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当场秀恩来,不免引来了冷月宫男弟子们的一阵议论。(书^屋*小}说+网)他们所议论的内容,自然是王落辰和沙傲云冷泠弦之间的三角关系问题。

    对此,冷泠弦已经抱定非王落辰不嫁的想法了,这些议论入耳倒是无所谓的。冷凌风就不行了,他听到这些后不禁觉得有些尴尬,忙对两人说:“师弟,沙师妹,你们别光顾着说话了。赶快随我进宫去吧。宫主他们还在等着咱们呢。”

    被冷凌风一让,王落辰赶忙结束了跟沙傲云的谈话,牵起她的手随同他一起进宫见冷无痕他们。

    在到冷月宫大殿之前,王落辰悄悄向冷凌风问:“师兄,不知宫主和师父他们有没有因为云姐的事儿生我的气啊?若是他们生气了,等待会儿见面的时候我也好小心些。”

    “这还用问?你出了一趟远门,没传回来你跟我小妹的好消息,却把一个怀有身孕的女人给送回了师门。你想他们做长辈的会高兴吗?我跟你说,若不是我姑姑在中间说好话,说沙师妹一个女孩子家怀了你的孩子不容易,又不被自己师门和家族接受,不远千里投奔到冷月宫来,我们冷月宫不好绝之门外。说不定这会儿沙师妹已经流落江湖了。”冷凌风一路征战,感情颇深,自然是向着他了。因而就把自己祖母和父亲的真实态度告诉了他。

    “这么说师父他们还真是生气了。那待会儿见面的时候,我真的要多说些好话了。”王落辰听了,感觉冷无痕和冷千山这次被自己气得还真是不轻,赶忙早早打下了跟两人陪小心的主意。

    “也不用搞得太虚了。你只要顺着他们话说就好。还有就是,多跟他们讲讲你这一路之上是怎么披荆斩棘,建功立业的故事。他们喜欢听这个。相信听了这些故事,他们的气就会消的。但是,别怪师兄没有提醒你啊。嘴巴可千万不要没有把门儿的,把你和血族公主结婚的事儿也说出来。你懂的。”冷凌风了解自己家长辈的脾气秉性,忙又嘱咐了王落辰几句。

    王落辰听了,连连点头,说:“师兄,你当我傻啊。我当然不会自找麻烦了。”

    他跟沙傲云那是未婚先孕,好歹还没有什么名分,冷无痕他们还可以勉强原谅他。毕竟,若是以后他肯让冷泠弦当正室,沙傲云对于他们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

    妮蒂亚可就不同了,她跟王落辰那是有名有份的正式夫妻。等于她是已经先抢了正室的名分。那样的话,冷泠弦再嫁给他,按照圣境里的规矩,就只能是做妾了。

    堂堂冷月宫的少宫主,怎么可以嫁给别人做妾呢。他们肯定是万万不能接受的。

    到时,冷泠弦倘若仍旧坚持嫁给他。冷家内部肯定就会产生矛盾,闹得不愉快。那样一闹,他们一定会因此迁怒于他的。

    这些事情,王落辰来之前就已经考虑到了。自然是不会这么无心,信口开河乱说话,给自己找事儿的。

    冷凌风见他一副心中有数的样子,便放心了。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摇了摇头说:“唉,你心中有数就好。师弟啊,你说你怎么就那么招人喜欢呢?要不这样儿,你也没这么多麻烦事儿不是。”

    “师兄啊,这是幸福的烦恼,你不懂的。好啦,快到地方了。宫主神识很厉害,为了不让她发现我的秘密,咱们还是先别聊了吧。”接近大殿,王落辰想到冷无痕神识的厉害,赶紧闭上了嘴巴。

    冷凌风自然也知道自己祖母的神通,他也很识趣地不再说什么了。

    两人结束了窃窃私语,脚步就比刚才快了几分。不一会儿就到了大殿。

    殿中,冷无痕和冷千山以及冷月宫中的一干长老主事等人正谈笑风生,见他们来了。冷无痕便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将目光望向了此时也变得一脸严肃的王落辰。

    王落辰自己心虚,不敢直视她的目光,进到大殿后低着头紧走几步,一下在她面前跪了下来。

    “弟子王落辰,参见宫主,师父。”

    他是冷千山正经八百的入门弟子,且当初他离开冷月宫时表明了身份后,也没有解除这种关系。因而,再见到两人,他自然要行弟子礼了。

    冷无痕在他拜倒的同时,笑了笑说:“行啦,别行这些虚礼了。你一路劳顿,还是站起来坐到一旁说话吧。”

    “谢宫主。”

    王落辰口中向她称谢,站起身来很老实地坐在了冷泠弦的一旁。

    等他坐下,冷无痕向他问道:“听风儿和弦儿说,这次你去血域结盟,一路之上好像十分精彩啊。正好今天大家都在,不如你将一路上的故事跟我们讲讲吧。”

    她让他讲,王落辰自然是不好拒绝的了。便把一路之上他和战友们怎么杀巨人,斗霸神,平定血族内乱的事情一五一十,绘声绘色地给讲了出来。

    所有的事情都是亲历,且他嘴巴又不笨,讲起来自然是精彩万分,引人入胜。以至于大家听到妙处,都不由地喝彩鼓掌,赞叹不已。

    这情形让冷无痕觉得自己面上很有光彩,不由地赞许他说:“好,好,好。到底是我冷月宫的弟子,果然非同凡响。这一趟出使,不仅一下子就促成了血域和圣境的结盟,而且还做了血域的摄政王。有了这样的身份,想来以后血域和咱们的联盟就会十分牢固了。”

    “唉,不瞒您说,按道理来讲应该是这样的。可问题是,现在血族那边虽然是不会背弃盟约了。可咱们圣境这边就有些说不准了。”王落辰虽然不想扫她的兴,可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你所担忧的是五极门那五个老怪物们吧?没事儿,你别担心。他们代表不了整个圣境。若他们不想跟血域结盟了,那就随便他们好了。我和阳教主还是一样会带着圣境众人践行跟血域的盟约的。再说了,我看他们也不至于那样做。毕竟,他们跟你的关系闹得再怎么不好,也只是私人关系而已。并不能就此说明他们会弃大局于不顾的。”

    冷无痕对五大长老的事情知道的不够深入,不免影响到了她的判断。她还以为他们跟王落辰之间因为沙傲云所起的小冲突,根本就影响不了大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