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转念一想,师兄他们并不知长老们把他们当做献祭之人的事儿,见他们对自己好,就以为他们是好人,所以就甘心为他做事。(书^屋*小}说+网)倒也是说得过去的。

    既然这样,只要自己将长老们的邪恶计划跟他解释清楚,他就会放弃这种想法了吧。

    心中如此计较了一番,他赶紧对秦俊彦说:“师兄,你这样说是因为你还不知道长老们对你们好的真正原因。当你知道了他们的真正目的,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我敢说你就一定不会这样说了。”

    谁知,听他这样讲,秦俊彦却笑笑说:“师弟,你是想说长老们打算要我们献祭的事儿吧。这件事长老们早就跟我们说了啊。不过,他们也说了,这事儿只是他们以前的想法。现在他们已经改变主意了。他们说自己已经厌倦了尘世的生活,不打算再继续续命了。正因为我得到了他们承诺,我才到这里来的。师弟,我来这里正是想借这个机会跟你见个面,劝你不要跟长老们作对了。跟我回五极门去向他们认个错,然后咱们继续做兄弟的。”

    王落辰听了,一把将秦俊彦的双肩按住摇晃了一下,说:“师兄,你糊涂啊,他们的话你也信?退一万步讲,即便是他们真的打算就从收手,以后都不再用献祭生命这种手段来续命了。那也不代表他们就是无罪的了。因为,他们能够活到几百岁,肯定是残害了不少同门才做到的。这笔账就是他们的罪,岂能是说不算就不算了呢?所以,师兄你看,他们都是刽子手,都是邪恶的人。他们的话是不能信的。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再信他们了,像我一样从五极门走出来吧。至于,师妹,我会想办法把她也救出来的。不知师兄你以为如何?”

    秦俊彦用手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扒拉下来说:“师弟,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一定要追究此事,一定要向长老们问罪了?不是师兄说你,你这样做可是就太不明智了。长老们是怎样的实力你不是不知道。你跟他们斗,那不是自讨苦吃吗?因此,我劝你还是想清楚点儿吧。赶快跟我会五极门去,别跟着肖不弃和蔡不离两个人瞎折腾的。他们根本就成不了事儿。早晚都得死在长老们的手里。师兄可不想看到你也有那样悲惨的下场。”

    “师兄,你说什么呢?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是非不分了?五大长老为求自己长生,长期以来残害门中弟子。这种人阴险狡诈,卑鄙无耻,是恶狼,是魔鬼,是禽兽。他们最终是会遭天谴的。师兄,你跟着他们走,那岂不是成了助纣为虐了?所以,我恳求你,千万要认清他们的真面目,早些离开他们。免得到时候悔之晚矣。”

    王落辰见他如此执迷不悟,极力替长老们辩护,他怕秦俊彦真的会误入歧途,忙赶紧劝说他。

    可秦俊彦根本就听不进去。而且,当他听到王落辰骂长老们的话,他的情绪竟然激动了起来。

    “住口!师弟,长老们就像咱们五极门的神明一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子骂他们?诅咒他们?师弟,你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否则,师兄跟你翻脸。”

    见秦俊彦情绪如此激动,王落辰知道若是自己再讲下去,他恐怕真会跟自己急。到时候,两人动起手来,不免就有些伤和气了。因而,他决定不再说五大长老的事儿了。

    便以退为进地说:“师兄,你也别生气。既然你不让我说五大长老了。那我不说就是。那不如咱们就谈谈另外一个话题吧。这次,清风浦是以你为主将吧?假如师弟说,这个地方我要了,你看你能不能把这里给让出来?”

    “我是主将不假。冷凌风和阳斩星也是我给拦下来的。可师弟,你刚才那样说你不觉得是在难为我吗?我是主将,守住清风浦是我的职责。我能够随便放弃它吗?再说了,凭什么就该我让给你呢?就好像小师妹一样,凭什么就该我把自己的心爱之人让给你呢?所以,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行。不仅仅这清风浦不行,就是小师妹也不行。你听明白了吗?”

    好像是王落辰的那一句要他让出清风浦的话,点爆了他的情绪,秦俊彦竟然变得怒气冲冲了起来。他的语言变得极富攻击性,令王落辰觉得有些接受不了了。

    他也想冲他发火,但心中的理智却告诉自己,这样的师兄好像跟自己以往所认识的师兄有些不同。

    在他的印象中,秦俊彦总是一个礼貌而客气的人。也是一个很有气度和风范的人。

    就拿喜欢小师妹这件事来说吧,当他发现吴梦雪喜欢的是他王落辰时,并没有再强求什么。而是主动退出了。

    还有,他一直都记着他的师父吴绮梦的话,一直都将王落辰当成自己的小师弟来对待。处处对他忍让,关爱。表现的就跟一个大哥哥一样。

    这样一个人怎么说变就变了呢?这太有些不合逻辑了。

    因而,王落辰便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自己的师兄被人家给洗脑了。而且,这种洗脑还不是那种仅以言语令他的改变想法的洗脑。而是那种以某种力量改变了他的心智的洗脑。不然,他不会这样的。

    想到这一层,王落辰便以神识查看了一下秦俊彦。但却发现他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异样。

    这让他有些纳闷,便想了想说:“师兄,你好像变了。变得我有些不大认识了。是什么让你改变的?你这样对我可不是你一贯的作风啊。难道说,你忘了你的师父我的师娘,临终是对你的嘱托了吗?她可是要你照顾我和师妹的啊。”

    “我没忘。我也没变。我一直都是这样。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可是,师弟,你现在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我实在是不能不说你了。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跟师兄站在同一个阵营,师兄可以继续当你是师弟,宽容你,忍让你。但如果你非要和师兄背道而驰,那师兄是绝不可能再继续对你那样客气了的。所以,为了不伤咱们两人之间的和气。我劝你,还是早些回头吧。那样,咱们师兄妹三人就还是好兄妹。你觉得呢?”

    秦俊彦摇了摇头,将语气变得婉转了一些,再次说出一番劝服他的话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