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沙家的人不仅不会对此不管不问,他们还会十分上心。

    这从几乎每个月他们都要派人来对沙傲云的身体进行检查就能看得出来。

    而这个每月都要进行的检查,正是沙傲云烦恼的来源。不然的话,就算她怀孕了。她也完全可以先找个借口跑到什么地方藏起来,把孩子给生下来再说。

    但这个检查的存在,令她根本就无法采取这种方法去避免人家发现她怀孕的事。

    如今,检查的日子又要到了。她心里不禁焦急起来。

    她想了很多办法试图逃避这个检查,但最后却觉得自己的这些办法根本就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办法来,而她又不敢找人商量。因为,这件事情要说清楚,必定就要将她为什么要隐瞒怀孕的原因给说出来。

    这个原因可是关系到五极门长老们的最大最不可告人的秘密的。无论她告诉了谁,都必定会让那人承担无比巨大的风险。除非,那人拥有可以抗衡五大长老的力量。

    想到这一点,她心中忽然豁然开朗。她想起王落辰临行前告诉自己的话,有困难就去找蔡不离他们解决。

    于是,她便悄悄去了蔡不离那里,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蔡不离听后,肥嘟嘟的脸上露出一抹不以为然的神情,对她说:“云丫头,你不必过于担心。因为,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成为问题了。”

    “蔡师伯,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我怎么听不懂呢?”不懂他这话何意,沙傲云不禁问道。

    “哈哈,你不懂,是因为你不知道一个消息。你若知道王落辰如今已经成了血族公主的丈夫,并且带领血族打赢了内战,成为血族的摄政王,势力大的不得了。你就懂了。”

    蔡不离手里掌管着圣境的秘站,消息最为灵通。大概在王落辰的身边就有他安插的人手。所以,已经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王落辰在血族地位提升的消息。

    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沙傲云,是想让沙傲云明白。王落辰如今已经拥有了很了不得的权势,五大长老若想对他动手,就要考虑一下圣境和血域的联盟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所以,他们应该是不会把他怎么样的,即使他搞大了作为献祭之人的沙傲云的肚子。

    而沙傲云这方面,作为王落辰的女人,当然也会因为他的缘故,不会被五大长老给追究了。

    这层意思,沙傲云不用听他说出来,自己也想得到。

    只是,她听了蔡不离的话之后,却并没有因此而轻松起来。

    她摇了摇头对蔡不离说:“师伯,我想你可能把王落辰的身份地位在圣境中所能形成的影响力,给看得过重了。你不明白永生对于五大长老意味着什么。他们不可能因为顾忌和血族的联盟,就放弃对永生的追求的。既然无法放弃,他们一定会不顾一切地想尽一切办法,去对付那些破坏他们追求的人的。所以,我和落辰所面临的危险,并不会因为他的地位略有提升而减少。”

    “你的说法倒是也有几分道理。值得师伯认真考虑。要不这样吧,云丫头,你暂时不要在五极门了。你先去冷月宫。不过,你到了冷月宫之后,不要跟冷月宫的人多说什么。只说自己跟王落辰未婚先孕惹得家里人生气,要对你不利,你没有地方可去,就只好到他的第二师门冷月宫避难。冷月宫如今很看重王落辰,且你卓师叔的妻子也在那儿,相信他们会收留你的。至于你有了身孕的事情,我会尽快通过秘站告诉落辰,让他及早拿个主意出来的。”

    蔡不离听了沙傲云的话,觉得很有道理。为了保证她绝对安全,便想到了要将她送到冷月宫的办法。

    沙傲云听后,点点头说:“落辰临走前倒是说过要我去冷月宫的。只是我一直以为自己的身体没事儿,就没有到那儿去。既然如今真的出状况了。为避免孩子受到殃及,也为了落辰不会因为我们母子而受制于人。我也只好去冷月宫了。只是,师伯啊,你可千万不要叮嘱落辰,为了自身安全,以后都不要回圣境了。”

    “这个嘛,我会的。云丫头,事情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就安排人送你离开。”蔡不离做事还是很果断的。一旦决定了,就马上去做。

    他见沙傲云同意去冷月宫,就立刻叫人把她送了过去。

    送走沙傲云,他又立刻将沙傲云这边的状况通过秘密渠道传递给了王落辰。

    王落辰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他和妮蒂亚决定造人的第三天上午了。

    当他听说自己有了第二个骨肉,心情激动坏了。但仅仅激动了一小下儿,他就想到了自己这个意外出现的孩子,对他和金婉云意味着什么了。

    因而,他便向那位告诉自己消息的师兄询问了沙傲云的情况。

    那人就把蔡不离已经把沙傲云送往冷月宫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到沙傲云已经去了冷月宫,王落辰当下心安了很多。他向送信人表达了心意。然后就马上跑去找冷凌风和冷泠弦。

    血族的战事已经结束,冷凌风和冷泠弦等人现在都处于无所事事的状态。

    他找到他们时,他们正在血都城的歌剧院听歌剧。

    以他的身份,在血域自然是没有什么地方敢不让他进的。所以,虽然歌剧仍在进行,他却依旧大摇大摆地进了剧场。并很快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人。

    他见到冷凌风兄妹后,向他们招了招手,做出了自己找他们有事儿的样子。

    他们便离开座位跟他到了剧场外面。

    三人到了歌剧院的小餐厅,在里面落座后,王落辰看看四周没人注意他们。压低声音对他们两人说:“师兄,师妹,我找你们是有事儿要求你们。”

    “哦?摄政王大人在跟我们小老百姓开玩笑吗?你会有事儿求我们?哼,我才不信呢。”冷泠弦正因为王落辰这一段时间总陪着妮蒂亚不来找她生气呢,听他这样说,不免就没好气地回了他一句。

    冷凌风却跟她不同,见王落辰神情凝重,觉得他必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自己去办,便瞪了一眼自己的妹妹,向他问道:“师弟,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上心,居然还亲自跑到这里来找我们?”

    王落辰便说:“师兄,长话短说,我来找你们,是想让你和师妹赶紧带冷月宫的人回圣境去保护一对母子。”

    听了他这话,冷凌风倒还没什么,冷泠弦却更气了。以至于,她用桌子底下的脚,连踢了王落辰三下。

    为什么要这样呢?

    因为她想到,一对母子若是别人的老婆孩子,王落辰哪能这么上心。既然他这么上心,那他们肯定就是他惹下的风流债啊。她岂会不因此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