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办法不行,他必须采用新办法。(书=-屋*0小-}说-+网)那他的新办法是什么呢?

    那便是空间穿梭。

    空间穿梭这种能力是每个晋级武圣的人都会逐渐开辟出来的能力。因为,一个武者一旦超凡入圣,就等于是进入了一个将自身与天地融为一体的境界。

    到了这种层次,武者对于自身所在的世界有了更加深入的认识。已经可以看透空间的本质,明白空间不过是能量保持平衡的一种方式。

    进而,他便能够以自己的元力将这种平衡打破,使得自己超脱于现有空间之外自成空间。在自成的空间中,他仍旧可以自由行动。而当他这种行动停下来时,周围的空间已经发生了变换,他就从原有空间的某一处到了另外一处。

    这里面的道理很复杂,涉及到空间最本质的问题。非武圣者是不可能明白的。

    王落辰对此也是刚刚有所参悟。

    有了这种参悟后,他便明白了五大长老以及自己的师伯们是怎么穿梭空间的了。他心里也因此就有了效仿他们的想法。

    但原来的时候他也就只有这种想法,根本就没有尝试的动力。

    因为,这种穿梭对于初晋级武圣的人来说,因为自身实力还不怎么强,存在着一定的风险。

    试想一下,当一个人进行空间穿梭的时候,万一对自己可以穿梭的距离判断有误,在穿梭的过程中自身元力难以为继,岂不是很容易卡在空间里面出不来吗?

    而且,出不来还是好的。最怕的就是会被空间的挤压力给挤爆。那样才叫倒霉呢。

    由于有这样的风险,若不是今天为形势所逼,王落辰才不进行这种尝试呢。

    但世间的事情难免都会有第一次,即便再有风险,为了能够更好地完成这次任务,他也得冒险一试。

    打定主意,他开始将自己的神识全部集中起来,向着星族所在之地投射了一个点。然后,他以神识调动自己体内的所有元力,向着那个点传递。

    随着元力源源不断地从自身船向那个点,他感觉自己和那个点之间的空间慢慢地变得虚无起来。

    当这种虚无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看见自己面前的空间荡起了点点波纹。他知道这是空间通道被开辟出来了,便将元力灌注全身每一个细小的组成部分后,向着这波纹走去。

    当他进入这片波纹里,他产生了一种似乎是无比自由但又好像十分阻滞的感觉。

    这种感觉应该就是空间流质化之后带给他的。他心里明白,自己要穿梭过去,就必须努力去忽略这种感觉,并尽力消除它对自己的影响。以莫大的力量在这种空间的挤压中前进。

    于是,他便将更多的元力调动起来,不停地向全身灌注。

    这样一弄,当元力到达了身体的每一处之后,他突然感到自己身子一轻,然后眼前就亮了起来。

    放眼望去,四周都是被光明照亮的景物。

    而这些景物,他也并不陌生。正是他已经见过两次的星族母舰内部的东西。

    他一下意识到,自己的尝试成功了。心中不禁生出一丝喜悦。

    正高兴着呢,星族的士兵已经向他走了过来。

    远远望见是他,他们不禁感到很惊奇。不明白他是如何不经星空通道就进入母舰的。

    但鉴于王落辰的身份地位,这种惊疑他们这些普通士兵却不敢说出来。他们只是欢喜地喊叫着,向他表示欢迎,同时也向自己的族人报告了喜讯。

    “落辰大人来了,落辰大人来了。欢迎,欢迎。”他们跑到他身边,环绕着他,跳跃着说道。

    星族人见到自己如此兴奋,令王落辰有些没想到。便忙说:“你们见到我很高兴啊。怎么?都想我了吗?哈哈。”

    “可不是嘛,星辰大人。您是不知道,最近我们星族里的大阵又出现了异常,我们全族都快为此愁坏了。可想要去找您来帮忙呢,前阵子五极门的人就说您不在。这阵子他们又封锁了我们周围出入森林的通道,不让我们出去。这不,族长正想着派人偷偷溜出去向您求助呢。您就来了。这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王落辰疑问,他们中间一个口齿伶俐的年轻人马上向他解释了一番。

    “什么?大阵又出现异常了?这可了不得啊。你们赶快带我去见劳心族长。我要赶快进入大阵查看情况。”

    星族的宇阵可是关系到江湖圣境乃至整个地球星域稳定与否的重要节点。可是万万不能出现差错的。否则,一旦大阵崩塌,整个圣境包括人类世界也就完蛋了。所有的斗争还有什么意义?

    因此,他听了那人的话之后,马上便着急去见劳心。

    兹事体大,众人不敢怠慢,便应他的要求赶紧带他去见族长劳心。

    他们才刚刚走出几步,族长就已经带着族中长老们快步迎出来了。

    王落辰一见,忙过去向他见礼,并问道:“劳师叔,大阵是怎么回事儿?您快跟我说说。”

    “哎呀,落辰师侄啊。你来得真及时啊。大阵又出问题了。而且还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的,你还是随我过去看看再说吧。”劳心现在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客套,就拉起王落辰向族中大阵所在之地走去。

    当他们再次穿过通道,到达可以将他们传递到星耀塔的光阵前时,王落辰不由地想起上次跟飞羽在星族的点点滴滴。心中不由生出了对她的无尽思念之情。

    但这种思绪虽然生出,但他却无暇去仔细品味。因为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跟着劳心走入光阵,看着他高举权杖将光阵调动起来,把他们送进了星耀塔中。

    到了里面,不用劳心多说什么,他便感觉到了宇阵的异常。

    宇阵似乎变得很活跃,不停地向星耀塔中释放能量。不过,却并没有崩溃的迹象。他便向劳心说:“师叔,宇阵似乎没有大问题啊。就是放射的宇力多了一些而已。”

    “放射的宇力多了也不行啊。它这样,我们的族人在凝聚星石的时候就要承受更多的伤害,会加快他们的死亡速度的。”劳心忙说。

    “怎么?奇巧院还没有研究出用宇力转化星石的方法吗?”

    王落辰想起他曾要求奇巧院解决这个问题的。没想到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还没解决这个问题。便问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