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既然已经站出来了,就没有办法再藏起来。即便面临的对手再强大,到了此时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于是,王落辰便决定赌一把。因此,他对刚才质疑自己杀死无尽的那人说道:“怎么?你不信吗?不信的话你可以放马过来一试啊。只是,就怕你试过之后就已经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哈哈。”

    他的笑声很狂妄,那人一听立刻受不了了。他猛地从四人之中冲出来说:“年轻人,牛皮可以吹,但不要吹爆。否则很容易把自己给崩死。”

    说着,他身形微微一晃,就向王落辰一连攻出了十几招。

    这十几招的攻速很快,全部攻到王落辰身前不过一秒的时间。若是普通人,这么快的攻速,别说招架了,恐怕连是什么招式都看不清就被这人给秒掉了。

    然而,王落辰不是普通人。由于有天一生水这个强大的人工智能存在,他的眼睛可以捕捉到极为细微的动作,并根据动作预判敌人的进攻方向和强度。因而,在那人刚刚攻出第一招开始,他就迅速做出了反应。

    他也在一秒钟的时间内,攻出了十几招。且招招都刚好克制对方的招式。

    因而,在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就进行了初次较量。

    进攻没有取得预计的效果,那人有些讶异。他不禁惊叹道:“咦,小子,你的战力好像又进步了。”

    “不是我的战力又进步了,而是你这次没有帮手的缘故。不像上回,你们四个卑鄙无耻的家伙,靠四人联手一招就将我给打败了。所以,你才感觉我不好对付了。说实在的,若论单打独斗,你们本来个个都不是我的对手的。大概你们也清楚这一点,所以上次才一起出手的吧?”

    王落辰的话意在激怒对方,让其跟自己单打独斗。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够稳操胜券,将自己面前这几个强敌给一一除去。

    他这话很管用。高手嘛,一般都是很爱面子的。上次四大影卫一起出手对付他时,并无旁人在场,因而他们便无所顾忌。这次却不同了,这次有穴居族的人在场,他们身为五极门内的高手,当然就要考虑一下脸面问题了。

    所以,王落辰话一出口,那人就立刻对叶孤帆等人说:“你们听到了,这小子在贬损咱们的战力。少不得我要出手教训他一下了。但既然他有话在先,还请你们不要出手相助。免得倒显得他说的话是真的了。”

    叶孤帆听了,便冲他点点头说:“嗯,远影,你就放开手脚好好教训他吧。这次我们绝不抢着出手。”

    叶孤帆之后,其他两人也一起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插手。

    得到了大家的保证,远影便冷冷地望向王落辰,说道:“为了让你死的服气,这次我就单独跟你玩玩儿。小子,若是这样你依旧死了,可别怪我们没给你机会。”

    “好说,只不过,只要你单独出手,我一定不给你占到上风的机会的。哈哈,废话少说,来吧。”

    王落辰要得就是他这句话,因而当他做出了单独与自己战斗的保证,他便毫不犹豫地释放出璀璨星云,以一招星光熠熠向其发起了进攻。

    “这种吓唬人的招式也好意思使出来丢人现眼?还是看我的吧。”

    星芒射向远影,远影不闪不避,发出一声嘲笑,将自己的手掌向前平推,一片黑色的阴霾就向着王落辰的璀璨星域蔓延了过来。

    璀璨星域在这片黑色阴霾的侵蚀下,一点点缩小,而王落辰好像对此毫无办法一样,任由阴霾将整个璀璨星域给吞掉。

    接着,在璀璨星域消失的瞬间,他话也不说一句,就飞身退去。

    “想跑!跑得了吗?”

    远影见王落辰似乎想逃,那里会那么容易放过他。马上向着他飞身追了上去。

    王落辰以神识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当他朝自己追过来时,马上转身对着他冲过来说:“这是你逼的,我跟你拼了。”

    说完,就跟小孩子打架一样,全无章法地大叫着朝他挥动着拳头打了过来。

    远影在他的拳头达到自己面前时,伸开手掌一把将其握住,冷笑道:“这么容易就心理崩溃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强呢。哈哈。”

    因为王落辰的表现差得离谱,轻易就取胜的他不禁得意地大笑起来。笑声中,他还将自己元力汇聚于手掌,企图由手掌发力将王落辰的胳膊给废掉。然后,羞辱他一番再取其性命。

    可当他的元力才刚一动,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以无比飞快地速度变得疲倦起来。就好像,他一下子老了好多岁,身子骨经不起一点折腾了,举手投足对他来说都变得无比吃力一样。

    而且,这种感觉累积的很快。不过片刻,他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因为这疲倦儿自觉的佝偻了起来。

    当他的腰不由自主地弯成了虾米状,他的眼睛要向上翻才能看清自己面前王落辰的脸时,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中招了。

    “你会邪术?而且会的是抽取生命力的邪术?”

    远影惊慌失措地喊了一句,便想将自己的手从王落辰的拳头上拿开。但却发现,自己的手掌已经好像被王落辰的手给粘住了一样,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让两个人的手分开。

    他更加惊恐了,便想要向自己的同伴求救,但不知怎么搞得,当他张开嘴时,嘴里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

    他突然明白,自己的声带已经随着身体的快速衰老而退化了,成了不能振动的两张肉片。

    他内心的恐惧因此而累积到了极点。绝望也开始在心底慢慢涌起。

    到了这时候,他也顾不得什么尊严了。他将自己的眼睛望向王落辰,其中充满了哀求。很明显,他是想让王落辰放过他一次。

    然而,王落辰此刻眼睛里毫无怜悯,有的只是复仇的快感和获取力量的喜悦。

    “现在,你信了吧?如果你还是不信也没关系,反正你已经快要跟他见面了。等你们两个在阴间见了面,就由他告诉你我是怎么将他杀死的吧。当然,同样的,你也可以告诉他你又是怎么被我杀死的了。哈哈。”

    王落辰发出一串长笑,猛地将他向自己一拉,另一只手便直接按在了他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