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大家了解过情况后,王落辰便让他们去休息了。他自己也赶紧趁此机会入定,恢复体力和神识力。

    等他再次苏醒时,时间已经到了要发起攻击的时刻了。他便起身去跟赫斯坦会合。

    两人见了面,王落辰对他说:“依我看,重武器不必跟进,就直接架在地极山上好了。居高临下,正好可以对前锋推进的部队形成火力支援。另外,还要充分发挥族人可以飞行的优势,组织空中打击梯队。对纵深之敌进行攻击。不知你以为如何?”

    “殿下所言甚是,我这就按您的意思去安排。另外,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请您带一队高战力的预备队打支援。因为,我担心这次他们的军队中会有战力比较高的人参战。不知您……”赫斯坦也提了一个建议。

    王落辰笑了笑,示意他不必说了。他的这个建议自己同意了。

    随后,他们就各自去部署部队去了。

    半小时后,时间到了凌晨三点。远征军中突然由地极山向自己前面的狂霸星军队射出犹如流星雨一般的血神红芒,激光和能量弹。

    这宣告了他们此次的攻击正式开始。

    伴随着这些猛烈炮火的轰击,这支百万大军犹如潮水般从天空和地面向着地基山下的敌军席卷而去。

    很快,他们就和敌人混战到了一块儿。

    像和赫斯坦商定的那样,王落辰并没有直接参与到战团中去,而是带领一支大约三百人的队伍在空中巡逻。

    一旦发现哪里的进攻受到阻碍,他就过去帮忙。

    一般来讲,以他的战力,一般的阻碍根本就不叫阻碍。因为,一般的阻碍,无非是进攻的军队遇到了对方的高战力战士、坚固的堡垒或者厉害的武器什么的。这些,只要他飞过去,将元力之刃或璀璨星域一下子使出来,轻轻松松地就给解决了。

    由于有他这样高战力的机动战士在空中帮忙,大军推进的很快。不过两个多小时,就推进到已经可以看到血都的位置了。

    这里,距离血都的大概距离也就不过三十多公里。王落辰飞在空中,已经能够很清晰地看到同样在跟敌军作战的血都的军队。

    通过一番观察,他发现,似乎那边的战斗更为激烈一些。

    大概这是由于狂霸星人和莫罗亲王发现自己已经陷入腹背受敌的局面,想要赶快拿下血都城,因而加大了攻城力度的缘故。

    想必,在这种个想法的驱使下,他们将所有的主力都调到了攻城部队里去了吧。

    发现了这一情况,他飞下来跟赫斯坦说了一下,要他带兵加紧进攻,自己则是向血都方向飞去。

    还未到近前,他的神识就已经将战场的情况给摸清了。

    果然,如他所料,这边的狂霸星人无论是数量还是战力都要比远征军那边要高些。因此,这里的战况也更惨烈些。

    原来双方对峙的战线已经不复存在。狂霸星人已经向血都方向又推进了数公里。

    他们昨天开会的那所建筑,已经在双方的攻击下变成了一片废墟。

    “指挥所都被这帮家伙给破坏掉了,不知道血皇怎么样了。”

    王落辰看着脚下的残垣断壁,不禁担心起自己的老丈人来。便赶紧向着双方现在交战的地方急速飞去。

    等他飞到交战之地。看到天空和地面都有数个成胶着状态的战团正在进行这激烈的战斗。

    其中最让他关心的有两个。一个是血皇带领的近卫军同狂霸星人精锐部队的。另一个,则是他的师兄弟们同一帮血族叛军的。

    先去帮哪一个呢?他犹豫了一下,并观察了一下战况。发现血皇那边好像更加需要帮助,就向他那边冲了过去。

    “璀璨星域,流星炮!”

    他人未到,武器先就到了。

    漫天的流星雨向正在跟血皇他们战斗的狂霸星官兵洒落。顿时在他们中间形成一场灾难。

    被精纯能量袭击到的官兵,无一幸免地被流星炮给洞穿,失去生命。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顿时让狂霸星人乱了手脚,他们的阵型也因此大乱。

    对方混乱一起,血皇立刻把握住了机会,招呼着自己的近卫军向敌人发起了猛攻。

    两下一夹击,这支同血皇战斗的队伍很快便瓦解了。

    王落辰见这支敌军已经对血皇构不成威胁,便转而向自己师兄弟们那边飞去。

    到了那里,他如法炮制,也一样助力他们打退了他们面前的敌人。

    或许是看到自己这边的接连出现了两支队伍的失利吧。在这之后,敌军竟然开始撤退了。

    见此情形,血皇肯定不会就此放过他们了。在敌人撤退之际,他马上就组织起力量进行了反扑和追击。

    王落辰也随着他们掩杀了一阵。

    但这种追击并没有进行多大会儿就结束了。因为,既然是敌军的主动撤退。他们自然是有防范措施了。

    当血皇的大军追击了不过两公里时,狂霸星人的重炮和空中支援部队就过来接应他们后撤的军队了。

    这一轮炮火很猛,血皇军队的反攻势头顿时被遏止住了。

    见若是再追下去将会出现极大的伤亡,血皇就下令全线停止追击。

    这就相当于双方各退一步,谁都不跟谁打了。一时间,战场陷入了寂静之中。

    王落辰知道,新的对峙就此形成了。要打破这种局面,得等到双方各自休整一下,积蓄一些力量才行。

    趁此机会,王落辰和血皇还有自己的兄弟们聚到了一起。

    双方见面,王落辰先向大家询问了一下伤亡情况。当他听说又有几十名兄弟伤亡后,他不禁有些悲痛。

    血皇也对此表示遗憾和愧疚,说这些战士都是为了血域而死,他一定会厚葬他们的。

    王落辰便向他表示,这些好兄弟都是好样的。他们为了人类的解放而战死,死得其所。要血皇不必太过自责。并向他问起近卫军这边的情况。

    血皇守城军队已经战死了大约六万人了。而且防线也被突破。不过,对方也好不到哪儿去。因为不占地利,对方在攻城的过程中大概已经死伤了不下十万人。

    若是照此情形下去,即便勤王的军队一时无法赶到。他也有信心用人命耗死对方。只是,那样就有些太惨烈了。

    王落辰听了,便安慰他说。事情还不至于如此悲观。因为,远征军那边进展的要比这边顺利的多。如今只差三十公里就可以跟守卫军会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