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一成形,就慢慢地扇动其翅膀来。随着它在吴梦雪的识海里翩然起舞,一些闪光的粉粒从它的翅膀中散落,飘满了整个识海。

    这些粉粒黏着在识海里的那一刻,吴梦雪的眼珠出现了微微的转动。但也仅仅只是微微动了动,并没有立刻醒来。

    而与此同时,她的识海中出现了许多圆环,这些圆环一环套一环,将那只蝴蝶给包围了起来。

    圆环形成一个圈,不停地向中间收缩。大有将蝴蝶给禁锢或者绞杀的意思。

    但蝴蝶也不是任人随便揉捏的软柿子,在圆环向自己套来之际,它猛烈地振动起翅膀,挥洒出更多的粉粒。

    这些粉粒飞出去,在碰到圆环后发生了一些列爆炸,竟然将圆环给炸得裂开。

    圆环赶忙逃开,但那些粉粒却穷追不舍,不停地向其发动进攻。只一会儿的功夫,就把圆环形成的闭合圆圈儿给轰出了数道缺口。

    而且,不仅如此,在这个圆圈儿上出现了缺口之后,它们又改全面攻击为重点攻击。开始集中起来在缺口处展开更为猛烈的轰炸。

    这一招儿十分管用。不消片刻,所有的圆环就被蝴蝶粉粒给消灭殆尽了。

    随着圆环的消失,吴梦雪的眼珠剧烈地动了起来。而与此同时,天一生水也交出了王落辰神识的控制权。

    他抽身离开,王落辰马上重新掌控了自己的神识并向他问:“怎么,小水水,都弄好了吗?”

    “当然好了。不信你看,她马上就要醒过来了。哎呀,做这样的事情真的很累人。我又快撑不住了,得赶快再去睡一觉恢复一下。”嘴里回答着王落辰,天一生水伸着懒腰重新钻进了王落辰的泥丸宫中。

    王落辰见他离去后,默默将自己留的后手匿立方给隐藏在识海中,然后以神识去查看吴梦雪的情况。

    他发现,吴梦雪的识海中现在有些混乱,但总体来说还算可以。最起码她神识的能量波动比原先强烈了很多,证明她的确是正在苏醒。同样也说明了,天一生水没有骗自己。

    查看完情况,他就飞身过去,将吴梦雪给揽入怀中,轻声呼唤说:“梦雪,梦雪,醒醒,醒醒。”

    “蝴蝶,好多的蝴蝶。哎,蝴蝶怎么没有了?师兄,你看到成群结队了的蝴蝶了吗?”被他一叫,吴梦雪悠悠地睁开双眼,神情有些呆滞的问他。

    他明白这是她刚刚苏醒,神识仍有些不清的表现。便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傻丫头,梦该醒了。你看这里哪有蝴蝶?棺材倒是有不少。呵呵。”

    “师兄?我怎么会在这儿?还有,我身上好冷啊。”随着知觉的恢复,吴梦雪感到了寒冷,浑身打着哆嗦,依偎在了王落辰的胸口。

    王落辰赶紧将一股元力灌注到她的体内,为她驱除寒气。

    “这里是穴居族的圣冢,你和丁梁柱甄仁才都被长老们给送到了这里借助这个棺阵修炼。你所在的这个棺材应该是能够凝聚寒冰元力,提升你的战力的。只不过大概是提升的过头了,你竟被寒冰元力给冻住了。所以,你才会感觉冷的。怎么?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有些印象了。师兄,你说长老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他们说是为了我们好。可我却总感觉他们这样做的目的不单纯。可是,我又不敢问。还有,他们送我们来之前,秦师兄被木长老给叫走了。说是单独传功。也不知道他后来又来了没有。要不,师兄你在这里找找,看秦师兄在不在这里。”

    经过王落辰的引导,吴梦雪想起了很多事情。

    王落辰听她提到了秦俊彦,心里不禁有些黯然,便说:“师妹,这些事情先不要说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将甄仁才给放出来,然后从这圣冢里出去。”

    说着,他就揽着吴梦雪,招呼了一声丁梁柱向跟吴梦雪对着的那口棺材飞去。

    到了那里,他如法炮制,将巨棺的盖子给打开了。

    盖子一开,巨棺中就飞出一团火球。

    这团火球光芒耀眼,而且还散发着炽热的射线,这情形让王落辰他们三个不禁赶忙向后退开,免得被它给灼伤。

    不过,因为有了前两次的经验,王落辰对这团火球是什么已经不再奇怪了。他连忙将自己的小宇宙放出,把火球给包裹了起来。

    火球所蕴含的能量就在小宇宙中被不断地消磨,终于变得暗淡下来。王落辰就看到了浑身不着一丝衣服的甄仁才。

    “这家伙,怎么还玩起裸@体艺术了。师妹,你快转过脸去,让我给他穿件儿衣服。”

    怕吴梦雪吃亏,他赶忙将吴梦雪的身体给转向了一边,并从音灵石中拿出了两件衣服,一件扔给了丁梁柱让他把自己身上那些烂布片换下来,另一件则由他飞到甄仁才身边给他穿上了。

    穿好衣服后,甄仁才也慢慢苏醒了过来。

    见到王落辰,他自然也是很惊奇。忙问他怎么来了,王落辰便告诉他自己是来救他的。并且要他不要多问,有什么话等他先跟着自己离开这里之后再说。

    甄仁才便很听话的闭上了嘴巴。跟着他们三人向着棺阵外面飞去。

    他们才刚飞到棺阵边缘,一条倩影便从连接棺阵的甬道中跑了过来。

    还没等大家看清她是谁呢,她就一头扎进了丁梁柱的怀里,哭着说:“丁梁柱哥哥,你真在这儿啊。咱们的圣祖果然没有骗我。”

    “圣祖?圣祖在哪儿?他老人家显灵了?你又怎么会在这里?”丁梁柱从声音和身形上认出抱住自己的是钟婉儿,心中生出许多疑问。

    钟婉儿听他问起,就指着王落辰说:“这就是圣祖的化身啊。怎么?他老人家没有跟你说?”

    “他?他不是我师弟王落辰吗?怎么就成了圣祖了呢?婉儿妹妹,你被他给骗了吧?”丁梁柱看着王落辰,不知该怎么说了。

    王落辰便笑了笑说:“哈哈,圣祖是我这次解救行动中临时启用的身份代号儿。现在你们获救了,这代号儿就用不着了。钟婉儿,你也不用再以圣祖相称了。记住了吗?”

    听他们这样一说,钟婉儿才恍然大悟,感情王落辰根本就不是什么圣祖,只不过是丁梁柱的师兄弟而已。自己先前是给他骗了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