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新军毕竟只是有一群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老百姓组成的,战斗力肯定是不行了。(书=-屋*0小-}说-+网)一旦和敌人打起来,肯定是要吃亏的。

    考虑到这一点,血皇没有再把他们安排到第一线,而是将他们作为预备队和后勤部队使用。

    另外,鉴于突然攻进来的狂霸星部队很强大,血皇还马上给各地驻军以及远征军下令,要他们火速赶往血都勤王。

    命令发出之后,紧接着,他就将大家召集起来商量对策。

    会议的地点就在临近前线的一座比较坚固的房子里。这里是他的临时指挥所,现在血域所有的政令都是由这里发出的。

    王落辰赶到那里时,人员都已经差不多到齐了。

    血皇见他来了,便说:“好啦,咱们不再等了。先开始吧。落辰,先说说远征军和圣境那边的情况吧。”

    王落辰点点头,说道:“远征军已经启程,顶多一天,其先头部队就可以赶到。圣境那边,五极军团的十万大军已经主动出击,连下河洛城附近的十一座城市。占领了大约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吸引了上百万狂霸星人的军队。”

    “嗯,不错。有了盟军的支持,咱们的压力就小了很多。我已经让人侦察过了,此次狂霸星人派往血域的军队不过只有两百万军队。这些人再加上效忠莫罗的一百五十多万人。他们总共才三百多万人。虽说他们的武器比咱们先进一些。却难敌咱们近五百万大军的围攻。所以,大家别看他们现在将血都给围困起来了,好像是占了上风了。但只要咱们的远征军和各地勤王的人马一到,咱们立刻就能反败为胜。”血皇听了王落辰介绍的情况后,非常满意。心中顿时坚定了必胜的信心。

    “陛下说的没错。咱们最终一定会战胜敌人的。其实,这场战局原本应该胜利的更容易些。都怪我,没有预估莫罗亲王会这么狡猾,居然没有将主力放在城中。而是采取了偷调大军从城外发起突袭的方式进行谋逆。以至于让咱们陷入了被动。不过,即便如此,我相信只要在座诸位通力协作,也不会让他们的奸计得逞的。”既血皇之后,王落辰又再次发声,先是自责了一下,随后又给大家打了打气。

    血皇和大家一听,马上说,这事儿哪能怪他呢。当初做计划和决策的时候,他们所有的人都有参与的。如今局势出了计划外的变化,只能说是敌人太狡猾了。

    不过,幸好大家也早就针对这种情况安排了预案。相信只要按照预案走,这场战局迟早会向着有利于他们这一方的方向演变的。

    大家坚定了必胜的信心后,血皇又带领着大家就具体的行动方案进行了部署。

    会议一直开到晚上才结束。王落辰这位新郎官也是到了这时,才得以回去跟自己的新娘子妮蒂亚团聚。

    因为他们已经成亲,妮蒂亚不再住在血皇宫了。而是住进了血皇为他们营造的新宫殿。

    第一次走进自己的新家,看着豪华的陈设和楚楚动人的新娘子,王落辰的心中不禁略微有些激动。

    他张开双臂将热情地扑向自己的妮蒂亚给抱起,身子一旋,带着她转动了几圈儿。然后说道:“刚结婚就让你一个人在家,我这心里还真是挺过意不去的。”

    “傻瓜,这有什么?身为王室成员,当然以国事为重了。我也就是刚结婚,不便抛头露面罢了。若是平常,我今天一定也会和你一样到前线去跟敌人战斗了。”妮蒂亚双臂环绕在他的脖子上,亲昵地说。

    “也是啊。不先把莫罗亲王这个叛逆除去,不把狂霸星人打跑,我们怎么过安宁幸福的生活啊。所以我想起这事儿来,就觉得莫罗亲王这家伙十分可恶,心中便有一种想要亲手杀了他的冲动。”王落辰晃了晃自己的拳头说。

    “他是我的叔叔。虽然犯了错,可也改变不了他和我父王是亲兄弟的事实。所以,他的生死还是交由我父王去决断吧。再说,你想想我父王的战力,便知道他的战力也是很强的。并非你现在的战力可以斩杀的。也因此,我得提醒你一句,若是在战场上遇到他,你最好还是躲开他一些比较好,免得吃亏。”妮蒂亚听了他的话,唯恐他冒失,赶紧提醒道。

    王落辰听了,嘿嘿一笑说:“哦,这家伙这么厉害吗?那既然这样,我就听你的,不跟他硬碰硬好了。毕竟,好汉不吃眼前亏嘛。这道理我可是懂得。”

    “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好啦,不说他了。你忙了一天,还没好好吃顿饭吧?我叫厨房做了几个菜,不如咱们两个现在就去喝喝酒,吃吃饭,说说话吧。”妮蒂亚拉起他的手,边将他拉向餐厅边说。

    “饭呢,的确是没好好吃一口的。不过,我现在的想法是,饭吃不吃的没关系,既然有你这么秀色可餐的美人在,不如就先吃你吧。”王落辰玩笑着,就将她拉回自己的怀里,想要一品秀色。

    妮蒂亚一下将他推开说:“慌什么啊?人家都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你还怕吃不着?还是先吃饭吧,不然待会儿饭该凉了。”

    “也好。吃饱了饭才好干活儿嘛。哈哈。”王落辰大笑着,松开了她,和她一起走进了餐厅。

    这句话说得妮蒂亚害羞了,便忍不住追着他打。两个人就打打闹闹地跑进了餐厅。

    餐厅里已经摆好了几道精致的菜肴,餐桌上也特意点了象征喜庆的红烛。两人便在摇曳的烛光中共同在桌旁坐下,吃起饭来。

    酒足饭饱之后,王落辰和妮蒂亚双双入浴,洗了个鸳鸯浴。然后,便开始享受美妙的二人世界。

    春宵一刻值千金。两人很珍惜这对他们来说有特殊意义的一晚,不免尽情欢愉了一番。

    数小时后。战力不行的妮蒂亚筋疲力尽的睡去。王落辰则开始入定,进行体力和神识的恢复。

    清晨,他在天光放亮时醒来,轻吻了一下酣睡的娇妻,为她盖好毯子,悄悄离开了房间。

    城外已经传来征战的号角,一场大战已经拉开帷幕。此时不是贪恋儿女私情的时候。

    因此,他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新家,取出月梭,毅然决然飞离了这里,投入到了这场关乎血族乃至整个地球星域命运的战斗中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