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想法,他当然不可能当着大家的面儿说出来的。(书=-屋*0小-}说-+网)因为那会让大家对血皇造成误解,会以为他为了一己之私而不肯采取更简单的方法来结束战斗。

    因此,王落辰便在赞许了赫斯坦的提议后,说明了一下他这个方案虽然不错但却有些不怎么实用后,就结束了这场讨论。

    大家各自忙他们的工作去了。王落辰看看天色已晚,便带着妮蒂亚回了血都。

    他们才刚刚到家,血皇的使者就来了。

    使者告诉王落辰,血皇有要事跟他相商,要他马上到血皇宫去。

    王落辰听闻,不好怠慢,便马上撇下妮蒂亚随着使者入宫。

    进到宫里,他便被使者直接领到了血皇的书房。

    到了那里,血皇却不在,只有他的亲信们在议事。王落辰便向他们询问发生了什么事了。为何血皇会在此时把大家召进宫来。

    他们便告诉他,由于前线战事暂时处于一种平衡态势,血皇觉得没有留在前线的必要,便也回到了宫中休息。谁知,才刚回宫,莫罗亲王就派人送来了亲笔书信。

    他在信中说,因为此次战争双方将士死伤惨重,心中大感不忍。便想出一个通过由主帅比斗决胜负的方法来,以期尽早结束这场战斗。

    血皇读过这封信后,觉得这事儿事关重大,不好由他一个人决断,所以才召集大家前来共同商议。

    王落辰一听,心中不禁暗自感叹,难道说世间诸事于冥冥之中真有天定?自己才刚刚考虑过这种方法,莫罗亲王的书信就来了。

    不过,同时他也感觉,莫罗亲王这封书信来得有些奇怪啊。作为血皇的亲弟弟,他应该明白血皇的实力的。怎么还敢提出这种对自己不利的解决之道呢?

    莫非,他有所依仗不成?

    心中正琢磨着这事儿呢。血皇就来了。

    他进到书房之后,也不废话,就直接说起这事儿。

    他说:“莫罗提出要双方各出九人,以这些人两两比斗的方式决出输赢,并以此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胜负。胜者成为血域的王者,败者甘心退出这场权力的争夺。大家以为,他这个建议如何?”

    “陛下,家国天下此等大事,岂是儿戏?怎么可以以少数武者的比斗来决定呢?卑职以为不妥。您万万不能答应他。”血皇的话刚一出口,他的亲信之中便立刻有人表示不能答应莫罗亲王的解决之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这逆贼这是看到自己大势已去,心中不甘,才生出这种计策的。只怕他这计策动机不纯,要么是为了等待援兵而想出的缓兵之计,要么就是他另有什么阴损的招数,有把握依靠这种方式翻身。所以,就他提出的这种解决方法,还请陛下三思。”见有人带头,他的另一位亲信也说道。

    大概是受他们两人的影响,接下来的几人也都是这个意思。

    他们的话,血皇听了没有表示什么。而是将目光转向王落辰,露出了询问之意。

    王落辰便说:“莫罗所提出的这个解决之道,倒是有那么点儿意思。倘若能确定他真能够说到做到,倒是可以选出高手跟他们的人一较高下,以定输赢。就怕他根本就是言而无信之人,搞出这番动作,实在是另有所图。不过呢,陛下。他能够一心两用,咱们也可以做两手准备啊。我看,不如就答应和他一战。暗地里却催促勤王之师加快行军速度,尽快对其形成合围之势。那样的话,无论咱们与他的角斗是输是赢,也无论他耍弄什么手段,咱们都可立于不败之地。”

    “神武亲王所说极是。只是,我担心万一咱们这方面在角斗时败了,我再派大军围剿他们。会显得我失信于天下,让臣民们觉得我这人言而无信啊。”

    公众人物都是爱面子的。血皇虽然同意王落辰的谋划,但却又担心自己一旦败了,面子会受损。

    王落辰便微微一笑说:“陛下,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对他们这种逆贼讲什么信义?况且,我所说的万一战败,在我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您想啊,别说别人,就单说我师伯,莫罗他们军中又有谁是其对手?何况还有我的几位师兄,以及陛下您的将军们,他们都不是平庸之辈。对方与我们角斗,又有几分胜算。”

    “对啊,经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还真是有些多虑了。唉,或许是人老了,少了几分锐气了吧。好,就如你所说,咱们应战。不光应战,我还要亲自出战,好好地跟莫罗解决解决我们两人之间的恩怨。当然,军队这一方面咱们也要紧锣密鼓地进行调度,争取尽快对叛军形成合围之势。免得到时候这帮家伙败了,又不承认,反而还在得到休养生息之后,全力突围出去。”

    王落辰的话,坚定了血皇的信心。他把心一横,就做出了决定。

    只是,他的那句要亲自出战的话,还是引来众位亲信的反对的。他们纷纷劝解他不要出战,免得有所闪失。

    血皇不免又因此费了一番唇舌,劝解了他们一番。最后,才把这事儿给定下来。

    见事情定下来了,王落辰才说道:“其实,诸位想过没有,血皇陛下亲自出战,无论胜败,都可以展现他作为王者的豪情和风范,会给咱们的将士带来莫大的激励。所以,并非全是坏事儿。再说了,陛下的战力我是领教过的,相信他一出手,定然是天下无敌的。哪里会有危险呢?”

    “对,我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定要他们的好看。况且,若真能以我一人之力,使得将士少流血牺牲,也是值得的。”王落辰这一句话甚合血皇的心意,他一下站起来,当胸一握拳,流露出王者的霸气。

    他这句话,让反对者都不好再说什么了。

    因此,下面的议程,也就由要不要应战变成了如何应战。

    如何应战的问题,最关键之处在于选派谁去和对方的人比斗。

    就这个问题,他们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最后,大家经过权衡,制定了一个出战的名单以及围困敌人的计划。

    在这份名单除了包括血皇、王落辰、卓不群、冷凌风、阳斩星、毕世明等六人外,还包括由血族中选出的三名高手。其中就有血皇的卫队长卡罗将军。

    至于另外两人,则是王落辰没有见过,据说是常年在血神庙中潜修的血族神将。名字叫做,维尔和嘉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