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自己被王落辰给骗了,钟婉儿向他瞪了一眼说:“哼,你这人可真坏,喜欢骗小女孩儿。”

    “对对,他就是很坏,喜欢骗小女孩儿。而且,还骗得很成功了。身边被他骗的小女孩儿一大堆。小妹妹,你可要当心哟,不要也被他骗到身边去呀。”甄仁才比丁梁柱活泼多了,听钟婉儿说王落辰,他马上玩笑了一句。

    “甄仁才,甄大哥,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师兄之所以要骗钟妹妹,那也是为了找到咱们嘛。要不然,没有熟悉情况的人指引,他怎么能够进到这个地方来?”吴梦雪怕钟婉儿真生王落辰的气,忙替他解释。

    丁梁柱也说:“就是,婉儿妹妹,王落辰这也是为了我们才骗你的,你可千万不要怪他啊。”

    见他们着急忙慌地替王落辰说好话,钟婉儿摇了摇头说:“唉,你们啊。我有说怪他了吗?他把你给找到了,我谢他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他?所以说,你们都多虑了。”

    “婉儿,谢倒不必了。不生气就好。因为,凭我和你丁梁柱哥哥的感情,是不用说谢谢的。”王落辰笑笑,说道。

    说完,也不等大家再说什么,他朝他们招了招手,便朝甬道走去。

    可才刚走两步,还没等到其他人跟上来呢,他又猛地一闪身退了回来。

    边退,他还边冲大家说:“大家小心,前面来人了。大家快随我躲进棺阵里去。”

    大家一听,忙随着他飞身而起,再入棺阵,并各自找了一口棺材,隐藏起来。

    他们刚刚藏好,甬道口就走进来四个人。

    当先一个是个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很显然是穴居人。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三个高大挺拔的青年。他们身着青色袍服,胸口佩戴着五极门的徽章。不用说正是五极门的人。

    这四个人从甬道进来之后,便马上散开,各自占据一个方位,将甬道给完全控制住了。

    接着,他们中那个矮个儿穴居人便向棺阵中大声喝问:“是谁闯进了本族禁地?有种的给我站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要知道,这些圣棺可不是普通的棺木,以它们构成的棺阵可是足以杀死最顶级的高手的。所以,我劝你还是识相些,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他喝问过之后,王落辰示意大家不要动,因而那**居人的话就没有得到一点回应。

    见没有动静,他左边的那名年轻人就说道:“朋友,无论你是谁,请你赶快现身。只要你从棺阵中走出来,咱们一切好商量。若是你不出来,我叶孤帆的名头想来你也听说过,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听到这人报出名字,王落辰心中不禁暗道:“果然是叶孤帆,我没有看错。只不过,若是别人倒还罢了,我或许会考虑放过你。你可就不行了。谁叫你在前不久还对我出手了呢。”

    当叶孤帆刚出现在甬道口的时候,因为当初木长老派他送给自己肉骨金丹的时候,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王落辰就已经隐约认出他来了。只是时间久了,他有些不大确定自己的记忆有没有错。

    但当他的声音响起,令王落辰认出他的声音就是自己当时在困神天狱醒来时所听到的几个声音之一,便一下断定了他是木长老的影卫。而到了最后,他自己说出名字来,他就已经完全确认了他的身份了。

    不过,令他心中有些感慨的是,由于当初他代木长老送礼时,他并没有摆大人物的架子,还跟自己的师伯卓不群有些交情,给自己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没想到,如今却已经成了自己的仇人和敌人,要跟自己生死相见了。

    然而,人与人之间一旦成为了仇敌,对方的生死就无法顾及了。因为,这种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哪里还有那么多心思替对方考虑呢?毕竟,叶孤帆和其他三名影卫对自己出手时,也没有半点留情啊。

    调整了一下心态,王落辰心中登时下定了决心。于是,他便从隐身的棺木后露出了身形。

    他将手一指叶孤帆说:“叶孤帆,你来得正好。我有一笔账正要跟你好好算算呢。”

    “你果真没死。那么,我问你,无尽呢?他去哪儿了?你不会说你根本就不知道吧?”叶孤帆见到他之后,也马上认出了他,便向前一步,问起无尽的下落。

    他的话,让王落辰确信对方还没有找到无尽的尸体。也就是说,他们一定也没有从无尽的尸体上看出一些自己出手的信息来。这样一来,便于无形之中又让他的胜算多了几分。

    因为,他的血神心法还没有练到可以无障碍地吸取别人生命力的程度。依旧靠得是接触对方的身体,搞突然袭击才能够得手。因此,若是对方对他的手段知悉一二,加以防范,他就不好施展了。

    而现在他们并不知情,待会儿动起手来,他便可以像对付无尽那样,猛不丁地给他们来上这么一下,让他们立时便失去大半的战斗力。

    为此,他心中不禁一喜。说话的时候,底气也就更足了。他便直截了当地说:“你是问无尽吗?呵呵,他现在已经变成有尽了。”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你杀了他?这怎么可能?就凭你?我不信,你肯定是在胡说。”

    听了王落辰的话,叶孤帆脸色微变,但却没有说话。反倒是他身边的人抢先冒出一句不信王落辰可以杀得了无尽的话来。

    这人的声音响起,令王落辰马上想到对方是谁。因为,这声音他也听过,正是在困神天狱中那几人中的一个。

    据此,他立刻意识到,自己所要面对的高手又多了一个。他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从棺材后面出来的有些早了。

    因为,这人跟叶孤帆在一起,又对无尽的死那么在意,肯定就是四大影卫中的一个了。他的战力应该跟无尽不相上下,若他跟叶孤帆联手,恐怕自己还真不太好对呢。

    不过,这还不是最令他后悔的。

    最令他后悔的是他想到,既然四大影卫中除去死去的无尽之外,剩余的三个里面来了两个,那么第三个是不是也来了呢?他是不是就是他们身后那人呢?若是,他可就要一人独自面对三大武圣级的高手了啊。

    虽然他的战力最近精进不少,武圣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但一下子来三个,也是不禁令他心里发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