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过程同样也不轻松。且不说要把金丹送进嘴里还得动胳膊,就单说金丹到了嘴里后咀嚼和吞咽的这些动作,也会因为牵动筋骨而产生出极大的痛苦来折磨人的神经。

    不过,这些都阻止不了王落辰。

    因为要报仇,因为还有太多太多的牵挂和不舍,他的心中此刻充满了求生的渴望。

    这渴望让他生出了坚强的意志。

    这意志让他可以承受住苦难而不崩溃。

    因此,肉体上的痛苦虽然让人难以忍受,他最终还是硬撑了下来。

    当肉骨金丹化成细碎的颗粒进入他的体内,他就感到一股勃勃生机从他的胃部涌向了全身。

    这股生机所到之处,好像所有的骨肉都在生长。

    一阵麻痒的感觉从身体的各处传递到他的脑海里,让他产生出无比舒服的感觉。

    但是,正当他沉浸在这种感觉之际,他感到由自己胃部生出的那股生机慢慢消退了。

    随着这股生机的消退,他身体各处的麻痒感觉也没有了。

    疼痛,又重新回来,继续折磨着他。

    为什么会不起作用呢?不,准确地说,为什么肉骨金丹仅有这一点儿作用呢?

    王落辰对这个问题仔细想了想,很快就想明白了。

    他以为,肉骨金丹之所以就只管用了一会儿,肯定是与自己的伤势太重有关。

    他伤得太重了,肉骨金丹中所蕴含的生机不能够让他完全恢复过来。除非,他有大量的肉骨金丹在手,可以一颗接一颗地不停吞服,为他的恢复提供足够多的生机。

    但那是不可能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多比黄金还贵重的肉骨金丹。

    因而,靠肉骨金丹恢复身体的方法行不通了。他想要恢复身体,必须得用别的方法。

    可用什么方法呢?他开始思索起来。

    想了一会儿,一无所获,他只得仍将思路回到了肉骨金丹上。

    在他看来,肉骨金丹之所以可以让受损的肌体恢复,关键就在于它其中所蕴含的生机。

    倘若他有办法可以得到这种生机,那他应该就可以将身体给恢复了。

    但如何才能得到生机呢?他猛地想到了自己最近才刚从血神那里得到的修炼生之力的心法。

    血族之人身体受伤后比普通人愈合的更快,就是因为他们能够吸收和使用生之力。

    他有了这套心法,是不是也可以借助他凝聚生之力,将自己的身体给恢复过来呢?

    他想,答案是肯定的。

    想到这里,他便开始将那套心法从脑海中调了出来。开始按照上面的方法进行修炼。

    修炼凝聚生之力,说白了就是从天地宇宙中汲取所有生物散发到自然中的生命力。

    这些生命力散布在天地间,得靠修炼者的神识慢慢地去寻找和捕捉,将它们一点一点地给存进体内,留待受伤时使用。

    这种过程是比较缓慢的。因而,血族人也是进入成年之后,伤口恢复的速度才迅速些。他们幼年时代,受了伤,恢复起来也是很慢的。

    刚修炼生之力心法的王落辰,就好比血族的幼儿,身体内生之力不多,恢复起伤口来也并不快。

    不过,因为他的修炼心法得自血神。比普通血族人的心法更为玄妙,因而吸收生之力的速度也比他们快了很多。

    饶是如此,他受伤这么重,也不是说一天两天就能够完全恢复的。

    这个问题,王落辰在修炼了半天这个心法后,也意识到了。

    他不禁有些着急。便停止了修炼,再去认真研究这个心法。

    这一次,他从心法的最后一句得到了一点启示。最后一句是这样说的:“如噬生命,功法速成;有违天德,切不可行!”

    这句话的意思,王落辰理解应该是说,这套心法可以用来直接从别的生命体中吸取生之力。但这样做有违上天好生之德,是比较阴损的。最好是不要这样做。

    “靠,不希望别人这样做,你就不要讲出来嘛。你既然这样讲,就是明明白白地告诉别人可以这样做。切,血族的先祖们还真是够搞笑的。这样的做法摆明了就是既想当婊子,又要立牌坊嘛。他们的意思大概是,希望后世子孙可以用快速吸取生之力的方法变得更强大些,但又不希望后世子孙觉得自己的老祖宗们搞出的这套心法很卑鄙,够阴损。所以才把这样的话留下来的。”

    王落辰在读懂这句话之后,认真揣摩了一下留下这句话的人的心理,不禁吐槽了他们一下。

    然后,他便于心中向这些人感谢了起来。

    “虽然你们很搞笑,我还是得谢谢你们。毕竟,若不是你们留下这样一句话,我还真不知道心法原来是可以这样用的。那既然现在我知道了它可以这样用了,那我当然就要试一试它的功效了。柳回春不是说了嘛,他给我开的药是用来擦拭身体的。那就说明待会儿这里是会有人来给我擦药的。这正是一个机会,等一下那人来了,我正好可以用这心法从他体内抽取一点生之力用来疗伤。”

    王落辰感谢着留下心法口诀的人。同时也对自己接下来要进行的行动有了计划。

    当然,他的计划中,可不会一下子就将那人的生命力给吸干,叫他死去的。毕竟,他现在还不能肯定自己在吸收了一个人的生命力之后,能否完全康复。

    另外,即便是他完全康复了。因为对这里的情况完全不知情,他也不好逃出去。反倒因为弄死了人,而让别人怀疑到他有古怪,从而对他采取行动。

    那样的话,反倒不妙。

    他不会那样做,他只需每次抽取一点儿那人的生命力就好。然后等自己身体恢复了,他也将这里的情况探听清楚了,再想办法逃出去。

    做着这样的打算。他等来了那个用药汤为他擦拭身体的人。

    从这个人的脚步声和呼吸来判断,王落辰知道他就是那个叫拓跋烈的人。

    不用看这个人的容貌,仅凭这个名字。王落辰就能判断出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是一个身材魁梧生命力旺盛的男人。

    这正合他的心意,他现在需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男人。一个可以让他抽取生命力的男人。

    因而,当那人来到他身边,气呼呼地将一盆药汤全泼在他身上,不顾轻重地用一块破布胡乱在他身上擦拭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催动生之力的心法,从他的身体里慢慢抽取起生命力来。

    活人身上的生命力是很旺盛的,其浓郁程度远非空中散落的生命力可比。

    王落辰只是尝试着汲取了一小会儿,就觉得自己身体内重新充满了比肉骨金丹更浓烈的生机。

    这生机将他的身体给滋养,令他顿时感觉好受了很多。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