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轻轻移动双脚,慢慢靠近了那名女子,正要出手将她拿下。却因两人距离的接近而听清了她嘴里所念叨的话语。只听她不停地说:“请圣祖保佑我丁梁柱哥哥平安无事!请圣祖保佑我丁梁柱哥哥平安无事!”

    听到她这样说,王落辰心中马上意识到她跟丁梁柱关系匪浅。因而便赶紧停了手。

    既然她跟丁梁柱关系密切,他就觉得自己大可不必使用强制手段要她来帮助自己了。

    他只需要说服她就行了。

    但是,他又想到,自己跟她素未谋面,就这么突然跳出去要她帮助自己恐怕也是不大妥当的

    。因为,通常人们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第一个反应就是厉声质问对方的身份和来意,第二个反应就是不信任对方。

    因此,采用直接跳出去跟她说明来意,寻求她帮助的方式与之沟通是不行的。他得另想办法才行。

    这种小问题却是难不倒王落辰的,他只略微一想,就想到了对策。

    他慢慢从她身边退开,走到了神像近旁。

    然后,他以神识向这名叫钟婉儿的女子投射了一道意念:“下跪何人?为什么要来烦扰我?”

    当钟婉儿收到这道意念后,先是十分吃惊地向着周围查看了一番,待确认周围并没有一个人后,她立刻想到了这道意念所代表的含义。

    她无比激动地伏在地上,浑身颤抖地问:“圣祖?是您吗?还是说小女子产生了幻觉?”

    王落辰一看她信了,马上再向她以神识说道:“不是我还能有谁?本来不想理会你的,奈何你太能念叨了,一遍遍地话语让我老人家听了心烦,没办法只好回应一下你的求告了。你快说吧,到底为了何事求我?”

    “不好意思,打扰到圣祖了。可我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才来这里求您的。因为,若是不求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让我的丁梁柱哥哥回来。”钟婉儿十分无奈地说。

    “丁梁柱是你什么人?他又发生了什么事?快些告诉我,我也好帮你。”

    王落辰连连向她发问。其实,他这样问还是有些问题的。因为,如果是真正的圣祖的话,应该就是神仙一样的人物了吧。那样的人物可是全知全能的,怎么会对钟婉儿所求告的事不了解呢?又岂会像这样反过来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这种逻辑性的思维现在可是不大可能出现在异常激动的钟婉儿脑袋里的,她现在整个人都沉浸在所谓的“圣祖显灵”所带来的震撼和喜悦里面,根本无暇去思考这样的问题。

    因而,她在听到王落辰向自己发问后,连忙向他解释说:“启禀圣祖,丁梁柱是我青梅竹马的玩伴,也是我父母给我定下的娃娃亲。也就是说,他还是我的未婚夫。我们从小一块儿长大,感情很好。本来都快要结婚了。可是后来因为他被五极门的人给选中当了门中弟子,就耽误了。”

    “再后来,两家又说今年等他回来探亲的时候就结婚。哪知道,自从一个月前,他就音信全无了。托人去五极门打听,也打听不出个所以然来。故而,我们两家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十分担心。尤其是最近几天,我常常做噩梦,见到他以各种惨状死去。这心里就更难受了。没办法,就只好到您这儿为他求平安了。”

    听了她的话,王落辰心中不禁暗笑,想不到丁梁柱这憨货在家乡已经有小媳妇了,怪不得平常他都不大跟女孩子交往呢。

    转念又想,听话听音,听钟婉儿这话的意思,好像她也不知道丁梁柱的下落。

    看来,一定是五极门和穴居人的高层把消息给封锁了。

    这多少有些令他感到失望。不过,他心中又琢磨,即便这女孩儿不知道丁梁柱的下落,也没有关系的。因为,如果吴梦雪在祖庙之下的洞**软禁着的话,丁梁柱和甄仁才恐怕也会和她在一起。

    因而,实际上他是知道他的下落的。他现在所差的,只是得到那个洞穴入口的准确位置而已。

    所以,他自动忽略了这种失望,向钟婉儿问:“刚才在听你诉说的过程中,我已经用神力默默为你推算了一番。目前已经确定他就在离你非常近的地方。只是我有些老糊涂了,无法确定这个地方是哪里。你就给我提供几个附近处所的位置,让我在好好替你推算一下吧。”

    “啊!就在附近?那让我想想他可能在哪儿吧。”钟婉儿听他这样说,赶忙开动脑筋将这附近的地方给想了一下,然后,她说,“祖庙左边就是长老议事厅,长老们每天都去议事,应该不会是那里。右边是族长办公的地方,也应该不是那里。前后都是兵营,人多嘴杂的,若是丁大哥在里面早就有消息传出来了。而其他两个方向,上方就是通往外面的通道,不会是藏人之处。那么唯有您的圣像脚底下了。但您脚底下是穴居一族历代祖先的灵柩所在地。只是,他也不应该去那么神圣之地啊。圣祖,您看,附近这几个地方丁大哥好像都不大可能在里面啊。您是不是推算有些不大准确啊?”

    “什么?你敢质疑我?若是这样,那你自己慢慢找吧。我不帮你了。”听到她报出的这几个地方,王落辰心中已然有数了。但他却故意装作生气,以便再进一步套些钟婉儿的话出来。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求您别生气啊。或许是我自己没有想对吧。您让我再仔细想想。”然后,她就低下头继续想了起来。

    而这时,王落辰便说:“不用想了。我已经推算出来了。他就在祖庙下面停放灵柩的地方。你若不信,下去一看便知。”

    “你是说他真在圣冢里?这可就难办了。圣冢没有族长是打不开的。我可没办法下去啊。”钟婉儿听后,先是高兴了一下,随后十分为难地说。

    “只有族长才能打得开?不见得吧。我呢?你把我忽略了啊。难道说我也打不开?小丫头,你只要告诉我哪里是开启圣冢的机关,我自有办法替你打开。”听了她的话,王落辰心中一喜,连忙再向她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