识一锥,发生了一丝形变,然后就破碎了。

    随着它的破碎,王落辰捕捉到了隐藏在光团中一抹意识。

    这是一副生活场景:在一个跟王落辰当初接受薛步尘治疗的那个实验室非常相似的地方,约莫七八岁的吴梦雪,手里拿着一个海豚形状的气球在其中跑来跑去。而她的父亲薛步尘,就站在一个布满玻璃瓶和试管儿的台子前忙活着什么。

    父女俩各行其是的过了一阵子,吴梦雪大概感觉一个人玩儿太没意思了,就跑到薛步尘的身边说:“爸爸,爸爸,求求你陪我玩一会儿好吗?”

    “小雪乖,爸爸正在忙呢,没空陪你,你自己去玩儿好吗?”薛步尘向她笑了笑,哄她说。

    “不嘛,人家已经玩了好半天了。爸爸,你就陪我玩儿吧。”见他不答应,吴梦雪不乐意了,满脸不高兴地央求起来。

    见她不高兴,薛步尘摸着她的小脑袋说:“不行啊女儿,爸爸的时间不多了。必须要抓紧工作才行。女儿,你知道吗?爸爸的这个研究可是很重要的。它能够让爸爸永远不死,永远陪着你的。小雪,告诉爸爸,你希不希望爸爸永远陪着你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