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刚把那一个浮尸给推出去,猛听得耳后生风,又有浮尸向自己袭来。他暗骂一声麻烦,便转身一个飞腿,将身后刚靠过来的浮尸给踹飞了。

    不过,因为浮尸是没有智慧的东西,它们的同伴被踹飞后,其他的并不不会产生畏惧,更不会因为这畏惧而停止对他的攻击,四散而逃。他们依旧从各个方向朝王落辰扑来。

    王落辰一看,这些家伙这么多,如果都围着自己打,就算他们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可也够自己累手的。因而,他便飞快地打出数百道法阵结成一个大网,将他们全都给阻隔到在了离他身体不足两米的地方。

    趁着这个间隙,他飞快地脱身出去,继续去揭其他棺材的盖子。

    有了先前的经验,这次他学聪明了,在揭开棺材盖儿的同时,他便立即打出一道法阵将棺材里面的尸体给封住,让他们无法从其中出来。

    就这样,他在空中不停飞行,不停揭开棺材盖儿,神识也不停地打出法阵。

    随着他动作不断,他越来越接近这些棺材的核心地带了。他也因此看清了处在数千个小棺材的包围下的那九口大棺材。

    这九口大棺材每个都足有普通棺材的十倍大小。也是通体漆黑。

    “这九口棺材怎么这么大?穴居人都是矮个子,用得着这么大的棺材吗?想来,其中必有古怪,我得小心一些才好。可别阴沟里翻船,着了人家的道儿。”见到这九口大棺材后,王落辰心中不禁生出一分警惕。

    随后,他就飞身贴近了它们。

    到了近前,他先是以神识仔细查看了一些这些棺材。

    但瞧了半天却一无所获。因为,经过查看他发现,这些棺材就跟祖庙里的那两个大圆球的材质一样,自己的神识根本无法穿透。

    而且,因为跟那两个大圆球材质一样,它们通体也散发出十分强烈的重力。

    不过,跟两个圆球之间的重力不同,大概是因为它们之间排列方式的缘故吧。它们之间的重力好像达成了某种平衡。王落辰身处其中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压迫感。

    感受着九口大棺材的奇异,王落辰不禁暗想,看来这九口棺材的确不是凡物,必定也是穴居人圣祖用不知成什么地方来的天外飞石给做出来的。

    只是,他为什么要做这些棺材呢?难道仅仅利用它们神秘的力量为死去族人的尸体保鲜吗?

    应该不是吧。若仅仅只是保鲜,那些死尸又为什么会动呢?由此看来,这些棺材所产生的神秘重力,不仅能够为尸体保鲜,还能够赋予它们一些异能。让它们产生奇怪的行为。

    那么,这算是什么呢?邪术?科学?还是功法?

    还有,打开了那么多小棺材也没有找到师妹他们。自己还要不要打开这九口大棺材呢?

    若是打开了,里面并没有师妹他们,而是飞出一大堆古怪到自己应付不了的东西怎么办?

    说实在的,当有了这种计较的时候。王落辰心中不禁萌生出了退意。

    但是,他也有些不甘心。怕自己一旦退走,就错过了救师妹的机会。

    这两种思虑在他心中交织在一起,进行着搏斗。终于,在片刻后,救师妹心切的他还是选择了继续打开大棺材。

    “不管里面是什么,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了,为了不让自己后悔,总要亲自看看才行。”

    怀着这样的想法,王落辰飘到了第一个棺材一头。稍稍一凝神,他便抬手对着棺材的大盖子打出了一道元力。

    “咔咔!”

    随着他元力的推进,棺材的大盖子一点点地向着一边退去。并因为摩擦,发出了巨大的声音。

    当盖子被推开了一小半,王落辰停了手。

    棺材这么大,不需要全打开,他也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形。所以,在停手后,他就立刻飞身到了棺材上面,以神识向其中查看。

    这一看,他不禁吓了一跳。

    因为,神识所到之处,他竟然感知到了一个巨大的身躯。

    这个身躯虽然比不上埃尔那种蓝色巨人,但也足有十米多高的身材。跟普通人比起来算是庞然大物了。

    如果仅仅是大,倒也不算什么。毕竟巨人他见过的多了,也杀了不少,对大块头并没有畏惧之心的。

    令他吃惊的是,这个巨人的体貌特征跟穴居人的简直一样,就好像他是放大版的穴居人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说他是穴居人中的变异者?”

    心中生出这样当的疑问后,他再度发力,将棺材盖儿给完全推向了一旁。

    没有了棺材盖儿的遮挡,他可以直接以肉眼看到躺在棺材里这个巨人的全貌了。

    于是,他便飞到了巨人的头部,对着他仔细看了起来。

    但因为巨人脸盘儿太大,看了半天,他才对这个巨人的容貌有了一个整体的印象。

    这印象在他的脑袋中一形成,他更惊讶了。

    因为,他发现,如果把这个巨人的脸缩小到跟普通人一样,那他简直就跟丁梁柱的翻版。

    “这是憨货的双胞胎兄弟吗?怎么长得这么像?”

    在脑海中不断地将巨人跟丁梁柱的模样进行比较,王落辰不禁暗自笑道。

    笑过之后,因为这巨人长相的提醒,他心中再度想到自己的来此的目的。便将巨人跟丁梁柱很像这事儿放到一边,向巨人身上接连打出几道法阵,准备将他给封住,然后去看看其他棺材里是什么。

    但就在他打出的法阵刚刚接触到巨人的身体,巨人突然浑身打了个冷战,双目圆睁,忽的一下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

    而在他坐起来的那一刻,法阵也由他带了起来。

    法阵包裹住他的身体,大概是上面的元力跟他自身的力量有些抵触吧。马上令他身体表明迸发出了一层光芒,并令他的皮肤产生出一股被灼烧的味道。

    “吼!”

    受到刺激的巨人一下气恼了,他双手猛地一按棺材,整个身子一下就从棺材里弹跳了出来。

    在他的全力挣脱下,法阵根本就没有起到拦阻他的作用。它们纷纷碎裂,变成碎片消散于空中。

    而没有了羁绊的巨人,在身体获得完全自由的一刹那,立刻就毫不犹豫地对着害自己吃痛的王落辰甩过来一个大拳头。

    巨人的拳头带着风声呼啸而至,王落辰不敢大意,连忙借助法阵反冲之力从原地飞快闪开。免得被他给一拳轰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