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好受了。而被他给抽取了生命力的拓跋烈,身上的滋味就不好受了。他只感到自己好像跟干了很重的活儿一样,浑身上下疲乏的一动也不想动。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嘴里骂骂咧咧地抱怨起来:“该死的狗屁四大影卫,我拓跋烈怎么说也是个牢头吧。竟然给我安排这种伺候人的活儿。真是累死老子了。不干了,不干了。反正他全身都是药水,谁也看不出我到底有没有给他擦拭身体。再说了,他一个快要死的人了,弄这些有用吗?简直就是脱了裤子放屁,自找麻烦。”

    嘴里嘟囔着,他从地上慢慢爬起来,摇摇晃晃地从这里离开了。

    随着他的离开,王落辰身处的这个地方就重新恢复了黑暗。

    不过,由于抽取了拓跋烈的生命力,王落辰身体得到了恢复,神识已经可以离体了。光明与否,对他已经无所谓了。

    全身的伤势只是恢复了一丁点儿。因而他仍没有行动能力,不能动一下手指或脚趾,更别说坐起来或站起来行动了。

    他便以神识将这里查看了一下。却发现这里好像除了墙壁就是墙壁,没有门也没有窗。

    这令他觉得有些奇怪,没有窗户倒是可以理解,毕竟这是关人的地方,有窗户的话或许会给犯人逃跑的便利,不宜设置。但没有门是怎么回事?没有门的话,人员怎么进出呢?

    这个问题,他想了一会儿,也没有想明白,便想着等下一次再有人来时,用神识好好留意一下。

    在查看了周围且一无所获后,他将神识收了回来,再次用血神给的心法,从周围缓慢地吸取生命力。

    这个过程很无聊,但好在他早已经掌握了入定的方法。随随便便地就可以进入物我两忘的状态。所以,这种时间的消磨所带来的枯燥感对他来说,倒是很无所谓的。

    就这样,他就在入定中等到了拓跋烈的下一次到来。

    拓跋烈依旧跟上次一样,把药汤全都浇到他身上,然后胡乱地在他身上揉搓了几下,就算完成任务了。

    只是,他自己也觉得奇怪,明明自己已经很偷懒了,可为什么在给躺在地上的这个活死人擦拭了几下身体后,还是累得不行呢?

    当然,他这种层次的人,根本就想不明白这么深奥的问题。所以,他只能带着这样的疑惑再次走掉了。

    当他离开的时候,王落辰的神识就紧紧地锁定住他,以观察他是怎么从这里出去的。

    结果,便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这家伙走到房间某一位置时,身体伴随着一股能量波动,一下子就消失了。

    “竟然是传送阵!”

    很显然,他是被传送走了。

    王落辰多次出入传送阵,当然是很熟悉这种现象的。因而,当他感知到那家伙消失的时候,一下子就看出他是怎么走的了。

    怪不得这里没有门呢,原来根本就用不到门。

    王落辰不禁暗想,看来此处果真是十分严实的所在,想要从这里逃出去还真有些困难呢。

    那么,问题来了。这么严实的地方,它到底是哪里呢?

    他不禁陷入了思考。

    许久,他想起当自己从乔治城的孤岛监狱逃出来后,欧阳百知无意间泄露的一个秘密。即,五极门中有一座叫困神天狱的监狱,是一处守卫极为严密的地方。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人能从中逃出去。

    结合这里的情形,王落辰不禁猜想:“这里莫非就是那困神天狱吗?如果是,那就有些麻烦了。毕竟,名曰困神,肯定是有些缘由的。总不可能是吹牛皮的吧。”

    想到了这一点,他不禁有些发愁。

    但他转念又一想,觉得发愁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何况,这还是一个对他这个身体完全不能动的人,显得非常遥远的问题。于是,他就收回心思,继续修炼。

    即便是要越狱,也得等到他的身体完全康复了才能进行。在此之前,思考如何越狱肯定就是在浪费时间。他不能将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所以他选择继续修炼。

    随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就是这么度过的。

    拓跋烈来了,他就抽取他的生命力。他走了,他就自己修炼。身体便慢慢地有了起色了。等拓跋烈第七次来的时候,他已经可以在房间里慢慢走动了。

    只是,这种能力,他并没有在拓跋烈的面前展示。他展示给他的只是翻翻眼皮,动动手指之类的小动作。

    他向他展示能做这些小动作的活动能力,是想让他认为柳回春的药是管用的。以便他会继续这份擦拭药汤的工作。要不然,他做了好几天都看不到半点效果,说不定会放弃的。

    他放弃擦药,他还怎么抽取他这个倒霉蛋儿的生命力呢?

    果然,因为见到了王落辰故意向他展示的动作,他受到了鼓励。不仅每次到来后擦拭身体的工作做得更认真了,而且还特意在一天之中增加了一次擦拭。

    王落辰见他如此卖力,心里高兴坏了。

    他每天多来一次,就意味着他可以每天多抽取一些他的生命力啊。

    不过,也因为增加的这一次抽取他生命的计划。使得王落辰的计划出现了一个更大的惊喜。

    大概是由于他从拓跋烈身上抽取的生命力太多了吧。这家伙身上或许出现了不适,后来竟然不天天来了。不过,虽然他不再天天来了,给王落辰擦拭身体的工作却没有停下了。只不过是换了别人来做而已。

    换别人来做,就等于给王落辰送来了生命力更充实的下手对象。让他可以放开手脚多抽取些生命力了。这对他岂非正是一种惊喜吗?

    有了这样的经验,王落辰便更加大胆地抽取起来人的生命力来。

    反正,这一个被抽取的受不了了,他们还会换新人来。他不怕没有生命力可抽的。

    就这样,在十天之内,包括拓跋烈在内,前来为他擦拭身体的竟然换了五人。

    而他也在经过对这五人生命力的连番抽取,以及自己日夜不停地修炼后,几乎完全康复了。

    随着身体的康复,他的战力也重新回来了。虽然还未达到巅峰时的水平,但也足够他实施自己的越狱计划了。

    这计划是在他身体逐渐康复后,一点一点琢磨出来的。经过他聪明的脑袋不断加工,已经变得十分完善,到了该实施的时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