妮蒂亚听了血皇的话,对他说:“父王,您这又何苦呢?战争又不是您发动的。而且也不是您为自己争权夺利才进行的战争,您不该这样自责的。”

    “妮蒂亚,你说的这些,父王都明白。可是,即使是这样,父王还是不能不去想那些高喊着效忠于我而死去的将士啊。心里,也不能不为此难过啊。所以,你什么都别说了。父王的心真是疲倦了。你就让我歇歇吧。”

    血皇的脸上露出疲倦之色,使得他看起来苍老了许多。妮蒂亚看在心里,不禁有些心疼,便不再劝说他了。

    王落辰也在此时说道:“妮蒂亚,父王这段时间日夜操劳,不用说也一定是很累了。所以,不如先让他休息一阵子吧。至于族中的事物,相信有父王坐镇,我给你打下手,你一定能处理得了的。反正吧,不管怎么说,你就先这样管理着,等有一天父王歇过来了,咱们再请他出山好了。”

    妮蒂亚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说:“唉,也只能如此了。那好,父王你就先在血神庙修养一段时间吧。等过阵子感觉好些了,就立刻回朝去继续做您的血皇。好吗?”

    对她的请求,血皇只是笑笑,然后就摆了摆手,示意他们离开。

    妮蒂亚没有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许诺,很不情愿地和王落辰一起离开了。

    由血神庙出来,他们看到众人都还等在外面。便携手向他们走去。

    大家见他们过来,马上单膝跪地,向妮蒂亚和王落辰行礼。

    他们两个人,一个是即将上位的新君主,一个是位高权重的摄政王。他们当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行弯腰礼了。

    妮蒂亚和王落辰明白他们这样做是在向自己表示敬意和忠诚,便欣然接受了他们的跪拜。

    然后,妮蒂亚便向大家说:“父王疲累,需要修养。我暂代其位,今后还要仰仗诸位多多协助。你们这些天终日疲劳,也很辛苦,就别多礼了,大家都请起来吧。”

    她这样一说,众人都站了起来,但却纷纷说不管如何疲累,礼仪不可废,他们理当如此这样参见她的。并且,从今往后,不光要这样参见她,就连身为摄政王的王落辰也要这样参见。

    王落辰听了,忙请大家不要这样礼遇自己。因为,那样就不免显得他有僭越之嫌了。

    妮蒂亚却说,他是自己的丈夫,又是地位不比自己差多少的摄政王,既然规矩如此,他就不必过谦了。

    她如此一说,其他人纷纷附和。弄得王落辰没办法,只好同意接受他们的这种礼遇。

    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妮蒂亚便挽起他的手,在众人尊敬地目光中走下了血神庙所在的山丘。

    曾经辉煌无比的血皇宫已经倒塌,妮蒂亚他们下山后只好暂时先回到了自己的新家。

    这里也是一座宫殿,只是规模比起血皇宫来要小得多,但用作办公的地方却也是绰绰有余了。于是,妮蒂亚回到这里之后便宣布,为了节省人力物力,也为了警示后人,今后血皇宫的废墟就当做大家反思战争的地方,不再重修。

    同时,她也将自己和王落辰的住处,命名为神武殿,当做血族以后的权力中心。

    她的这一决定,让大家看到了跟以前历任血皇完全不同的执政风格。觉得她更能体恤臣民,将来应该是个好血皇。心里更加认可她了。

    因此,各路人马,各种势力的代表,纷纷过来觐见她和王落辰,向他们表达自己的敬意和忠心。

    这使得妮蒂亚和王落辰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在处理族中各种事务之外,还要跟各种不同的人物打交道。

    日子每天都过得异常繁忙。他们这才知道,做这么多人的王上,原来是如此辛苦的差事。

    不过,没办法,血皇不肯回来,妮蒂亚又没有其他兄弟姐妹可以代替她当血皇。就算是再怎么辛苦,他们只能是将这胆子给挑到底了。

    就这样过了无比繁忙的数天日子,他们两个将血族之内的各种关系都给理顺了,把各项事务也给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血域由这一次战争所带来的混乱局势便稳定了下来。

    局势一稳定,妮蒂亚便跟王落辰商量,说是她想要出兵影族,替自己的母后和弟弟妹妹还有被他们给害死的族人报仇。

    王落辰也觉得大铁当然要趁热。趁着血族各路人马都齐聚血都,且又刚刚取得了一场大战的胜利,士气正旺之际,出兵影族,将他们一举荡平,正当其时。

    因而,他便通知了各路人马的将军们,在神武殿召开军事会议。

    会上,当他和妮蒂亚提出讨伐影族的事情后,大家纷纷表示赞同。并且还个个都摩拳擦掌地踊跃请战。

    见此情形,王落辰便知道大家对此事是没什么意见了,就跟他们说:“影族之人狡诈,影界的地理又极为诡异。咱们要攻打他们,还需制定出一个详尽的计划来才行。”

    他话音刚落,赫斯坦便响应说:“殿下若是想要制定详尽的计划,不如让我把我手下一个人给叫来帮忙。这人当年曾因为跟一名影族女子相恋,追到影族,并在那里生活了五六年,对影族的事情十分了解。相信有了他的参与,必定可以将这份计划制定的十分完善。”

    王落辰听后,眉头微微一皱,说:“哦,你手底下还有这样情痴啊?真是没想到。只是,赫斯坦,在叫他来之前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就是,这人对那女子如此痴情,他们最终成了吗?若是成了,你最好不要叫他来了。免得他会因为对那女子的痴恋,而把咱们要攻打影族的事情给透露出去。”

    “这个请殿下放心。他跟那名女子根本就没成。因为,他虽然对那女子痴情。那女子却并不对他专情。据他说,他到了影族之后,那女子不仅没有像在血族时那样对他好了,反而还投入了其他人的怀抱,将他给坑了。害得他鸡飞蛋打一场空,吃了不少苦头,含恨而归。所以说,他对影族没多少好感的。若是叫他前来,他定然会全力以赴地为此事献上良策的。”赫斯坦明白王落辰是怕那人泄密,便马上将那人跟影族的恩怨讲了出来。

    王落辰一听,感情这家伙对影族已经因爱成恨了啊。那不正好可以利用他这一点,要他为攻打影族出力吗?

    便笑了笑,要赫斯坦尽管叫那人前来,看他能不能帮上大忙。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