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早已经不再是刚到圣境时那个未见过世面的少年。他也早就习惯了被人崇拜的感觉。因而,当大家向他行礼之时,他很有气度地向他们伸出双手,做出了免礼的动作。

    同时,他向他们说道:“虽然不明白血神为什么会看上才疏学浅的我,但既然他给予了我信任,我便不能辜负他。从今以后,我会用我的全部身心来守护血族不受人侵害。同时也会带领大家将试图侵害我们的人一一给铲除。比如,莫罗亲王和狂霸星人。就绝对不能让他们存在于这个世上。不知大家愿不愿意支持我呢?”

    他平定莫罗亲王叛乱的过程中的表现,加上今天在血神庙又受到了血神的垂青,并得到了血皇的大力支持,血族人已经把他当做了除血皇之外最敬重的人。对于他所发出的号召,他们自然是愿意响应了。

    因而,当王落辰话音刚落,他们便异口同声地呼应:“支持,支持。支持神武亲王。铲除莫罗逆贼。”

    这群人的喊声一响起,血皇的脸上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随后,在当大家的呼喊声结束后,他向大家说道:“见到大家都能支持神武亲王,我感到非常的欣慰。因为,你们能够这样支持他,我就可以安心退位了。”

    “什么?父王,您在说什么?什么退位?您这是什么意思啊?”血皇的话一出口,妮蒂亚便被这突然而来的消息给震惊了。她赶忙拉住血皇,向他问个清楚。

    血皇微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我的公主,经过这场和你叔叔的战争,又失去了你的母后和你的弟弟妹妹。父王觉得有些累了。想休息了。就当你孝顺父王,替我把管理咱们全族事务的这副胆子给挑起来吧。”

    “您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父王,母后和弟弟妹妹的离开对您的打击很大。对我的打击又何尝不是很大呢?这种时候,您再把这么重的担子放到我的肩上,女儿我只怕挑不起来啊?所以,我恳请您对此决定多加三思,然后咱们再讨论好吗?”妮蒂亚根本无心去做血皇,更别说是现在这种时候。因而,她极力去劝说自己的父亲,不要这样做。

    血皇听了她的话以后,却摇了摇头说:“妮蒂亚,你不必再说了。你的能力我很清楚,身边又有战力和智慧都很卓越的丈夫支持,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将这副担子给挑起来的。”

    血皇父女的对话,王落辰都听见了。只不过,起初因为事关他们血族权力交接的问题,他不好插嘴,便没有说什么。

    现在听到血皇提到了自己,他才赶忙接话说:“父王,我说句比较中肯的话,请您别生气。我以为,我和妮蒂亚都很年轻,无论是经验还是威信都很不足。而血族又刚刚经历过大乱,局势十分不稳。您在这个时候卸任血皇,定会引起民众的不安和猜想,造成一定的恐慌和混乱的。所以,我觉得您这个决定十分的不负责任。故而,为了全族福祉考虑,请您收回成命。”

    王落辰的话近乎批评,令血皇不得不认真考虑。因而,他陷入了沉思。

    过了许久,他叹了口气说道:“落辰的批评是有道理的,我虚心接受。因而,我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我先给妮蒂亚三年的适应期。在此期间,我会到血神庙中修行,参悟人生。同时处理一些妮蒂亚和你处理不了的事情。等三年之后,她的经验更加丰富,血族的局势也稳定下来了。我就将王位彻底地交给她。这样总行了吧?”

    “父王,您这是何苦呢?女儿真的难堪大任的。您就别难为我了。”妮蒂亚还是不愿意接受。

    王落辰也想再说点什么,血皇却做了个不让他再说话的手势,阻止了他。

    接着,他转身对着那些也想过来劝说的臣下说:“从即日起,我将在血神庙半隐退。族内一应事物全都交由王储打理。同时,擢升神武亲王王落辰为摄政王,从旁协助于她。这道命令回头我会让人拟定一道正式诏书昭告全族。希望大家都能够切实遵行。同时,也请你们大家今后待王储如待我一样的协助她管理好血族的事情。你们可听明白了吗?”

    见他心意已决,那些大臣们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好纷纷表示遵行此令。

    这件事情就算定下来了。大战刚刚结束,外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大家都有职责,便不再留在血神庙中,启程回朝了。

    在大家回朝的时候,王落辰故意磨蹭了一下,留到了最后。

    等到殿中除了他们夫妇和血皇之外,再没有别人的了。王落辰对血皇说:“父王,刚才人多,有些话我不好当着他们的面讲出来。现在他们走了,我可以说了。”

    “哦?是不是关于血神的?那你就说说吧。”血皇果然也是智力超常之人,他听王落辰的话音儿,联想起今天殿中发生的事情,马上就想到他要跟自己说关于哪方面的内容了。

    “不错,正是关于血神的。其实,我被吸进血神的金色光球后,不仅被他给赐予了一对蝠翼,还从他那里得知了一件秘密。是关于血族人回归血神的。”

    接下来,王落辰就将血神所说的血族在宇宙中另有居住之地,人死之后什么样的人才会被接去那里的事情跟血皇说了。

    只是,在说的过程中,他刻意将母神权杖的事情给略过不提。

    血皇和妮蒂亚听了他所说的事情,都非常激动。因为,这意味着,只要他们也能存储生之力,那么他们死后还有和自己的亲人再见面的一天。这对于刚刚失去亲人的他们来说,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十分令人欣慰的消息啊。

    “父王,您听到了吗?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跟母后他们见面的。这下,您心里好过一点了吧?退位的事情,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呢?”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妮蒂亚再次向血皇恳求不要退位。

    血皇摇了摇头说:“妮蒂亚,父王退位,不仅仅只是因为你母亲离世。还因为经过这次的战争,我看到了那么多族人倒在血泊之中,心里产生了极大的罪恶感。觉得他们都是因为我的无能而死的。我不配再领导整个血族了。所以,我才做出这样的决定的。”

    殿中没有了外人,血皇也终于说出了他退位的真正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