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揣着这个意外发现带给自己的喜悦,王落辰以神识调整着自己的元力,使其模拟出拓跋烈的元力印记,走向了传送阵的位置。

    身体才一到达那里,他马上就感到一股力量将自己给笼罩住了。接着,经过极其短暂的眩晕,他就从自己的所在的牢房被传送出去了。

    到了布置有几个传送阵的房间之后,他立刻穿上了隐身衣。将自己的身体给隐形了。

    虽然他有绝对的实力将那些看守给杀死,但现在他只想从这里逃出去,根本没有心思去多生事端。所以,他才穿上隐身衣,免得和他们发生正面冲突,被他们给羁绊住。

    他神不知鬼不觉地从房间里走出来,绕过值班室,直接去了进出困神天狱的通道。

    来到闸门面前,他将手放在闸门旁的控制机关上,神识模拟出拓跋烈的元力波动,很轻松地就打开了闸门。

    第一道闸门能够开启成功,接下来的闸门当然也不能对他形成阻碍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他一连穿过了五道闸门,到了困神天狱的出口处。

    刚刚出来,他正欲借助法阵从这里飞走呢。却突然感到由远处传来了一阵元力波动。

    他马上想到这是有人向这里飞过来了。为避免和那人撞见,便赶紧贴着困神天狱门口处的冰雪躲到了一旁隐蔽了起来。

    他才刚刚藏好,那人就骑着一头飞行兽到了近前。

    他对这里显然很熟悉,到了近前便直接从飞行兽上一跃而下,向通道内走去。

    大概因为心里为什么事情而不高兴吧。这人边走还边小声嘟囔着什么。

    他说话的声音很小,若是普通人,肯定是听清他说的是什么的。但正在保持高度戒备的王落辰就不同了。他拥有者超越常人的感知能力。因此便将这人所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了耳朵眼儿里。

    他听见那人说:“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能够知道多少事情?偏偏要留着他。而且还要我到这冰天雪地的地方来查看他的情况。能有什么可瞧的?上次见他,他就已经是快要死的人了。在这种酷寒之地,又没有人以绝大法力为他灌注生机,难道他还能活过来不成?真是异想天开啊。”

    这人的话不过是些牢骚话,倒是没有什么值得让王落辰在意的地方。引起他注意的是这人的声音。

    王落辰敢肯定,这个声音他绝对听过。应该就是当日他醒来后所听到的那几个人的声音中的一个。

    因而,他特别回忆了一下,马上就想起这人应该就是那个巴不得自己早点儿死的无尽。

    确认了这人的身份,想到他就是加害自己的人之一。他心里不禁充满了怒火。

    一个疯狂的念头便在他心里产生了。他要找他报仇。

    但这个念头不过只是在他心中一闪,就被他给压制住了。因为,他很清楚,这人的战力不在自己之下。他若找他报仇,恐怕一时半会儿的并不能取胜。甚至,还因为重伤初愈,在他手底下落败。

    为此,他不得不将这个念头给打消了。

    他暗自盘算,自己先将这家伙的容貌给记下来,随后再找机会跟他算账。

    他便向那人看去。只见,这人看起来约莫三十出头的样子,个头不高,身材长得很匀称。一张肤色略黑的脸上满是青春痘留下的疤痕。因此,他的脸很好认。

    王落辰仅用了一眼就将他的容貌给记了下来。然后,他便趁着这人走进第一道闸门时从自己的隐身之处离开了。

    不想,他有些低估这人的实力了。因而,他自认为极为隐蔽的动作却没有逃过那人的感知。

    就是在他刚刚要飞离困神天狱出口的时候,他猛地感觉自己身后传来了一股好像大海的波浪一样去穷无尽的元力。

    他经历过一次这元力的袭击,已经对它不陌生了。因而,当它刚被自己的神识给感知到,他便马上反应了过来。

    想也没有多想,近乎本能的就做出了反应。手一挥,就向身后打出了璀璨星域。

    亿万颗星球所组成的璀璨星域在他身后铺展开来,将那如滚滚海浪一般的元力攻击给挡了下来。

    一击不中,那人惊呼了一声:“是你?怎么可能?”

    这一声惊呼说明,无尽虽然没有见到王落辰本人,但却已经由这个独特的元力武器看出跟自己交手之人是谁了。

    既然已经被他看破身份,王落辰也没必要隐藏什么了。他冷笑一声着对他说道:“就会以多欺少,行为卑鄙无耻的小人,你的记性倒是不错。你猜得很对,正是小爷我。哼哼,你们以为这么一个破监狱能够关住我。可惜,你们太低估小爷的手段了。”

    被王落辰给骂了,纵然是无尽的脸比较黑,也不由地红了一下。因为,王落辰并没有骂错。当时他们四个的确是一起出手偷袭了眼前这个小辈。要不然,他们也不会那么容易得手的。

    这样行事,当然是很不光彩了。如今被王落辰给骂了,他心中有愧,当然不免觉得有些害羞了。

    不过,他为此脸红一下,并不代表他就觉得自己亏欠了王落辰什么,也不代表他会因此住手,放王落辰离去。

    因而,当心中的那一丝惭愧闪过之后,他再次向王落辰拍出一掌,说道:“老子能把你送进天狱一次,就能够把你送进去两次。你不是觉得上次有些不公平吗?好啊,这次咱们就单打独斗。叫你输的心服口服。”

    “想打可以。先报上你的身份来历。小爷我手下不死无名之鬼。”王落辰当然不惧和他一战,但却不想这一战打得毫无意义或者说对自己毫无价值。因而,他很聪明的在此时问出了一句套取他身份信息的话。

    这无尽虽是经验丰富的老家伙,但却受不了王落辰的这个激将法。当他一问,他便立刻十分生气地说道:“哼,小鬼口气不小。想要你老子五极门木长老四大影卫之一无尽的命,那就放马过来吧。”

    “影卫是什么东西?无尽又是个什么东西?小爷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恐怕是冒牌儿的吧。”王落辰嬉笑着,故意贬低着听到身份,向他使出了星光熠熠。

    漫天星芒好像一支支利箭射向无尽。无尽双手举起,向前猛地一推,一个个宛如海浪的元力浪头就向这些星芒席卷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