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这一点,王落辰不禁就自己师父薛步尘的才智心生唏嘘。(书^屋*小}说+网)他忍不住暗自赞叹,师父果然了得,竟然能够参透宇宙的奥妙,将其简化为一个五彩轮盘置于我的体内,帮我练功。真乃神人也。

    同时,他也想到,师父既然能够帮助他构建五彩轮盘,那么他体内有没有五彩轮盘呢?如同他也有的话,以五彩轮盘的神奇,为什么他终生都没有超凡入圣呢?

    吸收宇力的过程仍在继续,他来不及细想,这些念头在他脑海中仅仅只是一闪就消失了。

    下一刻,他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五彩轮盘和那片小宇宙上。

    他发现,随着宇力涌入的越来越多,这边小宇宙越发明亮,也越发凝实。竟然变得好像跟真的宇宙一样。

    当然,他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宇宙怎么可能在他体内产生和存在呢。这应该只是一种错觉。

    宇力的吸收他也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只知道,或许由于他的小宇宙和五彩轮盘太强大吧,星耀塔中的宇力很快就供应不上了。

    没有足够的宇力涌入,五彩轮盘和小宇宙就再次回到了他的体内,变得安静起来。

    至此,他知道这次的修炼不得不暂告结束了。

    于是,他就将母神权杖缓缓收回识海,收功起身。

    身体刚刚站起,他就感觉出了这次练功给自己带来的好处。因为,就在他迈出脚步的一刹那,心中油然生出一种天地与我一体的感觉。

    不禁对周围的一切细微之处更加了然了,而且,举手投足间都能感觉到这世界中的能量与自己产生互动。

    他一动,那些能量也立刻做出反应。让他感觉在其中穿行,变得更加地流畅了。甚至产生出只要他心念一动,就立刻可以从此处到达彼处的感觉。

    当然,现在只是有这种感觉,还不能真正实现身随意动,在世界中自由穿梭的地步。不过,他隐约觉得,如此修炼下去,自己早晚有一天可以直接利用这些无处不在的能量,做到自己任何想做的事情。

    也就是说,终有一天,他也会拥有隔空取物,瞬间移动,言出法随,念力攻击等能力。

    想到自己将来可能达到的境界,王落辰心中充满了喜悦。他便喜滋滋地穿梭空间,离开了星耀塔。

    到了外面,见到劳心。他告诉他宇力暂时变得稀薄了,会有好一阵子才能够重新积聚出更多来。等到那时,若是还没其他办法将它们转化为星石,他再来帮他们化解它们。

    劳心听了,非常高兴。又忙对他一阵感谢。

    王落辰免不得又跟他客套了一番。然后便提出要离开此地,返回冷月宫去。

    劳心知道他还有大事要做,也不强留他。就将他送到了母舰的大厅中。到了这里,王落辰随手一划拉,在自己身前开辟出一条空间通道,一闪身就离开了星族母舰,到了妖精森林里。

    到了外面,他再次穿上隐身衣,便神不知鬼不觉地离开了星族所在的这片千年古树,来到了没有五极门人马监视的地方。

    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周围,发现再无人类活动的痕迹,他就将巡天兽给召唤了过来。

    巡天兽见到他,立刻亲昵地用自己的脸颊在他身上蹭了蹭。他便轻轻拍了拍它的大嘴巴,飞身上了它的后背。

    “宝宝,咱们走吧。直接去三家界。在星族逗留了这几日,也不知道三家界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冷大哥将它给占领了没有。”

    得到他的指令,巡天兽向着三家界方向迅速飞去。

    约莫两个时辰后,他们就飞到了三家界上空。

    停在云端里,王落辰以神识向下观察,并未见任何异常,就让巡天兽落了下去。

    因为他只对放牛山熟悉,巡天兽降落的位置就定在了这里。

    当巡天兽离地面还有大约两百米的时候,他已经能够看到下面的人物了。

    见那些人都穿着银色羽衣或者火红的袍子。很显然是冷月宫和炽日教的人,他便马上从巡天兽上飞身下去。

    此时,下面负责瞭望的弟子已经发现了他,见他从巡天兽上飘身下来,早已有数人驾乘日轮月梭迎了过来。

    两边相见,其中有人认得王落辰,便马上向他见礼。

    他在冷月宫中是冷千山的弟子,辈分自然比一些弟子要高得多,因而他们向他见礼并不奇怪。

    王落辰也早已经习惯了这种身份,见他见礼,便颇有威严地问道:“免礼,不必客套,我来是找冷凌风师兄的。快带我去见他。”

    “回师叔,少宫主不在这里。他和阳师叔带人到三家界北方仍控制在五极门中的清风浦去了。”那人毕恭毕敬地回答。

    “还有一块地方没拿下吗?怎么回事儿?是那里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吗?”王落辰一听,马上问道。

    “那里本来就要攻破了,突然来了五极门的高手,所以咱们的人就被挡下来了。”那名弟子赶紧说了一下情况。

    王落辰听了,眉毛一挑,满不在乎地说:“不知是什么厉害人物,待我去会会他。”

    说着,就向着北方飞去。

    飞了十几分钟,他就来到了一条日月江的支流白马川的尽头。这里有山有湖,正是清风浦。

    大概是双方正在僵持吧,这里并没有一点儿战斗的动静。只是,山上山下的旌旗和帐篷和迎面扑来的血腥味,却分明在告诉初到这里的王落辰,此地已经不知经过了几场血战了。

    王落辰眉头不禁皱了皱,向着插满日月旗子的一方落了下来。

    为避免误会,触发营地的防御。人在空中,他就向着营中高喊:“冷师兄,阳师兄,我来了。你们在哪儿呢?”

    他的这喊话使用了元力,因而十分轻易就穿透了营帐,落入正在议事的冷凌风和阳斩星他们耳中。

    他们二人听到这声音,立刻分辨出是王落辰来了。两人相视一笑,脸上愁容顿消,立马笑盈盈地从营帐中走了出来。

    不过,等他们到了外面,却发现自己出来的晚了。因为,听到动静的冷泠弦早已经先他们一步迎了上去,飞上天空跟王落辰肩并肩地说笑了起来。

    他们两人不禁又相视一眼,停在了原地,向王落辰招手致意。

    王落辰见他们这样,心中立即明白他们这是怕打扰到自己和冷泠弦。便跟冷泠弦说了一声,拉着她的手双双从空中飘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