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试着跟那股威压对抗,但却怎么也无法取得胜利,只好任由它将自己的神识给禁锢。

    不过,就在他放弃了抵抗之后,他感觉一股属于血皇的心念力涌了过来,将他从那股威压中解脱了出来。

    他赶紧趁此机会收回了神识,变得老实起来。血皇也在这时向他看了一眼。给了他一个不要乱动的示意。

    王落辰的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神色,点了点头,然后跟着大家在那团火焰般的红光前站定了。

    他刚停下脚步,就听站在血皇前面的那些身着长袍的人,以一种充满虔诚的的声音对着那团红光齐声说道:“至高无上,神圣无比的血神,请为您的子民打开神之通道,让他们回归到您的身旁,永远侍奉您吧。”

    随着这些人一遍又一遍地将这些话反复向那团红光诉说,红光慢慢有了反应。

    它由一团火焰慢慢地变成了一片充塞半个大殿的气团。并且,中心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圆形的亮点。

    这个亮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地向周围扩大,直至变成足有五六米直径的一个光球。

    光球一形成,便如太阳般射出万道金光,将红色气团给照得五彩斑斓。

    紧接着,还没等王落辰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呢。这金光就一道道射向殿中躺在灵车上的那些遗体。

    那些遗体马上被照亮了。

    但,被照亮之后的他们,身躯上却有着不同的反应。

    有的人,他们的身体只是被金光穿透,然后变成一片片极为细小的碎片,消失在空气中。而有少数几个则是变成一团光团,慢慢地飞向了那颗金光灿灿的圆球并消失不见了。

    这一幕真的很神奇,令王落辰看得目瞪口呆。

    即使在圣境那种神奇的地方,他也没有见过这种可以将人的遗体给这样处理的现象。

    这令他不禁觉得好像世界上真的有神灵的存在。要不然如何解释眼前的现象呢?

    他正暗自揣度,那金光在将所有的遗体都处理之后,突然有那么一束对着他笼罩了下来。

    他被这一束金光给罩住,身体就好像石化了一样,一动也不能动。甚至,就连他的神识,也无法有半点活动。

    这令他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看着那金光将自己照射的越来越亮,渐渐成为一个人形的光柱,向着那光球飘移过去。

    这时的他已经失去了感知的能力,不知道自己周围的人在发现他出现这种情况后,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只觉得自己彻底失去了自我,就要和那光球融为一体。

    然而,异变就在此时发生。他识海中蛰伏的母神权杖,突然快速变大,撑破了他已经光明一片的身体,将那些金光全都吸了进去。

    随着金光的变得稀薄暗淡,他渐渐恢复了神识,他也立刻和母神权杖产生了心灵上的感应。

    他感到母神权杖此时充满了神圣的力量,俨然一位凌驾万神之上的神明。

    而在它的体内,正翻涌着无上的威严。这威严能够令所有的人和神屈服,除了王落辰自己。

    他因此也觉得自己充满了威严,充满了碾压一切的威严。

    他不由自主地伸手将母神权杖握住,对着金色光球说了句:“臣服!”

    “母神,我不知道这人得到了你的庇护,只是感觉他身上充满了某种力量,便想尝试着占有。不想却冲撞了您。请求您的原谅。”当他说出“臣服”这两个字之后,那金色的光球中有一个意识向他表达了自己的歉意。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王落辰没有跟他谈原谅不原谅的事儿,而是向它发出了喝问。

    “我是血族迁徙到血神星的先祖,为了我族留在故园的子民可以永续,不惜放弃在宇宙深处凝炼法则的机会,回到这里守护他们。因此,也可以说是他们的守护神。但比起您来,却是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人物。所以才无法识别您的神力,冒犯了您。”

    这人回答的内容,信息量很大。王落辰一时搞不清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便想要进一步问清楚。

    可当他这个想法才刚冒出来,还没来得及问的时候,他却感觉到了母神权杖上的那股威严正在消失。

    他觉得,这可能是母神权杖力量消退的表现。便觉得自己不应该在这样的问题上跟眼前的这位所谓的守护神浪费力量了。便说:“你得罪了我,不会只是用一句请原谅就把我给打发了吧?有没有什么补偿让我原谅你?”

    “哦,有,有。我这就送一副让您可以在宇宙中任意穿梭时空的血神之翼和一套汲取生之力,锤炼永恒之躯的心法。以求得您的原谅。”

    那金色光球听王落辰这样说,马上很识相地送出了礼物。

    它的礼物是以光的形式打入王落辰的身体的。当它们一入体,王落辰便立刻察觉到肩胛骨的附近生出一对金光闪闪的蝠翼来。而识海中也多了一道蕴含着某种信息的意念。

    这意念在他神识的作用下悄然散开,他便领悟到了血族汲取生之力的法门。

    这法门修炼以后,可以让修炼者从一切生命体中汲取生之力。

    而有了生之力,身体受到创伤之后,便会以非常快的速度愈合。

    试想一下,如果一个人身体愈合的程度比他受到伤害的速度还要快,那么在他的身体上还存在受伤这一说吗?

    所以,血神所谓的永恒之躯倒并非是一种夸张的说法。

    得到了这两件礼物后,母神权杖上的那股力量也差不多消失了。王落辰便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很好,你的礼物很不错。我原谅你了。不过,我还有个问题想弄清楚。就是你们族人的遗体你给弄哪儿去了?不会是让你当做食物给吸收了吧?”

    “不不不,您误会了。我们族人的遗体我是这样处理的。体内没有生之力储存的,我就直接让他们尘归尘土归土了。有生之力储存的,我就将他们送去了通往血神星的时空隧道。让他们去那里再续生命去了。所以,绝没有将他们给吸收这一说的。”听他这样问,那血神有些慌乱,赶忙跟他解释了一番。

    随着他的话讲完,母神权杖上的力量也消失殆尽了。王落辰便在此时被金色光球中的力量给送回了地面。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