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尽的元力拟态武器就是无尽海浪。一经使出,它们好像真的海浪,一浪接一浪地向王落辰的璀璨星域席卷过来,竟然将他的星光熠熠给湮没了。

    眼看对方的手段被自己的给破掉,无尽不由地十分得意。他向着王落辰狂笑一声,说道:“木长老的四大影卫,孤帆、远影、碧空、无尽是比你爷爷岁数还大的老前辈,拥有无上战力。你竟然敢骂我们,小子,你今天死定了。”

    “哦,我当是什么东西呢。原来不过是司徒丹枫老怪物身边的四条狗啊。哼,都做人家的狗了,还高傲什么?而且,小爷既然跟那几个老怪物撕破了脸,就是他们亲自来,我也不会怕了。更何况他们的一条狗呢?老狗,接招儿吧。”

    弄清他们的身份,王落辰立即痛骂了他一通。接着,他就将璀璨星域的流星炮给使了出来。

    流星炮跟星光熠熠只以星芒攻击不同,它是直接以一个个星球轰击敌人。

    这些星球每一颗都是王落辰的元力凝聚,威力十分巨大。它们一起以极快地速度向无尽轰击,即使是他战力了得,也不得不全力应对。

    只见他在流星向自己砸过来的时候,双手不停地挥动,将体内元力源源不断地向无尽海浪中灌注。海浪得到元力之后,变得更为汹涌起来。浪头的声势也大了几分。

    它们不停地向着空中飞落的流星席卷,竟然将流星悉数拍击到了一旁,没有一颗落进海浪里。

    王落辰见状,就知道自己的流星炮也无法打赢这一仗,便赶忙变幻招式。

    经过这么长时间对乾坤混沌心法的修炼,他已经将这套心法演练的十分娴熟了。因而,对于如何催动天地间的元力也已经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

    这种认识让他对于别人元力律动规律的感知能力变得更加强大了。

    因而,他已经据此创出了他的璀璨星域的第三招。就是星域律动。

    这一招使出来之后,他的璀璨星域就会和别人的元力拟态武器的能量波动保持同频,并进而产生共振。

    共振的结果,便是别人的元力武器会跟随它的法则一起动作,从而让使用这种元力武器的人失去对自己武器的控制。

    当一个人手中没有了武器,他还怎么和人战斗?到那时,他岂不是只能任人宰割了。

    所以,王落辰的这一招看起来好像并没有什么厉害之处,也没有什么声势。但对敌人造成的伤害却十分可怕。

    他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就让对方失去抵抗力。

    现在,他看自己的第二招对付不了无尽,便在第二招仍在攻击对方的同时,以神识催动璀璨星域中心的星团做出了有节奏的律动。

    这种律动是悄无声息的,它直接作用在对方元力之上,慢慢地带起它的节奏,让它随着自己的律动而波动。

    无尽根本就没有想到王落辰会有这样诡异的招式。仍然在专注于抵抗流星炮的攻击。不免就中招儿了。

    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他就慢慢感觉到自己无尽海浪的异常。

    他觉得自己好像正在一点一点地失去对无尽海浪的控制。这情况很诡异,他从来没有遇见过。心中不免有些慌乱。

    他一慌乱,就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对付这种变化了。便只得用最笨的不断地向其中输入元力的方法,企图重新夺回对自己无尽海浪的控制权。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一旦自己的元力跟王落辰的元力同频了。由于王落辰的神识很逆天。他是根本不可能再将控制权夺回来的。

    所以,几经尝试之后,他就眼睁睁地失去了对自己元力武器的控制。

    当无尽海浪从他身前被王落辰给移走,他暗叫一声不好,便打算逃跑。

    但一切都晚了。在他身形才刚要移动之时,他猛地觉得自己已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罩住了。

    然后,他就觉得自己身体内的某种力量正在从头顶不断被吸取。而他的容颜也便随着这股力量的流失而变得枯槁起来。

    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他举起双手看了看已经变得向枯树枝一样的手指。他终于明白过来自己失去什么了。

    “你,你怎么会这样的邪术。竟然可以抽取人的生命力。你这小子是不是成魔了?”他惶恐地看着王落辰,问道。

    “你的问题太多了。而且,你不觉得现在你已经没有资格向我提问了吗?现在应该是我来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因为只有那样,我才会觉得你老实听话,好像一条狗。我才会饶过你。否则,你明白的。你可就不仅仅只是变老,而是会立刻死去了。”掌握了主动权的王落辰威胁道。

    他的话绝对不是虚张声势,无尽自然明白这一点。因而,他略一思考,就赶紧回答:“你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老实回答总成了吧?”

    “好,要得就是你这个态度。不过,这里不方便说话。咱们还是换个地方再说吧。”

    说着,王落辰使用元力将他紧紧裹了起来,快速飞行到了困神天狱的一旁。

    到了那里,他双手按住无尽,将他推进了冰雪里面。

    由于他的元力够强大,他们两个很快就深入到了冰雪以下数十米的地方。

    到了那里,他冷冷地看着已经变成弯腰驼背的老头子模样的无尽,问道:“木长老除了让你们袭击我之外,还有没有采取别的行动?”

    “据我所知,是有的。他还派人将几个献祭的弟子给控制起来了。并且,听说还对蔡不离肖不弃动手了。只是,这两个老小子很精明。他们早就在自己的住处建立了传送阵。长老们的人一到,他们就通过传送阵跑得不知所踪了。”无尽很老实的回答。

    “哦,跑了?那木长老就查不出来他们跑哪儿去了?”

    听说肖不弃他们跑掉了,王落辰心中一松。毕竟,只要有他们在,他在圣境就还有一些可以凭借的资源,以后对付五大长老的时候也会多一些助力。因而,他对他们去向很关心。

    “查了。木长老他们验看了他们的传送阵,觉得不是那种可以穿越空间壁垒的大型传送阵。所以,他们认为肖、蔡二人定然没有逃出圣境去。”

    无尽的回答,倒是在王落辰的意料之中。因为,肖不弃和蔡不离在圣境中经营了多年,所有的资源几乎都在圣境,他们应该不会笨到逃到尘世中去,仅凭秘站那点儿资源跟五大长老继续斗争的。

    既然他们还在圣境,他们的去处就不难猜出了。他们必定是去了冷月宫或者炽日教。最不济,他们也会跑到妖精森林的星族那里去。总之,是不会选择这三大势力之外的地方去投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