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九归要他不必感谢。然后,他就对王落辰说:“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宇力转化之法,你就马上出去进行修炼吧。也好争取早一天把功力提升上来,将稳定宇阵的职责担起来。因为,或许离开本体太久的缘故吧,我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虚弱了。”

    “越来越虚弱了?祖师爷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听他这样说,王落辰心里生出一丝不妙的感觉。

    “对,我快要消散了。也就是说快要死了。别忘了,我只是本体的神念。本来就不应该在世上存活这么久的。若不是宇阵为我提供了屏障和能量,我早就不行了。而且,我之所以一直撑到现在,也跟看护宇阵的职责一直没有人继承有关。但现在不同了。你出现了。这意味着我终于可以安息了。”劳九归说这话时表情很平静,就好像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

    但恰恰是这种表情以及语气,让王落辰听了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说实在的,他对于自己这位异族的祖师爷还是很感激的。

    若没有他,地球应该早在数千年前就灭亡了。人类世界也不会产生出圣境这种神奇的地方。圣境中的人类也不会拥有超级战力。

    具体到他个人来讲,若没有他,自己也不会在上次进入宇阵时保全性命并获得许多好处。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突然说要死去了。他心中怎能不有所触动呢?

    因而,他面色凝重地说:“祖师爷,您可不能走啊。您走了,我可怎么办?这宇阵我可没有能力担起来啊。再说了,您那么厉害,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让自己永生吗?”

    “哈哈,永生!不可能的。别说是我一个普通的智慧生命。就算是咱们的母神,宇宙之母据说也会有寿终正寝的那一天。只是,这种说法不过是传说,谁也没有亲历过而已。当然,也不可能亲历。因为,母神去世了的话,整个宇宙就会随之毁灭。像咱们这些生活在其中的生命也就不复存在了。不可能还有那个能力见证宇宙的毁灭的。除非,是另一个宇宙的智慧生命。所以说,我的死是一种必然。你不必为此难过。也因此,你必须尽快提高自己以代替我。明白吗?”

    劳九归将自己的死归结为必然,同时也向王落辰透露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宇宙本身也会有毁灭的那一天。

    这个信息让王落辰心中猛然想起在乾坤洞那个疯女人跟自己所说的疯话。也就是那些什么终结宇宙,开始新生之类的话。

    他当时以为那女人的话纯粹是风言风语,现在听了劳九归的话,他顿时觉得她这话好像也没那么疯了。

    “难道,她说的是真的?不,不可能。她虽然战力很高,但却是也只是一个女人,怎么可能左右得了宇宙的生灭?”

    不过,随后他又否定了自己的这种想法。认为那个女人不可能拥有那样的能力。她那样说,纯粹是胡话。至于为什么她的说法跟劳九归的雷同。他以为这纯属一种巧合。

    因此,他便不再去想她,而是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到劳九归身上。

    “您还有多少日子?我也好做些准备。”他问。

    “最多还有三年的时光。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你可一定要尽快提升啊。”劳九归回答说。

    “您可真看得起我。三年的时间哪够我将战力提高到您和元化极祖师当年那样水平的?祖师爷,我看您最好还是再努把力,多活些日子吧。”

    知道了劳九归的死是必然的结局,王落辰反而没有刚才那么伤感了。并且,为了让两人之间的气氛不那么沉重,他还特意跟劳九归开了个玩笑。

    “小家伙,我也想啊。可惜我做不到。我说三年都已经是往多了说了。所以,你最好还是别再奢望更多了。至于你提高战力的事儿。除了刚才给你提的建议外,我还有一个针对性的想法。因为,我能感觉你身上还有一股空虚的力量,这股力量应该是可以将别人的生命力和元力给都给抽取出来,为自己所用的力量。对不对?”

    他此言一出,王落辰不禁暗自叹服。他感觉自己在劳九归的面前,好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因而,他便毫不隐瞒地点了点头说:“的确,我还修炼了一种可言从别人体内抽取能量的功法。”

    劳九归听了,点点头说:“这就好办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你完全可以依靠这个功法不停地从别人身上抽取能量来提高自己。相信,有了这种功法的助力,你会提升的很快的。”

    “可是,那样的话,我岂不是要杀很多人?不行,我觉得有些太残忍了。”虽然劳九归这样讲很有道理,但王落辰想到吸取别人元力之时要将那人杀死,还是有些于心不忍。

    “也杀不了几个的。若是你吸取的都是武圣以上人物的生命力和元力的话。当然,如果你非要去从一些战力很低的人身上吸收,那肯定是要多杀人的了。所以,你最好不要对普通人用这种手段。因为,那样对你本身实力的提高作用不大,反而会因此制造出很多杀业,影响你修炼的心境。好啦,话我就说这么多。反正我现在也不会马上死,你有什么疑问以后再进来问我吧。”劳九归大概是累了。说了这番话后便要离去。

    王落辰忙说:“您别走啊,我现在就有一个疑问要问您。就是,我和五极门的长老们闹翻了。您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他们啊?”

    接着,为了让他帮着自己出主意,他便将当前圣境的形势向他做了一个简单的介绍。

    劳九归听了,略一沉吟说:“两个办法,一个是将五极化极归元神功可以使人延寿的秘密告诉他们,要他们放弃献祭这种拙劣又残忍的延寿方法。然后,在这种方法里面做些手脚。第二,拖下去,等待星族援兵到来,将他们全部作为你提高实力的对象杀掉。做大事当有决断。所以,这事儿你还是自己拿主意吧。”

    说完,他便微微一笑,隐去了身形。

    但王落辰已然明白了他的意思。他是说,无论怎么做,都不要对他们心慈手软。即便是第一种方法,他也应该以杀死他们为目的。

    想想也对,五大长老实力惊人,如不能跟他同心协力共同对付狂霸星人,是万万留不得的。他不禁有些佩服劳九归的果断。心里已然对此事有了决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