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后,丁梁柱也借助着棺阵中的力量跟着他飘了过去。

    跟着他飞到巨棺之前,丁梁柱问道:“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懂?为什么要说长老骗了我们?”

    “这事儿是‘小孩儿没娘,说来话长’,一时半会地跟你说不清楚。所以,你先等等,等我把师妹给救出来,然后再好好解答你这个问题。”

    王落辰说的没错,五大长老利用弟子献祭这事儿,的确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他现在急着救人,可没工夫跟他啰嗦。

    丁梁柱是一个话不多且有些木讷的家伙,平时也很听王落辰的话。所以,他听王落辰说现在没空解释,也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王落辰此时已经把手搭在了棺材盖儿上,准备将其打开,看看师妹吴梦雪有没有在里面。

    但当他刚想运转元力的时候,却猛然感到棺材中有一股很特别的力量沿着自己的双手涌进了体内。

    这股力量阴寒至极,一到了他身体内部,立刻就将他的手臂给冻结了起来。

    好在,当这股力量在他身体里兴风作浪的时候,他丹田中的五彩轮盘以极快地速度反应过来。

    它在他的丹田中滴溜溜转动了两圈儿,释放出五道力量涌向他的手臂。他被那股力量冻结的手臂就恢复了活力。

    手臂重新动弹自如,王落辰马上将两只手掌从棺材盖儿上缩了回来。

    “好古怪的巨棺啊。丁梁柱,你知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这些棺材这么奇怪?”王落辰看了看自己手没有什么异常,然后向身后的丁梁柱问道。

    丁梁柱摇了摇头说:“这圣冢我也是第一次进来。所以,除了知道它是停放本族历代祖先遗体的地方,其它的就一概不知了。”

    “就知道问你也是白问。”

    王落辰摇了摇头,不再理会他。伸手向巨棺的盖子打出一股元力。

    他不敢再用手直接接触它了,所以依旧采用了原来的办法来开棺。

    这次,棺材盖儿应声而起,飞向了一边。他便趁着这个间隙,飞身到了它的上面。

    低头向棺材中看去,他便见到了这些天日夜牵挂的吴梦雪。

    不知是什么原因,同样躺在巨棺中的她,并没有跟丁梁柱一样变成巨人。她依旧是以前的样子。只是,王落辰却看得出她还是跟以前有所不同了。最大的不同就是,她整个身体都给人一种晶莹剔透的感觉,好像她有些半透明化了。

    她躺在巨棺内一动不动,好像睡着了一样。王落辰不禁有些担心。但想想丁梁柱刚出棺的样子,又觉得或许她这样也是十分正常的。说不定等一下就会醒来。因而他就打出一道法阵将她从巨棺内慢慢托举了出来,希望她在离开巨棺后能够恢复正常。

    但奇怪的是,当她的身体飘出巨棺后,却依旧没有半点醒来的意思。

    他不禁有些着急,便在她耳边轻轻呼唤了两声:“梦雪,梦雪,你听得到我说话吗?我是王落辰啊。”

    然而,吴梦雪依旧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刚才丁梁柱是被我吸收了体能的能量才恢复过来的,说不定师妹也得用这个办法才能醒过来。要不我再用小宇宙试试。”

    见唤不醒他,王落辰只好再试试别的办法。

    于是,他便将神识潜入丹田,去调动小宇宙,希望借助它将吴梦雪给弄醒。

    可就在小宇宙即将飞出体内之时,他突然接受到一道意念:“笨蛋,别乱动。她这是被人封住了意识。不是被人封住了力量。你若强行用元力去刺激她,很有可能就会造成她的意识崩溃的。那样的话,即便她醒过来,也变成一个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了。”

    这语气,不用猜他也知道是天一生水那家伙。

    他不禁以神识回应道:“小水水,你又醒了?真是好久不见啊。以至于我以为你已经睡死过去了呢。”

    “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啊?不过,告诉你,我好着呢,也许你死了我都死不了呢。呵呵。”天一生水伸着懒腰从他的识海中慢悠悠地走了出来。边走,还便跟他打着嘴官司。

    “你这家伙,怎么没有一点身为寄生虫的自觉?你说说啊,你寄生在我体内,要是我死了,你还能活得了吗?所以啊,你若想不死,最好还是求老天保佑我长命百岁的好。”王落辰反驳道。

    “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唉,说起来真是很无奈。像我这么聪明的智能,偏偏要寄生在你这个笨蛋的体内。真是冤孽啊。”天一生水摇头晃脑地说。

    “你……”

    “你还想不想救你师妹了?想的话就不要跟我吵。因为,我可是懂得解除意识封印之法的。你要惹恼了我,我这就回去睡觉去,不帮你这个忙了。”

    王落辰不想吃亏,还想再反唇相讥几句,却被天一生水给堵了回来。

    他这话切中要害,由不得王落辰不服软儿。因此,他只好说:“小水水,你这又何必呢。天天睡觉可是也很伤身体的。要不,你还是活动活动吧。”

    “活动活动可以,可你得暂时交出对神识的控制权。否则,我没法儿替你师妹解开封印啊。”听王落辰求自己了,天一生水十分得意地答应帮忙,但他同时也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要得到王落辰神识的控制权。

    他的这个条件让王落辰犹豫了一下。毕竟,若是将神识的控制权给了他,自己的许多秘密很可能就会被天一生水给掌握。

    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天一生水一旦控制了他的神识,就等于控制了他的身体。若是他借此机会全面掌控了他,那他可就失去自我了。

    这件事的风险挺大的。所以王落辰不得不考虑了一下。

    片刻后,王落辰以神识对他说:“好吧,我可以将我神识的控制权交给你。只是,你可千万得保证把我师妹给唤醒啊。”

    说着,他便完全放开了身心,将自我意识从神识中剥离出来,将自己的神识交给了天一生水。

    天一生水见他的自我意识脱离出去,就立刻伸出无数道纤细的意念丝线跟他的神识完成了对接。

    全面掌控了王落辰的神识后,他以自己的意念控制着这神识向漂浮在空中的吴梦雪投射了很多道神识力。

    这些神识之力都落到吴梦雪的识海里,组成了一个好像蝴蝶一样的图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