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说着这些话,休息时间就过去了。传令兵就于此时过来请示王落辰,是否要向大家发布攻击的命令。

    王落辰先是了解了一下后续部队的情况。在得知后续部队已经跟上,他们在敌人正面的人数已经达到五十余万人之后,他向大家发出了总攻的命令。

    这道命令被传达到各个作战单位,包括负责堵截,使得莫罗亲王他们无法撤退到地极山的远征军那里。

    大家随着他这个命令的下达,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全都向叛军发起了进攻。

    由于勤王军队的到来,血皇这边的军队在数量已经远远超过了莫罗亲王和多伦亲王两人所率领的军队。

    因而,当王落辰代表血皇下达了总攻命令后,大批的军队就如潮水般涌入了他们所占领的那个小镇。只一个多小时的工夫,就将他们的外围防线给突破,突入到核心区域。

    随着各个部队推进的战报不断传来,王落辰料定这场战争的胜利已经属于血皇这一方了。便向所有进攻的部队下令,攻陷核心区域时,一定要活捉莫罗和多伦两人。

    为此,他自己也亲自带领天命社的弟子奔赴了最前线。

    但是,等他到了那里,却已经有些晚了。

    因为,莫罗亲王和多伦亲王他们此次来血域时,是带了狂霸星人的母舰的。

    这种飞船是能够进行时空穿梭的,在情势不妙的情况下,两人早已登上了这艘飞船,开足马力,利用它时空穿梭的能力飞出血域去了。

    同他们一起走的,还有近五万人的精英部队。

    王落辰在听属下报告了这一情况后,虽然觉得多少有些遗憾,但也是无可奈何。便只好指挥着大军对被莫罗和多伦两人留下的军队进行了最终的清剿。

    主帅一走,这些人虽然还有些战斗力,但却已经毫无斗志。很快就在血皇大军的围剿下缴械投降了。

    敌军一投降,王落辰便叫赫斯坦负责清缴敌人的武器,收编属于莫罗的血族士兵。至于这其中的狂霸星人,王落辰则是做出了将他们全部看押起来,以作为跟地球王庭谈判筹码的安排。

    赫斯坦的效率很高。不过半天的时间,他就将这投降的七十多万军队全部做了处理。

    到傍晚时分,他向王落辰呈交了一份报告。

    报告里说,进攻敌人核心区域的战斗。各路人马共击毙三十多万敌军,俘虏则是达百万之巨。这其中,仅有十三万人是狂霸星人,其余的都是血族人。

    看完这份报告,王落辰又将以前的战报拿出来,对这场战争的人员损失进行了一个统计。

    他粗略算了一下,整个战争下来,双方死于这场战争的人数高达一百五十万之巨。这其中隶属于血皇的少些,只有五十多点儿。隶属于莫罗亲王的则有近一百万。

    看着这个血淋淋的数字。王落辰心中好一阵难过。

    甚至有那么一会儿,他还忍不住怀疑自己该不该帮助血皇进行这场战争了。

    但他很快又意识到,这场战争的并不是自己要借助血族的力量反抗狂霸星人的统治才进行的。而是血族进行命运抉择时,持不同意见的两派矛盾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必然要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才导致的。

    也就是说,即使他不到血域来,这场战争迟早也是要进行的。只不过因为他的到来,带来了圣境对血皇的支持,使得双方力量对比发生了不利于莫罗亲王的变化,使得莫罗亲王提前发动了这场战争而已。

    想明白这一点,他心里好过了一些。然后,他便将善后事宜全都交给了血皇的元帅将军们处理,自己带着这份报告和妮蒂亚一起去向血皇汇报情况去了。

    等他们赶到血都的时候,血皇已经带人整理好了包括血皇后在内的所有死难者遗体。正准备将他们送去血神庙举行葬礼。见两人来了,便要他们跟着他一起去。

    妮蒂亚便让王落辰先将战报收起来,仅由她以口头的形式跟自己父王简单说了一下战况,告诉他这场战争他们取得胜利了,然后就招呼着王落辰跟在血皇的后面,一同前往血神庙了。

    血神庙在血都城中一座并不雄伟的小山丘上,整个神庙的建筑规模也怎么宏大。仅有不过九间殿堂。

    其中最大的一间,就是供奉血神的血神殿。

    王落辰随着送葬的队伍慢慢地来到这座看上去好像蘑菇一样的建筑前,全身都沐浴在它所发出的红光里面。

    他这才注意到,这座宫殿,通体竟然全都是用一种看起来很像血晶石的材料构建的。

    只不过,它上面所散发出的红光中所蕴含的能量告诉他,这种材料绝非血晶石。而是一种比血晶石更珍贵也更神秘的物质,血石。

    血石蕴含着巨大的能量,是制造血神红芒的关键物质。平常人都很珍惜它。没想到,血神庙这里却用它做建材。

    由此可见,血神庙在血族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的崇高了。

    心中这样感叹着,脚步已经随着血皇他们走进了这座殿内。

    进到里面后,王落辰仔细查看了殿内的情景,希望能够看出这座殿堂为何这么神圣。然而,令他觉得奇怪的是,整座殿堂里,除了正对着殿门的一团好像火焰一样不断变换形态的红光之外,便再没有任何多余的物品了。

    因而,他心中不禁暗自疑惑,这里不是血神庙吗?怎么空荡荡的,连一尊神像也没有呢?

    正当这疑惑让他难以忍耐,想要就此问一下妮蒂亚时。走在队伍前列的血皇以及负责这次仪式的几个身穿长袍的人,同时以一种极富音乐性的声调吟唱起来。

    他们所吟唱出的音节含糊不清,且又跟王落辰脑中的天一生水所掌握的任何一种语言都不相同。因此,王落辰根本就弄不懂他们吟唱的内容是什么。

    不过,虽然听不懂内容,他却能够感受得到当他们吟唱这力量时,这殿中突然产生的能量变化。

    他立刻明白了,原来这种吟唱绝非是一种哀歌,而是一种能和这殿里神灵沟通的形式。

    这令他的好奇心更重了。急忙将神识全部放出去,想要仔细感受这种能量变化,瞧瞧它最终会给这座殿堂里的人们带来什么。

    但就在他的神识刚刚离体,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十分强大的威压,将自己的神识给禁锢住了。心中不免惊骇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