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吴梦雪跟大家讲过自己的故事之后,王落辰由冷泠弦等几个在冷月宫和炽日教身份比较高的人陪着,从人群之中走出,进入到冷月宫的大殿内。

    大殿之中冷无痕阳天火等人也在等他,他进去后便向他们一一行礼,随便找了座位坐了下来。

    等他落座之后冷无痕他们便向他问起这次救人的事,王落辰便把过程简单跟他们说了一下。

    听过他的描述,蔡不离说:“落辰,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这番把梦雪他们几个给救出来,已经惊动五大长老他们了。如此一来,恐怕他们会加强对五极门中各处要地的控制,比如护宗大阵和传送阵什么的。若他们这样做了,只怕你想要前往血域借兵的计划就不怎么好实行了呢。”

    “师伯,这个我已经想到了。所以,在救出师妹他们之后才没有再去传送阵,而是返回了这里。我的打算是这样的,既然五极门的传送阵不方便使用了。不如我干脆就不用了。反正,星族那边已经在建传送阵了。等他们建好后,我直接用他们那里的算了。”王落辰说了自己下一步打算。

    听了他的打算,冷无痕很高兴地说:“那正好,现在盟内诸多事务都需要你这个盟主来打理,接下来的这段时间你就在冷月宫住下来,带领着弦儿他们处理这些事情好了。”

    “哈哈,冷师妹,你这样说也太委婉了吧。你怎么不说,趁着这段时间让咱们的落辰盟主和你家的弦儿丫头赶快把婚事给办了呢。”阳天火快人快语,说话不绕弯儿。直接就挑明了冷无痕刚才那句话里面所包含的潜台词。

    “天火爷爷,你这人怎么瞎安排啊。现在大敌当前,师兄哪有时间跟我完婚啊?”阳天火的话才刚出口,满脸羞红的冷泠弦马上起来抗议道。

    见冷泠弦好像不同意的样子,阳天火马上直截了当地说:“哎,越是大敌当前越要早日为你们完婚嘛。而且,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吧。你们应该明白,你们两个的婚姻除了是你们的私事之外,就咱们整个天道盟来说还是一件公事。因为,你们的结合可以令五极门和冷月宫的弟子关系变得更加亲近。非常有利于咱们盟内的团结。所以,我们几个老家伙当然是希望你们越早结婚越好了。怎么样,你们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他这样一说,王落辰也登时明白,为什么他和冷无痕突然就说到自己和冷泠弦的婚事了。

    大人物做事自有大人物的考虑。他们都是久居高位之人,考虑事情的出发点当然更着眼于大局和利益了。

    王落辰对他们的这种考虑以及阳天火的直接,并不厌恶。觉得这样反而更加有利于大家沟通以及建立信任。

    因而,他便说:“和弦儿的婚事,在星族中我们倒是说好了的。只是由于回到圣境后一直忙于各种事情,就没有立即办理。另外就是,各位长辈也知道,我和弦儿结婚这事儿有些不简单。并不是说,我们两个把婚礼举行一下就行了。这其中,还牵涉到我和师姐沙傲云,师妹吴梦雪同我之间……”

    王落辰的意思,是他不能不顾自己与沙傲云和吴梦雪的感情就直接跟冷泠弦结婚,他还得妥善处置自己同另外两名女子的关系。

    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冷无痕就很爽快地说:“傻孩子,这事儿我们早就替你考虑过了。我们几个老家伙还专门为此开了个会协商了一下。经过商议,我们一致认为,这事儿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你一并将她们给娶了。反正,在咱们圣境这种事情又不是不被允许的。”

    冷无痕的话令王落辰心中轻松了许多。然而,还没等他来得及高兴呢,却听到吴梦雪出了让他颇为不解的话来:“谁说要嫁给他了。前辈,你们安排他和冷师妹的事情就好。不用管我的。”

    “梦雪,你是什么意思啊?你是不是不满意这种安排啊?”她话音未落,她身旁的沙傲云赶紧问道。

    “是啊,梦雪姐姐,难道你不愿意嫁给师兄吗?”冷泠弦也从旁问道。

    吴梦雪摇了摇头说:“也不是不愿意嫁给他。只是,人家就是觉得这样的婚礼有些怪怪的。好像,好像太不和情理了。特别是对于我这样自小在尘世中长大的人来说,一时之间真是有些不好接受的。所以,你们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哦,梦雪在尘世长大。尘世跟咱们圣境不一样,一般都是一夫一妻的。因此,她一时之间无法接受这种安排也是可以理解的。要不,咱们就让她考虑一下吧。反正,结婚的事还要准备一段时间的。”

    蔡不离跟薛步尘的关系很好,对他的女儿自然是照拂有加了。所以,才看出吴梦雪对此事有些不大乐意的时候,便站出来替她说了两句。

    不过,他的这种说法倒是也挺合情合理的,大家就都没有就此再多说什么。吴梦雪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时间来考虑这件事。

    婚事就这么说定了,接下来他们又讨论了一些天道盟内的事情,便结束了谈话,同去吃饭。

    饭后,王落辰便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吴梦雪则是应冷泠弦的邀请住到了她那里去了。至于,丁梁柱他们,冷月宫自然也为他们各自安排的住所。

    因为疲累,王落辰回到住处后就开始入定,以元力温养身体。

    直到傍晚时分,吴梦雪和冷泠弦一起来找他,他才醒过来。

    见到她们两个之后,王落辰便问:“梦雪,中午的时候当着大家的面我没好意思问你,你不愿意和我们一起举行婚礼到底是怎么想的?真的是接受不了这种婚礼,还是说你心里下不了决心跟我共度一生呢?”

    听他就此事问自己,吴梦雪不禁有些为难地说:“师兄,我自己也不清楚。就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拿不定主意。要不这样,你不是能够深入人的识海吗?干脆你自己去我的识海里看看,我的真实想法到底是怎么样的好了。”

    听了她的话,冷泠弦把手一拍,赞许道:“哎,这倒是个好主意。姐姐真是聪明。师兄,你就去梦雪姐姐的识海里看一下好了。也省得姐姐她为此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