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的话说的很正确,令毕世明一时语塞。沉默了约有一分钟,才说了句“好男不跟女斗”,躲一边儿去了。

    卓应儿看他躲了,也不跟他继续纠缠。用肩膀撞了撞王落辰说:“师兄,咱们跟他们打什么啊?我看干脆趁着这会儿工夫,你带着大队人马直接掩杀过去吧。那样岂不是更省事儿?”

    “傻丫头,如果不死人或少死人就能够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咱们何必非要用笨法子呢?你说呢?”王落辰笑着向她问道。

    “可是,用这个法子就一定管用吗?依我看,就算咱们赢得了这次比斗,他们也不一定会履行承诺的,不是吗?所以,咱们还不如干脆不跟他们比了,直接开打算了。”卓应儿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

    王落辰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哈哈,可惜这事儿你说了不算,师兄我也当不了家。是由血皇陛下决定的。不过,师兄告诉你,咱们也另有计划的。你且耐心等会儿,等到这场比斗进行的差不多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说着,他便向自己这一方的常年在血神庙修行的维尔和嘉里走去。

    只见他和这两个人轻轻嘀咕了两句,这两个人就从队伍中走了出去,向对方发起了挑战。

    先前出去的几个人都没有取得预想中的胜利,叛军一方也是很想再开两场比斗的。见血皇这边先有人出来了,便立刻跳出两人和他们战到了一处。

    他们这两人跟洛林他们三人一样,一出手也占据了上风。

    王落辰见状,便跟刚才一样,对他们也使用了一记神识攻击。

    随着他的神识攻击又一次取得了效果。维尔和嘉里也跟对方战成了个不输不赢的状态。

    王落辰又在场边瞧了一会儿,见场上的战斗基本上已经有血皇这边锁定了胜局,便招呼着毕世明卓应儿等一帮高手,悄悄退出战阵,飞向了五极军团和抵抗军所驻扎的阵地。

    到了那里之后,他让罗凝玉和吴柏柳带齐人马,随同周围的十万血族人一起,向当面之敌发起了攻击。

    不仅如此,在这边发起攻击的同时,他还跟赫斯坦通话,要远征军也发动攻击。

    随着命令下达,两边大军一起出动。顿时,整个血都外的战场上都响起了爆炸声和喊杀声。

    而当这些声音响起的时候,血皇和卓不群突然发起了反攻。

    他们全力出击,立刻将莫罗亲王和多伦亲王给打得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另外,随着他们展开反击。冷凌风和阳斩星等人算算时间差不多了,也跟自己的对手展开了最后的较量。

    一时间,他们的对手纷纷受伤败下阵来。

    不算血皇和卓不群这边,他们的五场比斗,都以血皇这边的人获胜而告终。

    莫罗亲王边和血皇打斗,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当看到自己的人接连失败之后,他气急败坏地说:“不可能,不可能的。你们怎么可能会胜呢?血皇,你们一定是使诈了。”

    “对,我们使诈了。我们的人都吞服了狂霸星人的霸神珠,获得了二十分钟的霸神的战力。所以才把你的人给打败的。哈哈。莫罗,这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能够取得胜利了吧?”血皇听他反咬一口,忍不住嘲笑了他一番。

    莫罗亲王的脸顿时被血皇给的话给刺激得通红,他向血皇说:“卑鄙,你们竟然去我们营中窃取情报。真是可耻。”

    “哈哈,你是三岁的孩子吗?竟然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莫罗,我看你是慌神儿了吧。好,那我就再告诉你一条让你更慌乱的消息。你听到这些爆炸声了吗?那是我们的军队正在对你进行最后的围剿。所以说,莫罗,你完了。还是赶快投降吧。我保证,只要你肯投降,我绝不杀你。顶多也就是把你送进血神庙忏悔去。”血皇笑着向他招降说。

    谁知,莫罗亲王听了他的话,不禁没有露出慌乱之色,反而还大笑着说道:“哈哈,血皇,你这话未免说得太早了。因为,我想你在说这些话之前,忽略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或者说,你在制定作战计划的时候,少算了一个决定战争胜败的关键力量。所以,你的失败是必然的。不知,我这样说你明白了吗?”

    “影族?你是在说影族?该死的,我怎么把他们给忽略了呢?”血皇听了他的话之后,略一沉吟,马上明白过来他话里的意思。

    他一拍大腿,发出了一声充满懊恼的感叹。然后向着身后的人喊道:“撤,快撤。全部撤回血都。还有,赶快给神武亲王下令,要他停止攻击。全速回防血都。”

    “晚了,哈哈,一切都晚了。你回头看看你的血皇宫,它还在吗?”

    便在此时,莫罗亲王向血都方向那隐约可见的高大建筑血皇宫,遥遥一指,说出一句充满得意的话语来。

    他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便纷纷转头向血皇宫望去。一下子就看到了血皇宫正在慢慢崩塌的场景。

    他们心中顿时慌了,脸上也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血皇便在此时朝大家喊道:“是影族。影族最擅长隐形和偷袭。是他们破坏了血皇宫。可是,大家也不要因此而过于担心。因为我相信,只要咱们及时回防,就凭影族的力量,他们也就是能够搞一下破坏,还不至于把整个血都给控制住的。”

    他的话稳定了军心。大家便立刻后队变前队向血都方向飞去。

    他们一路全速飞行,飞了大概有五分钟,便到了血都的边缘。

    到了这里之后,他们就遇到了一队正在从血都里面飞出的族人。

    他们之中,为首一人是血皇的一名亲信。他见到血皇,立刻哭着说道:“血皇陛下,请你杀了我吧。因为我保护不利。王后、王子、以及二公主都被影族给杀了。王储也被他们给抓去了。”

    “什么?”

    血皇听到这个消息,顿时一把抓住这人,将他举到胸前,大声质问了一句。

    那人便战战兢兢地又将自己刚才的话给说了一遍。

    血皇一下把他扔出去数十米,大喝道:“没用的东西,我要杀了你,然后再去把影族全族都给杀个鸡犬不留。”

    他此话一出,其他人怕他真的会在悲痛和愤怒驱使下杀了那人,便赶快过来围住他苦劝。才总算留下了那人一条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