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具有震撼力的交战场景,怎么可能不惊动其他人呢?因而,不消片刻,整个清风浦大营,立刻就人声鼎沸,骚动了起来。

    王落辰感知着敌人军营里的变化,嘴角不由地浮现出一丝微笑。

    就在他的这一丝笑意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大营的各处突然涌现出了一个个着火点。

    山上有风,有树木枯草,大营里亦有有帐篷、铺盖、食物等各种易燃物品,火头一起,瞬时就成为了席卷一切的大火。

    瞧见火起,秦俊彦顿感不妙,知道自己上了王落辰的当了。当即怒斥道:“混蛋,你居然跟我玩儿阴的。看我饶得了你?”

    说着,他向那株参天古木上灌注了更多的元力,使得它看起来更为的高大茂密。

    “让你尝尝植物的愤怒!”

    他的这声怒喝一发出,那参天古木就立刻猛烈的摇晃起来。随着它的摇晃,它满树的叶子竟然离开身体,向着王落辰如雪片般飞速袭击了过来。

    这一招跟王落辰的星光熠熠一样都是范围攻击,无论是招架还是格挡都不容易做到的。

    不过,这也难不住王落辰,他在那些落叶袭来之际,猛然将体内的刚凝聚出的小宇宙释放了出来。

    小宇宙拥有着比璀璨星域数量更多的星球,它一出现,立刻就以自己所包含的那些星球将落叶全都给遮挡了下来。

    片片落叶和万千星球撞在一起,迅速碎裂,其中所蕴含的元力也迸发了出来。

    但这些元力弥漫开去,却并没有消散于空中。它们悉数都给王落辰的小宇宙给吸收了。

    宇宙孕育一切,也能够容纳一切。世间所有的东西,无不是在宇宙之中,包括元力。所以,它自然是能够将别的能量给完全吸收的。

    这一现象,逃不过秦俊彦的眼睛。

    他不禁因为王落辰小宇宙的神奇而大吃了一惊。

    这由不得他吃惊,因为若是这样下去,自己的元力不断消耗,而王落辰的元力却不见减少反而还增加。那么他很快就无法跟他斗下去了。

    没有持续不断的元力供应,他如何赢得这场战斗。而赢不了这场战斗,岂不是清风浦就要拱手相让了吗?

    心中惊惧,他不禁在心中赶快想办法应对这一状况。思来想去,似乎也唯有速战速决这一条路可走。

    于是,秦俊彦就猛地将自己大半元力一股脑地灌注到那株参天古木中。

    随着他元力的不断注入,古木变得更加高大。接着,就瞧见秦俊彦用手向王落辰一指,那古木竟然猛地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一个先是后仰然后前扑的动作。就好像它体内装了弹簧一样,硕大的树冠铺天盖地向着王落辰拍了下来。

    “靠,这是想要拍死我啊?师兄你可真够狠的。可惜,我却不是苍蝇,你这武器也不是苍蝇拍。所以,呵呵。”

    王落辰见那树冠拍下,毫无惧色,口中玩笑着,双手一牵引,就把自己的小宇宙收缩成一个蛋壳形,将他自身护在了其中。

    亲手握碎过鸡蛋的人都知道,若是受力均匀,蛋壳是很不容易破碎的。所以说,蛋壳是一种能够承受很大压力的结构。

    王落辰将自己的小宇宙变成这种形状,正是利用了这一点。

    因而,当古木的树冠拍到上面之后,仅仅只是让小宇宙发生了一些形变,并没有将其击碎。

    但跟上次一样,两者之间的碰撞,又令古木断掉了很多枝条,变成元力被王落辰的小宇宙给收纳了起来。

    也就是说,两人交手的这一下,秦俊彦非但没有得到自己期望的结果,反而还损失掉了很多的元力。

    他顿时就急了,指着王落辰说:“你这叫什么功夫?简直就是邪术。举手投足间就把人家的元力给吸走了。这还怎么打?”

    “师兄,这不怪我。你想,若是你不向我出手,我能吸到你的元力吗?所以,吸收元力只是我这武器的被动技能。算不得邪门儿的。哈哈。”

    王落辰意思,你可以选择不打啊。只要你选择认输,不跟我打了,我不就吸不到你的元力了吗?

    秦俊彦一听这话,顿时气坏了。他指着王落辰气急败坏地说:“你这不是赖皮吗?好,就像你所说的,我不跟你打了,但我也不承认我输了。所以,清风浦还是不能让给你们的。”

    王落辰听了他的话,不急不恼,用手指在空中朝四下里划拉了一下说:“哈哈,师兄。到了此时,让与不让恐怕已经由不得你了。不信,你听听这周围是什么声音?”

    秦俊彦依照他的话朝四下听了听,顿时脸色大变。

    因为,他这一听,便听见了山上到处都是喊打喊杀声。其中,还有人专门以整齐地声音大喊:“五极门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投降,念在旧日情谊,饶你们不死。”

    这声音就所发出的地方,就离他们交手之地不远。证明那些人所言不虚,他们的确已经打破重重防线,攻到五极门的营地周围了。

    由此判断,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马已经占据了主动,取得了优势了。

    心中得到这个结论,秦俊彦指着王落辰说:“师弟,你果然够狡猾。我中了你的诡计了。好吧,我可以撤出清风浦,但请你放过我的下属好吗?”

    “放过他们可以,但他们必须先向我们投降。至于师兄你,现在就可以自行离去。我保证,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绝对不会为难你。不过,我想师兄你回去之后好好想一下,你自己跟着五大长老与天下为敌到底对不对。等你想通了,我随时欢迎你加入到我们天道盟里来。”

    五极门的人到底曾是自己的同门,且又是被五大长老驱使的炮灰,王落辰并没有想过要赶尽杀绝。所以,秦俊彦提出了放过大家的请求后,他一口就答应了下来。

    秦俊彦败了,心中烦闷。听到他这番话后,一个字也没有回应,便收起自己的参天古木,准备离去。

    见他转身要走,王落辰想起往日自己和他以及吴梦雪之间的情谊,心中不免酸楚。

    忙在他身后说道:“师兄,一路保重。回到五极门后记得告诉师妹一声,就说要她不要焦急。我一定会很快将她给救出来的。”

    “师妹那里不劳你费心。我自会照顾好她的。话不多说,就此别过,你也好自为之吧。”秦俊彦冷冷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后,飘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