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被他夸的不好意思了,又见要谈的事情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就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借口要和妮蒂亚去试穿礼服,离开了。

    血皇和卓不群也不拦他,就任他去了。他们两个,则是在书房继续商谈一些其他事宜。

    王落辰离开书房,回到了宴席上。

    妮蒂亚此时正被卓应儿她们几个轮番敬酒,快有些招架不住了。见他来了,赶紧躲他后面,要他替自己抵挡。

    他便玩笑说,这时候就灌醉新娘子有些为时过早吧?要喝的话,还是等到婚礼当天再喝吧。她们一听是这么个道理,这才暂且饶过了妮蒂亚。

    见她们不闹腾了,王落辰便拉起妮蒂亚并带上她们几个去试穿礼服。

    为什么要带她们去?因为,此次婚礼她们都已经被定为妮蒂亚的伴娘了。礼服也有她们的一份儿的。

    不过呢,她们到了王室御用的礼服造办处后,所试穿的可并不仅仅是伴娘服。她们还另外试穿了新娘服。

    并且,再试穿之后,还由妮蒂亚指示造办处给她们每人也置备一套她们选中的礼服。

    这些礼服她们当然不会在现在的这个婚礼上穿了。她们是留到自己婚礼上才穿的。

    王落辰对这些事情都不管的,就由着她们去闹腾好了。他试穿过礼服,把她们都给哄开心了之后,就去找自己安插在莫罗亲王那边的线人米斯特洛夫了。

    他在婚礼举行前,每天都要跟他见上一次面,以随时掌握莫罗亲王他们那边的情况。并据此向血皇提出建议,要他调整部署。

    就这样,在紧张的忙碌和筹备中,他和妮蒂亚的婚礼以及他和血皇设下的那个局,都到了要进行的时候了。

    大婚的头天晚上,血都甚至整个血域就都热闹起来了。人们进行花车巡游,上演各种喜庆的节目,并不停地燃放各类烟火。令全血域上下一片欢腾。

    在这喧嚣之中,王落辰却独自一人,静静地飞到了血皇宫的顶层上。

    由这城市以及权力之巅的地方,向星空仰望。于心中向他的父母禀告:“亲爱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你们在遥远的太空深处过得好不好?儿子很不孝,直到现在也没有能力过去把你们给救出来。不过,儿子也算是很争气的,很幸运地娶到了一位美丽的异族公主给你们当儿媳。希望你们在得知这个消息后会为你们的儿子感到骄傲。另外,请你们再忍耐一段时间。我想,随着血域和圣境的结盟,两族很快会将狂霸星人给赶跑的。到时候,我就有能力乘坐狂霸星人的飞船去把你们给接回来了。”

    王落辰将这番话在心中默念了一会儿之后,又想起同样在星空中更为遥远之处的飞羽。又向她默默念叨了几句话。正要从顶层上下来,他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些画面。

    从这些画面中,王落辰看到了一颗比地球更为巨大的绿色星球。这个星球上密布着很多矿场,而在其中一个矿场里,他看到一队队的地球人正在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一块块矿石上面,不知在干什么。

    在他们中间,他看到了自己的日夜思念的两个身影。

    “爸爸,妈妈。真的是你们?”

    他向那两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喊话,但他们却根本就听不到,他们只是将双手放在矿石上,一动不动地进行某种类似冥想一样的活动。

    王落辰这才想起,这些画面不过是自己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信息,不是他亲眼看到的。便停止了呼喊。

    当他心中停止了呼喊之后,画面一转。他又看到了一颗被数颗像月亮那么大的卫星所环绕的银色星球。

    那颗星球上,一切都是亮晶晶的。无论是陆地还是海洋上的事物,全都发出银色的光芒。

    而在其中一座雄伟城市中央的塔形建筑内,他看到了身处其中某一房间的女子。

    这名女子,一身羽衣,有如仙子。正是他时常想起的飞羽。

    而在她的身边,此刻正站立着一名约莫三岁的小男孩儿。那小家伙抱着飞羽的手臂,指着窗外的远方,嘴里还正在说着什么。

    听了他的话,飞羽怜爱的默默他的头,也说了些什么。然后,两人就一起流出了眼泪。接着,飞羽就将他一把抱在怀里,亲昵地亲了起来。

    画面至此就中断了。

    王落辰看到这一幕幕,心中已然明白飞羽身边的孩子正是他的儿子。不禁也是一阵难过,由眼角流出两行热泪来。

    正在暗自伤心,一个似有还无的声音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我的孩子,你不肯苏醒就无法去关心你生命中最为亲密的人。我送他们的影像给你,一来是想给你一些惊喜,当做送你的新婚礼物。二来,也正是想提醒你,苏醒对你多么的重要。希望你明白母亲的一片苦心。”

    不用仔细去辨别这声音的音质,仅凭它的内容,王落辰也能猜出说话这人是谁。

    她正是那个出现在乾坤洞中,口口声声将他称作儿子的疯女人。

    她的力量真是恐怖,居然可以从宇宙深处撷取别人日常生活的影像,并穿越无尽的星海将其送到他的意识中。

    而且,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她居然可以随时定位王落辰的位置,在茫茫人海中一下子就找到他。

    这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随时被人掌控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不妙。可他却没有办法不去接受它。

    他只能冷冷地以神识向那疯女人回应,说自己很感谢她送来的这些珍贵影像。但他还是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求她不要再逼他了。

    “唉,你会明白的。只是,或许是时候未到而已。”

    疯女人叹了口气,说出了一句充满玄机,让王落辰无比头大的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王落辰试着跟她沟通了半天,见无人回应,就只好摇摇头,带着深深的无奈飞下了血皇宫的顶层。

    从上面下来,他去了血皇的书房,在那里和他以及他的亲信进行了行动前的最后一次会议。

    在这个会议上,他们甚至对明天可能发生的一切进行了一次预排。

    包括出现各种情况他们该如何应对,大家之间怎么协调,统统都进行了一次演练。

    因为这项工作大家搞得很细致,使得这次会议开得时间比较长,他们也因此到了很晚才回家。

    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就等着明天上演好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