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计划是这样的。他先以自己强大的神识附着在来自己房间的某人身上,趁他们离开时从这里出去,将这监狱的情况全部搞清楚。然后,他再以神识控制来他这里的某人,让他李代桃僵,代替自己在这里坐牢。而他则顶替他进入传送阵,从这里逃出去。

    他这个计划十分稳妥,但也有失败的可能。

    最大的变数就是他出去之后会不会遇到十分强劲的对手。

    倘若他出去之后遇到的都是拓跋烈这样的人物,他自然是能很顺利的逃走了。倘若,在到了外面之后,他碰到跟对自己出手的那些人一样强大的家伙,恐怕他就无法逃掉了。

    不过,他也清楚,像越狱这种事情,向来都赌运气的。赌赢了,就万事大吉。赌输了,就只好自认倒霉。

    因而,他没有过多的犹豫。就在拓跋烈再次过来给他擦拭身体的时候,他将神识分离出一部分潜藏进了他的脑海里。

    这样,他就拥有了截取他所感知到的信息的能力。可以借助他了解外面的情况了。

    半小时后,拓跋烈于身体感到疲倦后匆匆离开了。

    王落辰的神识就随着他的身体一起到了传送阵的那头。

    到了这里后,他观察了一下,发现这里是一个单独的房间,其中散布着几个小型的传送阵。显然是用来向别处传送人员的。

    他没心思去关注这个,而是随着拓跋烈走出了这个房间。

    拓跋烈走出去后,来到一个类似值班室的地方。

    那里有二十多人。王落辰通过拓跋烈看到,这帮人要么在打牌,要么在吹牛,要么就是打瞌睡。反正,干什么的都有。根本就没有认真工作的样子。

    这也难怪,监牢都是用传送阵进出的,且进出人员出入时所凭借的都是类似密码一样的元力印记,印记不对根本就无法启动传送阵。他们在这里做看守,根本就无需担心有人会越狱的。自然不必时刻神经紧绷了。

    这样正好,他们玩忽职守,他才好逃出来嘛。要是他们认认真真地做事,自己反而不好逃了。

    正这样庆幸着,拓跋烈在跟这些人打过招呼后,借口身体不舒服要出去透透气,就从这值班室里走了出去。

    值班室外面是一条通道,跟所有的监狱一样,这整条通道上也设立了好几道闸门。

    这些闸门都是以元力控制的。进出他们所依凭的也是元力印记。

    元力印记这东西在王落辰看来,其实就是一种能量波动。

    因为每个人的身体状况和修为不同,当他们凝聚出元力之后,元力的能量波动也是不同的。奇巧院就据此研究出了很多应用这中波动的机关和秘钥。

    但这种东西,其实并不是没有破解之道的。

    方法嘛,就是使用神识将那人的能量波动记录下来,并调整自己的元力波动,使之与被记录之人的完全一致即可破解。

    这方法虽然简单。但实施起来却并不怎么容易。

    因为,这世上神识能力强的人本就不多,能用神识记录别人元力的能量波动并模拟出来的就更不多了。所以,奇巧院的这种以元力印记为秘钥的办法,大多数情况下还是很保险的。

    但不巧的是,今天他们的这种设置碰到了神识力比较逆天的王落辰。因此,这些设置不能对他造成任何阻碍,便是肯定的了。

    王落辰心里一边暗自庆幸着这里的门禁使用的是自己可以破解的秘钥,一边尝试着把拓跋烈的元力印记给记录了下来。

    由于拓跋烈要走过五道闸门才能从这里出去,因此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去记录他的元力印记。

    终于,在拓跋烈走完这条通道后,他把这家伙的元力印记给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记录下来之后,他有的是时间去慢慢地模拟它。所以,他就将其存储了起来,没有再管它。

    他现在已经随着拓跋烈走到了困神天狱外面,他当务之急要做的事情就是了解一下困神天狱周围的环境,以便大体确定一下自己所在的位置。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当他借助拓跋烈的眼睛去看外面的世界时,却发现四周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到任何可以凭借它们判断出困神天狱所在的位置的标志性景物。

    为此,他有些沮丧。

    但这沮丧却只出现了一瞬间,便消失了。因为,在那一瞬间,他看到拓跋烈将手放在自己嘴边不停地哈起气来。

    他的举动这说明什么?说明这地方很冷吗。所以他才刚一接触到外面就冻得手疼了,需要哈气来暖手。

    四周全是白茫茫的且又很冷。在圣境之中,能够具有这种地理环境的地方唯有一处。那便是化极峰的峰顶。

    化极峰极高,所以它的峰顶就处在了雪线以上。

    这里终年寒冷,覆盖着皑皑白雪,还常常被白色的冰晶笼罩。正跟此处的情形相吻合。

    “靠,把监狱建在人迹罕至的化极峰顶,果然够隐蔽。怪不得他们将这座监狱叫做困神天狱呢。这不正是在天上吗?这种地方,真是神仙被关进去也会被困住啊。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我王落辰比神仙还能耐。他们如此难以逃脱的监狱,我一样可以逃出去。嘻嘻。”

    知道了监狱在什么位置,他离开这里之后就有了逃跑的方向。他的心情因此变得很不错。忍不住暗暗向那些建造监狱的家伙吐槽了一下。

    他的目的已达到,便舍弃了正在冷风中透气的拓跋烈,无声无息地穿过一道道闸门和墙壁回归了本体。

    这些东西可以阻挡人的身体,可是阻挡不住神识的。

    他略微得意了一下,便开始等待下一次有人来,以便他可以从这儿逃出去。

    因为现在是一天两遍给他擦拭身体,他并没有等太久,另一个人就进来了。

    他刚一走近自己的身边,王落辰便毫不犹豫地将血神心法全力催动起来。一下就将这人的生命力给吸收殆尽。

    完整地获得了一个人全部的生命力,他的感觉好极了。

    不仅如此,这次抽取生命力的过程,还让他发现了另外一件让他感觉更好的事情。

    那就是,他在将那人的生命力完全抽取了之后,那人的元力因为无所寄托,竟然也随着生命力全部涌进了他的体内。

    尽管这人的那点元力他不怎么稀罕,但他内心还是因为这一发现高兴地不得了。因为这意味着,他的元力增长的渠道又多了一条。他的战力今后将会以更快地速度增长。

    如此一来,他要追上五大长老的水平还会很困难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