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她们的话,王落辰心里非常感动。他轻轻拍了拍冷泠弦的后背说:“傻丫头,师兄说要来就肯定会来的。你只管在家里喝着茶等我就是。何苦天天这样苦自己呢?”

    “师兄,我也想啊。可是一来心里实在是挂念你。二来就是家里现在实在是待不住。你是不知道,现在我妈她们,成天念叨你对我怎么怎么负心了。要我赶快忘了你之类的话。你说,这样的地方我能待得下去吗?所以就只好到这里来边等你边躲清净了。”冷泠弦一脸烦恼地跟他说。

    “是这样啊。呵呵。师妹,那你就不会顺着她们的心意,把我给忘了啊?”王落辰冲她笑笑,故意逗她说。

    “要是忘得了,人家还会这样烦恼啊?你这坏蛋。也来欺负人家。哼!”谁知,他这样一说,反而惹得冷泠弦不高兴了。她狠狠地在他胸口捶了一下,说道。

    “哎哟,师妹你可轻点啊。我这重伤初愈的人可受不了你这么势大力沉的打击啊。”王落辰捂住自己胸口,装出一副痛苦的样子对她说。

    “怎么?师兄,你受伤了?伤在哪儿了?怎么回事儿?谁打伤你的?让我看看。”

    他一说自己受伤了,冷泠弦可吓坏了。忙不迭地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看他伤在什么地方了。

    可她看了一阵儿,却又看不出他伤在什么地方了。就以为他又是骗自己的,便又挥拳打他。

    王落辰伸手将她的小粉拳给抓住,向她讲了一下自己来到圣境后遇袭的事儿。

    冷泠弦听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向他说:“这帮老混蛋也太狠心了。居然真敢对师兄下毒手。哼,我绝饶不了他们。走,咱们这就进宫告诉祖母去。你可别忘了,你除了是五极门的人,还是我们冷月宫的入室弟子呢。他们对付你,就相当于不给我们冷月宫面子。相信祖母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的。”

    说着,冷泠弦就拉着王落辰向通道里走。

    王落辰紧随着她,并向她说道:“弦儿,我的事儿倒是无所谓的。倒是云姐有些叫我挂心。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嘻嘻,就知道你会忍不住问。放心吧,云姐一切都好,就住在我姑妈那里,由她照料。待会儿见过祖母和我爹,我再带你去见她。”冷泠弦笑着回答。

    “他们母子平安就好。哦,对了,我还想问你一下,就是我师伯蔡不离他们的消息你们有吗?”王落辰了解了沙傲云的情况,又想起自己的师伯他们。便向冷泠弦问起他们的情况。

    冷泠弦便说:“有的。他们现如今已经去了炽日教那里。本来他们也是想来这里的。可他们人太多且绝大多数都是男弟子,到我们这里来很不方便。因而,就只好去了炽日教了。”

    “人很多?这么说,他们将所有属于他们这一派的弟子全都给拉出了了?那五极门现在不是被分裂了吗?”

    王落辰可是知道,肖不弃和蔡不离这一派虽然没有战力像五大长老那样的变态家伙,可因为是门中的少壮派,人数方面却是很可观的。

    “是啊,他们一下子带了两万多人出来。几乎将五极门内的少壮力量给全都囊括了。五极门可不就是分裂了吗?我想,这也正是自从他们反出五极门后,五大长老一直都没有对他们采取行动的原因。”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但听到冷泠弦说出的这个人数,王落辰还是感到浑身一震。

    他瞪大眼睛对冷泠弦说:“两万多人?蔡师伯和肖师伯他们两个也真是够狠得啊。看来这些年他们真是没少搞了小动作。不过,据我所知,五极门除了内门弟子之外,还有为数众多的外门弟子。他们都掌握在五大世家手里且人数是内门弟子的十几倍,实力也很不弱的。所以,他们此时不来对付两位师伯,恐怕并非就真是怕自己应付不了。或者是另有阴谋吧。”

    “这种可能也有。不过,师兄你也不必担心。他们势力大,咱们冷月宫和炽日教的势力也不差的。所以,即便是他们有所行动,我们也不会畏惧的。而且,祖母和阳教主说了。这次五大长老做得实在过分,他们不会对此不管不问的。倘若他们来犯,定会联合行动,好好跟他们一较高下。”冷泠弦怕他担心,先把自己祖母他们商议的结果告诉了他。

    王落辰听后,点了点头,旋即露出一丝喜色。但在这一丝喜色刚刚上了眉梢之后,他又将眉头一皱,生出几许忧色。

    冷泠弦看着他脸上一会儿的工夫生出了这两种表情,便很好奇地问:“师兄,你还有什么心事吗?”

    “唉!也没什么。就是觉得如果圣境之中战争一起,恐怕就会殃及老百姓。同时也会破坏同血族的联盟,影响我借助两方力量驱逐狂霸星人的计划。因而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没想到王落辰所担忧的是天下,是苍生,是整个地球星域。冷泠弦不禁从他的这种胸襟中感受到了一丝叫做崇高的东西。立刻就为之吸引,觉得王落辰果真是大英雄,真豪杰,值得自己去喜欢去爱。

    她不禁用欣赏地目光看着他,说道:“师兄,我今天才知道你这人是没有个人野心的。你所想的都是家国天下的事情。这很让我敬佩。并且,我也因此而觉得自己应该永远追随你左右,做你的拥护者和仰慕者。不知道,你会满足我这个心愿吗?”

    “傻丫头,我什么时候有你说得那么伟大了?不过,若是你喜欢师兄做那样的人。那好,师兄答应你,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将天下的事给担起来。至于你嘛,我想,做我的伴侣和战友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冲突。我就欣然接受好了。”

    王落辰谦虚了一下,答应了冷泠弦的请求。

    两人互相交谈,表露着心意。很快就穿过六道关卡到了冷月宫的大门前。

    大概是已经得到了通报。大门口那里已经站满了迎接王落辰的人。

    其中,有冷月宫的少主冷凌风,也有跟随他一起去血域共同经历过生死的战友。当然,还有满眼闪着泪光,他日夜牵挂的沙傲云。

    他慌忙向前跟大家见礼,然后快步走到沙傲云面前,一把抱住她说:“你受苦了。我该早些来。”

    “傻瓜。我吃得好住得好,还有人照料,哪里吃苦了?倒是你,这次去血域历尽艰辛和战争,才真是受苦了呢。”沙傲云一张美丽的娃娃脸上满是疼惜,让她愈发显得像个贤妻良母。

    王落辰心中不禁一阵感动,忍不住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以表示自己对她的关爱之情。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