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五大长老之间发生冲突的真正原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王落辰不好向她说明。(书^屋*小}说+网)只好说:“宫主有所不知,我和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止于此的。其中,还牵涉到了我肖师伯和蔡师伯与他们的权力之争。想来您也已经知道了吧,我的两位师伯如今已经反出了五极门了。所以,我跟五大长老之间的关系也因此恶化了。我不是危言耸听,他们现在是很想置我于死地的。而且,已经不仅仅停留于想法上面。”

    接着,他就将自己回到生今后遇到木长老四大影卫偷袭,自己差点儿命丧困神天狱的事儿跟冷无痕等人讲了一下。

    “什么?他们真的对你下毒手了?这些老混蛋,也太不是东西了吧?他们这是一点儿大局也顾了啊?且不说你是我们冷月宫的弟子,他们不该不给我们面子。就单说你如今做着血域的摄政王,影响着一族的决策。他们也不能这么不分轻重地行事啊。”

    冷无痕没有想到五大长老做事竟会不计后果到这种程度,因而听到王落辰所说的事情后,非常震惊也非常气愤。

    “他们应该是这样想的。觉得以武功绝高的四大影卫暗中将我杀死,然后再编个理由把我的死亡的真相给掩盖过去,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一点儿影响不到跟冷月宫和血域的关系。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我能死里逃生,从而将他们的这一恶行给揭发出来。但这样一来,我想他们今后定然不会善罢甘休了,一定会继续派人暗杀我或者直接上您这儿来要人。宫主,恐怕我又要给您添麻烦了?”

    王落辰先是分析了一下五大长老之所以敢那样对待自己的原因,接着又对他们今后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做了判断。

    冷无痕听了他的这番话,点了点头,怒目圆睁地说:“你别怕,有什么麻烦我都替你担着。他们只要敢来,我们冷月宫就联合炽日教跟他们开战。”

    见她动怒,冷千山从一旁说道:“宫主,您别生气,当心气坏身体。而且吧,这些事儿就先别提了吧?您不是已经叫人为落辰准备了接风宴吗?我看,这会儿也准备的差不多了。不如就让他入席吧。有什么话呢,咱们边吃边聊。”

    “那也好。就吩咐下去,开饭吧。”冷无痕听自己儿子这样讲,想想今天是王落辰回来的头一天,的确不宜多聊一些不开心的话题,就同意了他的提议。招呼着大家都去饭厅吃饭。

    王落辰他们听了,自然十分欢喜,就随着老太太一起去了饭厅。

    到了饭厅,大家依序落座后,冷无痕举起一杯酒,指了指沙傲云和王落辰说:“来,让我们大家为了落辰大难不死,平安归来和佳人团聚,干了这杯。”

    她的话一语双关,所说的佳人,从读音上来讲,也可以理解为家人。既有说王落辰和自己爱人重逢的意思,也有说他跟自己这一家人再次团聚就跟回家一样的意思。

    王落辰聪明的很,哪能听不出来。他忙将自己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向冷无痕说:“宫主,我回到这里受到您和师父的热情款待,就跟回到家一样,觉得心里很温暖。另外,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也多亏你们伸出援手替我照顾云姐。待她像自家人一样。所以,我真不知该如何谢你们才好。只能以一杯酒,表达此时的心情。”

    “呵呵,落辰啊,师祖对你好,对你的爱人好,究竟是为了什么你也知道的。这事儿可不是一杯酒能够谢过的。所以,师父我也不怕别人笑话,今天就算是说句酒话吧。落辰,如今你和沙姑娘都这样了,你对弦儿如何交代啊?”

    冷千山是个真性情的人。且这又是家宴,在座的没有外人,当话赶话儿地说到节骨眼儿上了,他便直截了当地将心里话给说了出来。

    他的话直接地让王落辰不知该如何回答了。正想词儿呢,冷泠弦在一旁说道:“爹,吃饭呢,你怎么说这个啊?师兄对我能有什么交代?他又不欠我什么。再说了,在此之前我跟沙姐姐就说好了。我们都爱师兄,都愿意共同陪他一生一世的。”

    听了她的话,冷千山瞪了她一眼说:“知道你想得开,爹也没说不让你跟你师兄好啊。反正你们圣境之中像你们这样的也不在少数。爹所说的是另外一个意思。”

    他的意思,是想替自己的女儿争个名分。大家都听出来了。

    王落辰当然也听出来了,但当着沙傲云的面却又不好表态。沙傲云聪明地很,也很会变通,便忙说:“冷师伯,我对名分不在意的。怎么着都行。我看,不如今后就让弦儿妹妹做落辰的正室吧。”

    早在很久之前,她们几个女人就已经说定,彼此间并无大小之别,都是王落辰的爱人。所以,沙傲云很自然地是不会在乎这个虚名的。

    王落辰听了她这话,怕她觉得委屈,赶紧以神识对她说:“谢谢云姐,在我心里你们都一样重要,名分这事儿的确是没必要分这么清的。而且,咱们今后注定是要离开这里回地球的。到了那里,更没有这种名分之说的。所以还请你不要介怀。”

    沙傲云收到他这条意念,冲他微微一笑。通过眼神告诉他,自己真不计较什么的。

    两人的交流,大家并未注意。冷千山和冷无痕他们都在为沙傲云的大度而感到欣慰。

    因为,她能这样说最好了。冷泠弦要嫁给王落辰是已经板上钉钉的事儿了,他们再怎么反对也无济于事。除非,他们板起面孔做恶人,对她采取什么强制措施。

    可那样不是就闹得大家都不愉快,并且还会伤害到大家的感情了吗?

    而且,即便是那样闹了,也不见其就能达到什么效果,无非是让冷月宫更丢面子。还不如就这样解决呢。

    只要能够将冷泠弦风风光光地嫁给王落辰,做他的正室,就算保住了冷月宫的颜面。

    何况,这样做,他们还能够巩固跟无极门内以王落辰为代表的这一派的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无论从哪方面来讲,冷泠弦同王落辰这桩婚事对冷月宫都没有坏处,他们自然是不会反对了。所差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保全面子的名分。

    现在既然这个名分经由沙傲云的嘴给确定下来了。他们心里自然感到很高兴了。

    因此,在此之后的时间里,他们对待王落辰和沙傲云更加地热乎了。真是做到了把他们当家人一样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