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凝玉他们一走,妮蒂亚就贴了过来。王落辰知道她想要什么,就在临走之前尽量地满足了她。

    事后,王落辰离开了对他依依不舍的妻子。趁着夜色,独自一人踏上了回归圣境的旅程。

    他离开这件事,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其他的人并不知情。所以他走的时候也没有人来送行,而他也不需要向谁告别,避开了很多耳目。

    他穿上隐身衣,一个人悄悄地从神武殿中飞出,很快就避开所有的卫兵离开了血都。

    随后,他就从地极山的通道到了血蝠岛。

    等太阳升起的时候,他便已经到了一处距离血蝠岛最近的,设有圣境新建的传送点的小城。

    但他到了那里之后,经过一番查看,他觉得这地方因为使用传送阵的人员比较少,不方便他隐匿踪迹,便放弃了从这里回去圣境的计划。

    他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从河洛城回去更稳妥些。毕竟,那里有他的郎师兄经营秘站,能够给予他一些帮助。

    于是,他便驾乘月梭,日夜兼程,用了近三天的时间,跨域整个欧亚大陆,回到了河洛城。

    到了这里之后,他跟郎溪生接上了头,将自己要秘密潜回圣境的事情告诉了他。

    郎溪生说这事儿好办,只需要跟蔡不离说一声,要他在传送大殿安排人接应他就成。

    两人商量妥当了,郎溪生就使用传送之钥,也就是那个银色的小球,跟蔡不离取得了联系。

    因为先前已经有了对长老们不会为难王落辰和沙傲云他们的判断,蔡不离听说王落辰要回圣境,并没有阻拦。而是很快就为他做好了安排。

    郎溪生将这个消息转告给了王落辰,便要他赶赴艾比斯堡垒,从那里使用传送之钥离开。

    王落辰便又马不停蹄地赶去了艾比斯堡垒。

    到了那儿以后,他降落在启蒙山上。将手中的银色小球抛向空中,开启了传送阵。

    随着空中垂下光柱,王落辰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向空中飞去。

    他再次来到了一个色彩斑斓的光与影的世界。

    已经经历过几次传送旅行的他,对这个世界不再感到好奇了,便没怎么留意它的变化。

    他只是随着这光的流转在这通道里飞行。

    跟原来一样,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光消失了。他的身体落在了实处。

    一落地,他便以神识查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发现在身体的周围分布着大约十几个正在变得暗淡的光团。

    他知道那是其他被传送者即将要在传送大殿里现身了。为避免被他们看到,他赶紧穿上隐身衣从传送阵里走了出去。

    才刚走出传送阵,大殿里便响起了脚步声。接着,他就看到有人走进了大殿。

    他不知道这几个穿着传送大殿制服的人里面,有没有蔡不离派来接应他的人。便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直接穿着隐身衣从他们身边悄无声息地绕了过去。

    他动作轻微,又隐藏了行踪,那些人对他的举动根本就毫无察觉。他们依旧走向传送阵,查看由传送阵中显露出身形的人们。

    反正已经可以脱身了,王落辰才不管他们是不是来找自己的呢。回头望了他们一眼后,直接走出了传送大殿。

    几分钟过去了,那些人在查看过这批被传送进圣境的人员后,相互摇了摇头。向同伴示意他们要找的人并不在这些人中间。便一脸疑惑地离开了大殿。

    而此时王落辰已经离开大殿很远了。

    他打算先赶回在旭日峰上的住处,向师兄秦俊彦等人了解一下五极门的情形。然后再去半步居去找蔡师伯向他道谢。在此之后,他再赶去冷月宫跟沙傲云会合。

    因而,他离开传送大殿后,就直奔旭日峰飞去。

    由于心里有事,他飞得很快,难免就引起了空气的激荡。

    这种激荡搅动了空气。使得距离他飞行路线很近的人,可以感受到空气异样的波动。

    当这种波动被不断地汇集起来,有人就据此勾勒出了他前进的路线。

    “他应该是使用什么手段隐藏了身形。不过,没关系,即便是他隐形了,可还是逃不过幽隐司的监控网的。这不,他们已经把他给找出来了。”

    在王落辰即将到达旭日峰的时候,幽隐司的辰报也送到了木长老的手中。

    木长老拿着辰报,向水长老微微一笑,炫耀了一下自己所亲自管辖的幽隐司其工作能力多么出色。

    “哦,已经找到他了吗?那快告诉我去哪儿了。我这就带人过去将他给抓起来。”听到他所说的消息,水长老十分兴奋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立马要去抓人。

    “欧阳,不用劳你大驾的。他去了旭日峰。正好,我已经在那里设下了埋伏。相信只要他一到,他们就完全有办法将他给抓住的。”木长老冲他摆了摆手,要他稍安勿躁。他自有安排。

    “司徒,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啊。听说这小子已经超凡入圣了。战力不可小觑。你派去的那些人能成吗?”虽然他说了有安排,但水长老还是有些不放心,赶忙提醒了他一句。

    “能成,肯定能成。因为我派的可是我的四个影卫啊。”木长老笑了笑,胸有成竹地说。

    “哦,孤帆、远影、碧空、无尽你都排出去了。你倒是真瞧得起这小子。他们个个都早已是武圣战力的弟子,去一个都他都不是对手。何况你还一下派去了四个呢。我说呢,你怎么不慌不忙的。原来是下了大本钱了啊。”水长老听他这样一说,马上不再担心了。

    “唉,我这也是想确保万无一失嘛。这小子身上有很多令人意想不到之处,谁知道这次这家伙又弄出什么令人惊奇的花样儿出来?所以,我才不得不做了这样的安排啊。”木长老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好像是因为自己出动了身边的四大影卫去对付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而感到有些惭愧。

    水长老却说:“好,这种安排最好不过了。兹事体大,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呵呵。这下好了,这小子这一次恐怕是插翅难飞了。”

    说完,他便和木长老两人大笑起来。那笑声里充满了阴谋诡计的意味。

    可惜,王落辰此刻不在他们身边,无法亲耳听到他们这邪恶的笑声。也就无法据此知道自己即将面临怎样的陷阱。因此,也就无法避开那已经为他设下的圈套,反而如投向蛛网的飞蛾般一头向着它扎了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