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道不是很长,但因两人走得小心,也用了好大一会儿才走完。

    到了甬道的尽头,光线变得明亮起来,呈现在王落辰面前的景物非常的清晰。他也因此被自己所见到的场景给震撼了。

    只见在眼前这个无比宽阔的空间里,凌空悬浮着成千上万个黑色的棺材。它们就那么在空中错落有致地排列着,全身没有一根绳索牵引,壮观至极,奇怪至极。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棺材呢?你知道吗?”王落辰惊得忙向钟婉儿问。

    “圣祖,您真是老糊涂了吗?这些棺材都是咱们本族历代祖先的灵柩啊。其中就有您的。您怎么就能忘了呢?”钟婉儿满脸不解地反问。

    “也有我的?哦,对,对,是有我的。呵呵。真是老糊涂了,把这个都给忘了。”被她一问,王落辰才醒过神儿来,想起自己现在扮演的角色。便忙顺口支吾了两声。

    见他承认自己老糊涂了,钟婉儿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副“看来指望不上你”的表情,向那些棺材走近了几步,小声嘟囔说:“你可不不是老糊涂了吗?偏要到这里来,这里全是棺材,哪里有丁梁柱哥哥的影子呀?”

    她嘟囔的声音虽小,可王落辰却也听到了。他笑了笑,走到她身边说:“钟婉儿,看来这里除了棺材之外好像什么也没有了。你很失望吧?”

    “您还说呢。我可不就是很失望吗?您自己看看,满满的都是棺材,哪里有半点丁梁柱哥哥的影子?我真的很怀疑,您老人家是不是搞错了。”钟婉儿一肚子的话正想说呢,见自己的“圣祖”贴上来没话找话说,马上埋怨起他来。

    “呵呵,你这丫头的脑子好像不太灵光啊。虽然这里满满的都是棺材,但除此之外就没有其它东西了吗?你好好想想?”王落辰不紧不慢地问。

    听了他的话,钟婉儿又仔细地将这里给查看了一番,但什么其它的东西也没有发现,便说:“圣祖,就算我脑袋不灵光,我眼睛也不灵光吗?您看这儿,除了棺材,哪里还有其它东西?”

    “真的没有吗?那你看这是什么?”

    王落辰再次微微一笑,将手向离自己最近的棺材一挥。一股元力从他的手上发出,那棺材上的棺材盖儿便一下飞起,飘向了一边。没有了棺材盖儿的遮挡,棺材里面的尸体就露了出来。

    但奇怪的是,这直挺挺地躺在棺材里的尸体却并没有腐烂。无论其容貌还是衣着都显得很光鲜。就好像这人没有死去,只是睡着了一样。

    “圣祖?您怎么可以将本族祖先的棺木给打开啊。这对死者可是极大的不敬啊。这样做恐怕不好吧?”钟婉儿跟王落辰的关注点不一样,在棺木打开后,她没有去关心里面的情况,而是向王落辰提出了带有抗议意味的疑问。

    “怕什么?我是圣祖,这些人都是我的子孙后代。我在他们生前没有见过他们,现在他们死了,我好好看看他们有什么不行的?”王落辰理直气壮地说道。

    “可是……”钟婉儿还想再说是什么,却被王落辰给打断了。

    “别可是了,你还想不想找到你的丁梁柱哥哥啊。想找到的话,就不要管我怎么做了。”

    说完,王落辰不再理会她,开始一个一个棺材地掀起棺材盖儿来。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怀疑师妹他们就藏在棺材里。

    当然,起初之时,这个想法只是他的猜测。但当他打开第一口棺材,看到里面的尸体的样子后,他心中却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是有几分道理的。

    因为,从棺材里尸体的样子来看,虽然不明白其中的原理是什么,他却分明能够看出这里有些诡异,似乎有着某种力量可以保持人的肉体不腐。

    因此,他隐隐有一种直觉。觉得自己的师妹他们,虽然并没有死去,但却很可能因为某种原因被人用什么方法给禁锢在这里。

    毕竟,那名在幽隐司工作的小职员得来的消息应该是不会错的,师妹他们肯定是在这儿的。但别的地方又不大可能去,只能是在这儿了。

    有了这样的确信,他便产生了将这里的棺材给一一打开,寻找师妹他们的想法。

    于是,他真就一口棺材一口棺材地开启了起来。

    他的元力充沛,神识强大,因而挥手之间就可以将棺材盖儿给打开。所以,他做这项工作并不费事。而且效率还很高。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将三百多口棺材给打开了。

    只是,打开了这么多棺材之后,他也没有发现自己想要找的人。

    这时候,在一旁看着他如此行事的钟婉儿却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她对他说道:“圣祖,我看您这想法根本就是不正确的。我丁梁柱哥哥是大活人,怎么可能待在棺材里?您这样做完全是白费力气。要不,我看还是算了吧。”

    “嘘!别说话!你听。”

    正当听她又来阻止自己,王落辰想再跟她解释两句的时候,他耳边突然传来一些细碎的声音。这让他心中一动,赶紧向钟婉儿做了一个不要说话的动作。

    接着,他便以神识去搜索那声音的来路。

    就在他的神识刚刚锁定了声音,马上要接近它发出的位置时,他打开的棺材里突然接二连三地飞出了一条条人影来。

    他定睛一看,这些人影不是别的,正是那些躺在棺材里的穴居人的祖先。心中不禁大骇。心想,这是怎么回事儿?莫不是诈尸了?

    这想法不光他有,钟婉儿也有。

    所以,当这些尸体刚一打棺材中飞出,钟婉儿马上叫了起来:“圣祖快跑,老祖宗们诈尸了。”

    说完,她撒开脚丫子就向甬道跑去。

    但王落辰毕竟艺高人胆大,他才不会像钟婉儿这样没弄清情况就跑掉呢。

    他见到那些尸体飞起来,不仅没有跑开,反而还冲向前去,将其中一个一把抓住,查看起他为什么会动的原因来。

    一股元力由他的抓住尸体的手一下透进尸体里面去,将身体打得一震。

    他这一下,即便对方是活物,也给他打死了。然而,那尸体却跟没事儿的一样,继续双脚齐动,竟有模有样地向他发起了攻击。

    “他@妈@的,有古怪,给我死一边儿去吧。”

    在那尸体的手脚向他打来之际,他猛地一推,就把他给推了出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