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问题不需要再问他了,王落辰紧接着又向他问起,长老们有没有想到沙傲云的去向并去找她的麻烦。(书=-屋*0小-}说-+网)

    无尽立刻说:“她去了冷月宫这事儿长老们一开始就是知道的。但他们觉得不值得因为此事就跟冷月宫翻脸,因而除了派人去责问过冷月宫之外,并没有采取什么实际行动来处理此事。”

    听说沙傲云没事,王落辰心中为之一松。然后,他再向无尽问道:“我看你的容貌也跟长老们一样,一副青春永驻的样子。难道说,你也懂得献祭之法?”

    “不不不,我并不懂得那样的方法。我只是接受了木长老每年一次的生机灌注而已。不过,这种方法只是让我容貌看起来不老,却并不能让我的身体真正保持年轻。我所以能够活到这个年岁,全由我的元力较高,强化了肌体所致。”

    无尽也知道所谓献祭之法其实是很邪恶的方法。他唯恐王落辰以为自己也采用那样的方法来延长寿命,他便赶紧向他解释了一下。

    听了他的解释,王落辰才知道,原来元力修炼到了一定程度,是可以强化肌体延缓衰老的。

    由此他想到元化极跟他说过,若是五极化极归元神功练到极致,是可以延长人的寿命的。当时他还有些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如此了。

    正当他暗自琢磨这事儿时,无尽向他问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你可以放过我了吧?”

    “放过你?若在平时,倒是可以的。但现在却不行。因为我很需要你的力量,也很需要你永远地闭上嘴巴。”

    无尽差点儿把他给害死,这样的大仇王落辰岂能不报?刚才没有杀掉他,不过是想从他嘴里套出点儿情报而已。如今,该问的已经问完了。他哪里还会留着他。

    因而,当他给了他一个明白话,让他也好死的明白些之后,便轻轻一招手,将他的生命力和元力完全地吸进了自己的体内。

    吸收了他的所有力量,王落辰感觉自己一下变得比原来强大了很多。

    他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体内汹涌澎湃的元力。然后便从这个冰雪洞穴里飞了出去。

    到了外面。他将这个洞穴给完全封住,使得别人看不出任何痕迹来,便迅速离开了这里。

    从化极峰峰顶一路潜行,他竭力绕开所有有人居住的地方,向着冷月宫飞去。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修炼加上又吸取了木长老影卫无尽的元力,他的实力大增,飞行的速度已经比上次去冷月宫快了近一倍。

    只不过半日,就已经到了望月山啸天峰。

    在冷月宫前的寒障前止步,他向着茫茫气团中发出一声长啸。

    本来,寒障对他来说并不能形成阻碍的。但身为客人,他不想让冷月宫的人觉着自己对他们不够尊敬。因此,到了这里之后,他还是先发出了些响动,以便引出冷月宫的人,也好由他们引领进去。

    果然,如他所想的一样。他的长啸声响过之后,寒障出现一条通道,一队冷月宫的女弟子手持长剑从其中走了出来。

    “呵呵,各位师姐,好久不见。”因为有些面熟,王落辰见到她们,马上见礼。

    “哟,我们当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天下第一负心汉,惹祸精来了啊。哼,你还好意思来?不知道我们冷月宫现在是非常非常不欢迎你吗?”

    没想到刚见面就被她们给劈头盖脸地说了一顿,王落辰心中不禁十分纳闷儿。忙向他们问道:“怎么了师姐?我怎么惹着你们了?为什么冷月宫不欢迎我啊?”

    “你这人还挺会装的。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还来问人家。”

    “就是,都把人家的肚子给搞大了。还好意思装糊涂。”

    “也就是我们小师妹心胸宽广不与你计较,否则的话,我们冷月宫现在应该就已经在全圣境通缉你了。”

    王落辰只问了一句,就把这几个女弟子的话给引了出来。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他从她们的话里,已经把自己怎么得罪了冷月宫的事儿给搞清楚了。

    原来,冷月宫现在这么不待见自己,完全都是因为冷泠弦的缘故啊。

    这也难怪,当初他离开冷月宫的时候,冷泠弦是要跟着他私奔的。结果被她的祖母冷无痕给拦下了。

    不过,虽然拦下来,但因为五大长老的出现,两边达成了和解。冷泠弦还是跟着自己去了五极门。

    这样一来,她和他的关系在别人的眼中自然就成了情侣了。

    可现如今他们这对情侣之间突然就多出来一个沙傲云。而且还已经跟他珠胎暗结大了肚子。冷月宫的人不把他当成负心汉看待才怪。

    想明白这一层,王落辰赶紧笑着向她们说:“这个嘛,都是我不对。这不,我就来登门谢罪了吗?所以啊,为了让我跟师妹说句对不起,还请几位师姐把我给领进宫去吧。”

    “登门谢罪的啊?那怎么也没见你在身上绑个藤条什么的?显然没有什么诚意嘛。所以,我们不能放你进去,免得宫主怪罪我们。”尽管他态度看起来很诚恳,可女弟子们还是不肯放他进去。

    他心里不禁着急,正要不理会她们硬闯进去。却听见通道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接着,一条娇小的倩影就如一只云雀一般飞进了他的怀里。

    “师兄,你可来了。你不是说用不了多久就会来的吗?怎么这都快一个月了,你才回来?”那身影将他紧紧抱住,抽泣着说道。

    “来是来了,但出了点事儿,所以才拖延到今天。弦儿,你倒是来得及时,你怎么就知道我今天会来呢?”

    好久不见,且又是大难不死之后与心爱之人重逢,王落辰心里也很激动。也紧紧抱住她,连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要来。只是从今早起来之后就老是心神不宁的,就想到门口来碰碰运气。谁知,正巧就碰见你了。”冷泠弦将自己的眼泪擦去,笑着说。

    这时,旁边的女弟子说话了,她们说:“唉,小师妹这哪里是运气好?分明是她的痴心感动了上天。你是不知道,她自从回到宫里后,可是天天都来这里等你这个负心汉的。今天算是来得晚的了。以往,大早晨就来呢。来到这里就向五极门的方向眺望,那望眼欲穿的样子,叫我们看得好心疼的。所以说啊,你呀可千万莫要再伤我们师妹的心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