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血皇在大家的劝说下,暂时压制住心中的悲痛和愤怒后,他立刻带领众人飞速朝血皇宫飞去。

    影族虽然一击得手,但他们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不禁上千人的团队一下子战死了大半,剩下的人也被围困在血皇宫废墟里,无法逃脱。

    血皇去那里,正是要解救妮蒂亚,杀掉这些家伙为自己的亲人报仇。

    当他带人赶到那里的时候,影族的人正挟持着妮蒂亚以及一些王室成员跟驻守血皇宫的卫队对峙。

    血皇在众人的簇拥下从天空中降落下来,厉声向那些形容枯槁,面相丑陋的影族人怒喝道:“影族历来都是我血族的附庸,我血族也从来没有亏待过影族。你们如今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帮助莫罗那个逆贼和狂霸星人来跟我作对?”

    “血皇,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血族大势已去了。狂霸星人才是世界的主人。我们影族以前做你们的附庸,是因为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如今有了更强力的势力可以投靠,我们没有理由还继续效忠于你们的。”

    影族战士中一个手持黑色拐杖,弯腰驼背的老家伙走了出来,向血皇回话道。

    “哼!你们影族还真是属狗的,谁手里有骨头你们就认谁做主人。只是,你们愿意投靠别人,尽管去投靠好了。毕竟,我们血族也不缺你们这群狗当助力。可你们不该在走的时候还反咬一口啊。尤其是你们这一口咬下所伤害到的,还是我最至亲的人。你们可知道,你们犯了多严重的错误吗?你们可明白,你们这是为全族的人在寻死路吗?”

    血皇双眼冒火,痛骂着影族,一步一步向着他们之人逼近。

    “你别过来,否则我们立刻杀了妮蒂亚王储。”见血皇一脸杀机地向自己走来,那名老家伙指了指身后被他的手下所挟持的妮蒂亚,威胁道。

    “放开她,我可以让你们死得痛快点儿。”

    面对他的威胁,血皇没有止步,而是发出了比他的威胁还要厉害的威胁。

    “你当我们傻吗?放了她,我们全都得死。”

    影族的老家一边向后退缩,以便让自己更接近妮蒂亚这个护身符,一边冷笑着向血皇说道。

    血皇见听他这样回答自己,也不说话,只是又向前走近了三步。就在他已经靠得影族人很近,逼迫得影族人不得不考虑自己要不要立刻动手杀掉妮蒂亚时,身处他们中间的妮蒂亚突然像被一条无形的丝线给猛地提起来一样,身体嗖的一下就飞离了他们之中。

    紧接着,他们就感觉自己的胸口好像被什么东西给用力锤击了一下,下一秒他们就不由自主地喷出一口黑血来。

    “直接死去的话,太便宜你们了。我要你们所有的人都变成失去反抗能力的活死人,并让你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人一个个死去,心中为自己今天的所做作为充满无尽的懊悔之后,再把你们送去血神庙,接受血神的惩罚。”

    在他们喷出黑血之际,血皇随手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就生出一股大力将他们所有的人给困住。

    影族的人失去了自由,血族的士兵马上过去将他们全都给捆绑了起来。

    然后,按照血皇的吩咐,这些人全都给挑断了手脚上的肌腱和神经,成为了没有行动能力的活死人,被士兵们给像猪狗一样扔进了监狱里面去了。

    当影族人全部给弄了下去。血皇走向一直都沉默不语的妮蒂亚,向她轻轻说道:“孩子,不要这样,我已经失去了你母亲和你弟弟妹妹。心里此刻是无比的悲痛,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我不能再失去你了。所以,请你振作起来,给父王这个老人家一点安慰好吗?”

    “呜呜”,听到他的话,妮蒂亚才猛地扑向他的怀里,痛苦地大哭了起来。

    “孩子,别哭,我们血族人都是天生的战士。今天影族背叛了我们,带给了我们这样严重的伤害。父王发誓,我一定会让整个影族从世界上消失,以告慰所有死难者的在天之灵的。”

    这次死去的人之中,除了妮蒂亚的母亲和弟妹,还有三千余名血皇宫的守卫仆人和官员,血皇身为一族的首领,他当然有责任为他们所有人去报仇的。所以,他并没有将荡平影族这件事仅仅当成自己的私事来处理。

    妮蒂亚听了,哽咽着说:“父王,我要去,我要亲手杀死影族的那帮混蛋。”

    “嗯,好。等平定了莫罗的叛军,父王便派出一只精兵,由你和神武亲王率领,深入影界将那里从地球星域抹去。”血皇拍了拍她的背,目光遥望向天空,说道。

    “辰,对了,父王,辰那边怎么样了?”血皇提到了王落辰,妮蒂亚赶忙向他询问他的情况。

    “他正在攻打叛军。不过,我来之前已经叫人通知他了。估计他很快就会赶过来跟我们会合的。”

    血皇看了看血都城外仍在进行战争的地方,向妮蒂亚说了一下王落辰的情况。然后,他便缓步走向眼前的血皇宫废墟,带领着士兵们一起去寻找自己亲人的遗体去了。

    他才刚刚离开妮蒂亚的身边,王落辰便如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般飞了过来。

    远远地看到妮蒂亚,他放慢了飞行速度,在她面前降落了下来。

    “辰。”妮蒂亚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再度泪如雨下。

    “卑鄙的莫罗,他竟然指使影族的人发动了偷袭。不过,他这种无耻的行为,除了为他自己增添罪孽,什么也改变不了的。赫斯坦已经对他们发起了总攻,各路勤王之师也已经从四面八方将他们团团围住。相信我,现在他这个罪魁祸首,无论如何都是逃不掉的了。等咱们抓住了他,就将他挖心剖肝,以告慰回归血神身旁的亲人们。”王落辰紧紧抱紧妮蒂亚,恨恨地说道。

    “没错,这一切都得怪他。所以,我们决不能轻饶了他。辰,走,咱们这就重返前线,我要亲手将他给押送回血都,并在我的亲人面前杀了他。”妮蒂亚听了王落辰的话,从他怀抱里起身,握紧拳头,发起狠来。

    王落辰知道,这个时候最好能让妮蒂亚将心中的愤恨给发泄出来,免得她会被这些愤恨给憋出病来。所以,对她要去杀敌的行为并不加以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