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步声到了他近前就消失了。显然,他们已经因到了地方,不再行走了。

    接着,王落辰就听到了他们之中有人说话了。

    “这家伙在地上躺了七天七夜了,终于死了吗?”这个声音里面充满了不耐烦,好像巴不得他早点死一样。

    “还没有死透,虽然他的呼吸很微弱,但我可以感受到他的心跳。”第二个声音很平静,好像他生死跟他无关一样。

    “没死最好,上头并不希望他死。因为他们以为这家伙掌握着很多秘密,他们还想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来呢。所以,咱们最好能够想办法把他给弄醒才好。”第三个声音略微有些激动,好像他并不希望王落辰死。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第四个人发声了。他说:“既然他还有利用价值,那就叫医生过来给他瞧瞧好了。说不定还真就能把他给治好了呢。这事儿就这么办吧。拓跋烈,赶快叫圣手神医柳回春来吧。”

    他的地位大概是这几人中最高的。因为,当他这样说了之后。第五个人马上应了一声,根本连别人的意见也没征求,便直接迅速离开了。

    第五个人走了之后,这四个人中的第一个就说:“这么麻烦,早知道就下手重一点,直接把他给杀死了。”

    这人的话才刚出口,属于第四个人的声音就想起来了:“直接杀死?无尽,那咱们不就是违令了吗?更是落得出力不讨好了。要知道,事情办成这样,上头已经很不高兴了。”

    “不高兴就不高兴呗。难道他还能因为这么个臭小子而处罚咱们这几个对他忠心耿耿的老家伙?”叫无尽的那人无所谓的说。

    “哎,话不是这样说的。这个小子毕竟是对他有用的。他当时派给咱们任务时,也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吩咐过,要保全他性命的。可如今他被咱们给打成这样,他没有因办事不力责罚咱们就已经不错了。咱们可别再多说什么惹他生气了。否则,万一真让他动了火气,恐怕会对咱们不客气呢。”

    这句话是那个希望王落辰活着的第三个人说的,从他的话里,王落辰听出他们四个害自己受伤的家伙,都是听命于一个人的。

    他心里不禁暗自琢磨,他们四个战力都很了得,在五极门中应该属于顶尖的人物。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统御他们呢?恐怕,唯有五大长老才可以吧。

    想明白这一点,他不禁暗骂:“果然是那几个老不死的在害我。哼!今天这个仇我算是记下了。你们最好求老天不开眼,让我立刻死去。要不然的话,假如老天开眼,让我这次大难不死。我一定将你们五个老家伙给碎尸万段的。”

    他听了几人的对话正在这里暗自发狠,细碎的脚步声就再次响起来了。

    不用说,是那名叫拓跋烈的家伙把圣手神医柳回春给请来了。

    那医生来了之后,也不多话,直接就将手搭在了王落辰的手腕上号脉。

    过了一刻钟,他叹了口气说:“诸位大人,这人命悬一线,能活过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不知就目前这种状况,还值得在他身上浪费药吗?”

    听他如此诊断,那叫拓跋烈去请他的人说道:“哦,这么严重吗?不过,既然还有一丝生机,你就索性司马当做活马医吧。放心,治好了有奖,治不好不罚。你无需担心。”

    有他这话,圣手神医柳回春就不好不治了。

    于是,他就先用银针在王落辰身上扎了个遍,然后开出了药方,要拓跋烈去抓药煎熬。说是熬好了,因病人牙关紧闭,一时半会儿的撬不开。他们不用喂服,只用来给他擦拭身体就好。

    拓跋烈拿了药方,叫了声麻烦,离开了。

    他一走,那四个人大概是看一时间也无法向王落辰问话吧,也走了。

    此地便只剩下了柳回春和王落辰两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柳回春一边拾掇银针等物品,一边用很小的声音嘟囔说:“伤得这么重,还要我来治。我又不是神仙,又没有木长老的肉骨金丹。我怎么治得了?这根本就是难为人,坏我的名头嘛。”

    他嘟嘟囔囔地说完了这几句话,便也起身离开了。

    听他的脚步声逐渐消失,王落辰重新恢复了正常的呼吸和心跳。

    随着这两项身体的机能逐渐恢复,王落辰的神识而已渐渐清晰起来。

    他赶紧以神识感知了一下自己的音灵石还在不在。却发现,或许是别人觉得音灵石这种东西都是必须由本人来使用的,拿了他的去也没有吧。他的音灵石一个都没有少,全都在怀里的暗袋里待着呢。

    他心中不由地一喜。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其中某一块音灵石中还留有一颗木长老当初赠与他的肉骨金丹呢。

    这东西是疗伤神药。如柳回春所说的那样,正好可以医治他身上的伤。

    只是,他现在手脚都不能动,该如何才能将这颗肉骨金丹给取出来呢?

    这是个问题。为此,他不禁陷入了思索之中。

    但想来想去,就他现在的这种情况,他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能是先让自己的手能活动才行。

    这样,他就陷入了一个悖论之中。

    想要拿药就得先等手好了才行,可要想手能活动,他又得先拿到药。

    这就是个死循环啊。他不禁为此烦躁起来。

    但心里的烦闷情绪才刚刚产生,擅于控制自己情绪的他,便马上习惯性地运行体内的元力,将这种情绪给压制了下去。

    不过,恰恰在体内元力刚刚一动之际,他心中变得喜悦起来。

    因为,元力可以动,恰恰意味着他可以借用元力打出法阵让自己活动起来。

    于是,他就以神识在自己的胳膊上镌刻出一道法阵,以法阵的力量驱使胳膊和手指活动了起来。

    他对法阵运用的相当娴熟了。因而,用它控制自己的胳膊和手一点问题也没有。只是当它们活动起来的时候,会带给他很大的痛苦而已。

    这痛苦是很让人难受的,但为了早点把身上的上治好,他也只能忍了。

    最终,经过一番艰难的动作,他还是把音灵石中的那颗肉骨金丹给取出来了。

    不过,金丹取出来,才只是第一步。接下来,他还要把他给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