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祖您连这都忘了?这天地阴阳球就是开启圣冢的机关啊?还是您当初从妖精森林把两块天外飞石弄来设置在这里的。您怎么不记得了呢?”

    见他连自己亲手干过的事儿都忘了,钟婉儿不禁觉得自己这圣祖真是糊涂的够可以的。不免,对他的能力产生了一丝怀疑。当然,这怀疑她只是把它给放在了心里,嘴上却是没有说出来的。因为,她觉得那样未免对自己的圣祖太不敬了。

    王落辰已经问出机关所在的位置,也不在意这时她心里怎么想了。便对她说:“圣冢是族中禁地,你不方便进去。不如趁早离开,免得待会儿我打开了圣冢之后,你被人发现了,惹上麻烦。”

    王落辰怕圣冢打开之后会给钟婉儿也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便劝她离开。

    然而没想到,钟婉儿根本就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从地上骨碌一下爬起来,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说:“圣祖,我才不怕麻烦呢。只要能在圣冢里面见到我丁梁柱哥哥,我就什么都不怕。所以,就请圣祖您赶快打开进入圣冢的入口,让我进去看一看里面的情况吧。”

    她非要坚持,王落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而且,祖庙这种地方,他在里面多呆一会儿,遇到麻烦的可能就会增加几分,他也实在没有更多的时间跟她多啰嗦什么了。

    因而他就对她说:“那好吧,既然你不怕麻烦,那就别走了。你等会儿,我这就现出我的真身来,为你打开通道。”

    说完,他将隐身衣收起来,就显露出身形来。

    他一出现,钟婉儿立刻睁大眼睛看着他说:“圣祖,你怎么是这个样子的?这么高大英俊,跟圣像一点都不像。”

    “傻孩子,这有什么奇怪的?圣祖成神仙了,就不会用法力把自己给弄得帅气一点儿?”

    王落辰很不屑地看了她一眼,不再理会她的惊讶,缓步走向了那两颗大圆球。

    随着同它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他身上重新出现了那股重力。

    这次有了准备,他对这股重力早做了防范。因而,当重力向他袭来时,他心中没有了一丝慌乱。应付起来也更加自如了。

    他走到两颗球的中间,默默感受了一下重力的方向。心中猜想,打开圣冢的关键,或者就在控制重力上面。

    因此,他便尝试着将自己的小宇宙给释放了出来。让它随着重力自由运转。

    当它逐渐和两颗球产生的重力融为一体时,王落辰的神识猛然增强,带动两者一起运转了起来。

    当他通过掌控自己的小宇宙掌控了重力之后,两颗圆球竟然随着他小宇宙的运转缓缓地动了起来。

    随着它们转动,王落辰看到在两颗球中间的位置,出现了一面犹如镜子一样的光影。

    当这光影一出现,钟婉儿立刻高兴地拍着手说道:“圣祖您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把圣冢的门给打开了。平时的时候,我看我们族长可是要累得满头大汗才能打开这道光影之门的。”

    “别说废话,既然门开了,你就赶快跟随我进去吧。”

    王落辰向她招了招手,当先一步走进了光影里。而在他身后,钟婉儿也连忙跟了进来。

    他们两人一进入光影,就立刻觉得身体在直线向下坠。而且,还越坠越快。

    这情形让王落辰有些担心。怕自己这样迅速坠落下去,会在达到地面时因为速度太快而被摔死,心里没底的他便赶忙问钟婉儿:“这里你来过没有?咱们以这么快的速度往下掉,有没有问题?”

    “圣祖,您太高看我了。这是族中禁地,像我这样的小丫头哪有机会进来。哎,圣祖,您这样问,不会是想跟我说您也没有进来过。不知道待会儿咱们会不会被摔死吧?”他这样一问,弄得钟婉儿心里一阵惶恐,连呼上当。

    王落辰一听,觉得自己得赶紧采取措施。便一把将她给抱住,心里默念着“对不起了,顶梁柱兄弟,我这么做可不是要吃你媳妇的豆腐”,便随手打出一道法阵,将两人的身形给稳定住了。

    两人下落的速度在法阵的托举下,慢慢降了下来。被他给抱住的钟婉儿这时长出了一口气说:“唉,幸亏是圣祖神通广大,不然地话,要是我自己下来,说不定就给摔死了呢。”

    “你自己下来也摔不死,因为我已经感觉到那股将会把咱们给托住的力量了。”

    此话一出,王落辰就笑着松开了她。紧接着,一股柔和的力量便宛如拥有灵性一样向他们两人的身体袭来,将他们给包裹住了。

    被这股力量给包裹住以后,王落辰和钟婉儿两人的身体就再感觉不到下坠了。

    他们只觉得自己就好像停在了空中自由漂浮一样,十分舒适。

    这样过了几分钟,当他们的脚掌接触到了硬物,包裹在他们身上的这股力量便消失了。

    他们也随即意识到自己已经到了地面。

    两人稳住身形,定睛查看,发现自己落地的地方是条甬道,这里面虽然有几盏晶石灯,但光线却并不怎么明亮。但却也足够他们勉强看得见道路。

    “是不是搞错了?怎么这里一个人把守也没有?难道说师妹他们根本几句不在这里?”

    王落辰满以为自己一落地就会进行一场战斗的。但结果以神识查看了一下身体的周围和甬道,却并发现一丝人类活动的痕迹。心里不禁对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产生了疑问。

    因为,照他看来,若是这里软禁着吴梦雪丁梁柱他们,为了防止有人进来或者他们逃出去,这里最起码得有人看守一下才对。但现在这里却空无一人,好像根本就不担心被困的人能否逃掉似的。不免有些太不合常理了。所以,他才产生了判断有误的想法。

    不过,虽然想法如此,既然来都来了,他也却并没有立刻从这里离开的打算,而是沿着甬道向里面走去。

    他打算到甬道的那头看一看。或许,到了那头,情形又不一样了也说不定呢。

    心中如此盘算着,他便全神戒备地带着钟婉儿慢慢地向甬道那头走去。

    即便神识没有感觉到能量波动,他也没有放松警惕。要知道,没有能量波动可并不代表这里就是绝对安全的。

    没有人,或者会有其他非人生物或者消息机关在这里充当保障安全的措施也说不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