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斯坦便叫人把那人给叫了来。

    那人进到会议室,王落辰上下打量了他一番。

    只见那人约莫三十岁左右的年纪。长得是身材高大,模样英俊,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看起来挺有男人味儿的。

    便说:“你就是赫斯坦元帅所说的那人?看你这样子,很帅嘛。怎么就会被影族的那女子给负了呢?”

    他这问题,若是平辈之间,就不免显得有些唐突,不礼貌了。但作为高高在上的摄政王,这人的主上,他这样问就一点儿问题也没有了。

    那人听了,也赶忙恭恭敬敬地回答:“启禀殿下,这件事说起来我就感到十分惭愧。同时,也十分恨我自己。恨自己当初怎么就昏了头了,会上了那个水性杨花的影族女人的当。唉,同时,我也很恨她的族人。因为,正是他们帮着那个女子一块儿设计戏弄羞辱了我。不仅将我身上的所有财务都给骗光,还将我关进他们的死亡牢狱里,让我吃了足足三年的苦头。最后,若不是我家人通过血皇陛下向影族施压,他们还不会放我呢。”

    “好好好,知道你跟影族有仇就行。至于细节问题,因为涉及你的隐私我就不多问了。”王落辰听了他的讲述,脸上露出喜色,连连说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人听了人家那么悲惨的遭遇,在那儿幸灾乐祸呢。

    那人听他这样说,咬牙切齿地说:“殿下,我跟影族何止有仇。简直是仇深似海啊。也不怕您笑话。因为我在他们的监牢里待得时间太长,体内侵入了过多的死之力。令我的体质发生了变化,以至于害得我无法生育了。要您说,一个男人失去生育能力,这是多大的恨事啊。我跟影族他们这笔账能销掉吗?以前的时候,鉴于两族关系特殊,我不能向他们寻仇,恨意只能在心里憋着。如今好了,听说您要讨伐他们,我高兴坏了。您放心,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是提着脑袋,也要杀到影界去。”

    “哈哈,你这人倒是很会说话。不过,我要得就是你这句话。来来来,你坐下说。我要好好听听你对此次讨伐影界的看法。”王落辰伸手指了指自己身旁的一张椅子,让他坐下说话。

    “是,殿下,远征军赫斯坦元帅麾下哈迪斯遵命。”由于受到了特别礼遇,他赶忙非常恭谨地向王落辰深施一礼,然后才坐了下来。

    等他坐下之后,王落辰向他问道:“哈迪斯将军,你以为这一战咱们该怎么行军,怎么打?咱们需要派出多少兵力,采取何种作战方式?这些,你都跟我说说。”

    听到他的吩咐,哈迪斯连忙点头,说道:“殿下,要说清楚这一战怎么打。您就得先允许我跟您简单介绍一下影界的情况。影界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世界。您看,咱们血域虽然没有太阳和月亮,但却有漫天的星辰。而且,白天和夜晚也很分明。可影界就不同了。他们那里,好像处在了咱们血域的阴影中,根本就不分白天和黑夜,天空永远都是晦暗不明的。人类的视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顶多也就是能够看到距眼前十几米远地方的景物。”

    “哦,只能看到那么点范围内的景物。那咱们的飞行岂不是就要受限了?还有,在这样的情况下,万一要有人从远处向我们的战士射出利箭,那他们岂不是根本就来不及躲?”王落辰听了他的话,立马就想到了环境对自己这一方的不利影响。

    “您说的不错。这正是此战对咱们最不利的地方之一。要知道,影族人从小生长在这样的地方,早就适应了。他们看不远,因而他们的视力就产生了一定的退化。反倒是听力,因为常常依靠它来辨别周围环境的动静和变化,进化了很多。他们的听力,简直就跟蝙蝠一样强大,可以听到空气中十分细微的声音,并以此来辨别对方是谁,是敌是友。进而采取不同的应对方法。”

    听了他的讲述,王落辰点了点头,说:“不错,正是这个道理。用进废退。不好用眼睛看,就用耳朵听。耳朵用得多了,自然听力就长进了。只是,他们有了这样的生存手段,对于咱们这些外人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是啊,的确如此。不过,殿下,这还只是对咱们不利的第一个条件。还有一个,就是他们那里的空气啦。大概是他们那里长年光亮不足的原因吧。大地产生了一种叫做死气的气体。这种气体,富含死之力。他们在其中呼吸习惯了,适应了,倒也不觉得怎么样。咱们的人就不行了。咱们的人吸入这种气体过多,身体就会加速衰老,变得体弱无力。所以,咱们若是跟他们打仗的话,一定不能被他们给拖住。必须要速战速决解决问题才行。”

    讲过第一个不利血族作战的情况后,他又向王落辰讲出了影界之中另一个对血族不利的地方。

    王落辰听了,眉头皱起,用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说:“这果然是个大问题。也是个大难题。还真是不太好解决呢。”

    “嘿嘿,殿下,您也不必过于忧虑。因为,就这两个不利因素。我都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哈迪斯见他面露忧色,欠了欠身,向他说道。

    “哦?你已经想好了解决的办法?那太好了,快说给我听听?只要管用,这次作战部队的先锋官就是由你来做了。”

    一支部队的先锋官可以先建立战功,也可以对战争的胜利起到很大的作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通常都是由主官信得过的,战力卓绝的人担任的。所以,做先锋官,对于军人来说,是件既得利又有面子的事。

    王落辰以此作为奖赏,自然就能对哈迪斯起到了非常大的激励作用了。

    果然,哈迪斯听了之后,马上很兴奋地对王落辰说:“谢殿下,这先锋官我肯定是当定了。因为,我解决问题的办法可是我想了好几年才想出来的结果。肯定会让您满意的。”

    “你这么有信心?那好,那你就说吧。我们大家都洗耳恭听。”王落辰见他如此自信,便想到他所想出的解决之道肯定很会有用,便摊开双手对他笑了笑,让他畅所欲言。

    于是,哈迪斯就把他的办法给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