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行人一路闲聊,很快就到了血皇宫。

    见到血皇后,王落辰将此次去果金收服远征军的情况给血皇报告了一下。当然,这其中他刻意忽略了他对远征军所采用的控制手段。

    血皇早已得到了他将远征军给控制住的情报,如今又亲耳听他说了那里的情况,确定了远征军这一块儿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不由地很高兴,便给予了此次前往果金的人很多奖赏。

    作为他们的带头人,王落辰还被封为了血皇神将。

    这个头衔虽说只是一种荣誉称号,但在血域的军队中,军衔仅仅只比元帅低一等,地位已经相当高了。

    这也是血皇有意抬升自己未来女婿的地位,以便让族人们觉得他与妮蒂亚公主相称,不会对他们两人的结合说三道四。

    对于他的这份心思,王落辰自然是能够看得出来的,便欣然接受了他的封赏。

    论功行赏的事情结束后,血皇又为大家举行了庆功宴。

    不过,虽说是庆功宴,但参加宴会的可不仅仅局限于王落辰这些有功之人。还包括了他的师伯卓不群,联军的首脑和他师伯所带来的使团成员。

    因为早有准备,宴席很快就布置好了。大家纷纷入席就座。

    宴会开始之际,血皇举起一杯酒,就对卓不群说:“卓先生身为落辰的师伯,也就是他的家长了,这次小女和他大婚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还请先生不要客气,尽管随意。”

    “血皇陛下说的没错,落辰的父母皆不在身边,我这个当师长的自然要多替他操心了。只是,这孩子顽劣,以后若有惹您生气的地方,还请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啊。”

    卓不群对自己这师侄的情况比较了解,知道他除了妮蒂亚公主之外,还有好几段情缘,唯恐将来血皇知道了他这些风流事儿后和他计较,故而先把丑话说到了前头了。

    血皇却没想这么多,只当他这话是句客气话,就说道:“那是自然。既然做了我的女婿,我当然会对他多加担待了。再说,从他最近的表现来看,他着实十分优秀,想来应该没有什么让人生气的地方。哈哈。”

    卓不群听了他这话心说,他让你生气的地方恰恰就是由他十分优秀引起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只是心里这样想,嘴上却不好说出来,只是举起杯向他敬了杯酒,继续闲聊其他话题。

    王落辰听了两人的对话,怕他师伯别说着说着真扯出自己的“顽劣”事迹来,便也跟着他们闲扯,并随时引导话题的走向。

    三人说着说着,便说到了利用这次大婚所设的局上。

    事关机密,一聊到这个话题,他们三个便借口去洗手间,先后离开了坐席。

    他们离开宴席后,全都去了血皇的书房。

    到了那里,血皇让人奉上三杯清茶,他们便边喝茶边继续刚才的话题。

    血皇说:“今天离大婚还有七日,这七日的时间里,我会尽量找各种借口把莫罗亲王的亲信都给请到婚宴上去。到时候,咱们就在婚宴上动手。先把这些害虫给清除,然后就把你们的婚宴给办成规模更为盛大的庆功宴。不知我这样安排,落辰以为如何啊?”

    “对此我没有异议。只是,我想提醒陛下一句。根据我所掌握的情报。莫罗他们已经悄悄从狂霸星人的军中调集了一批战力非凡的高手进入。这批人恐怕会成为咱们动手时的障碍。”王落辰提醒道。

    “这批人的动向已经有人去盯了。一旦确定了他们落脚的地方,自会派去重兵围困。晾他们也无法有什么作为。现在唯一所要担心的还是狂霸星人会不会出兵的问题。假如他们出兵对我和莫罗之间的纷争进行干预,仅凭我现有的实力,恐怕不太好应付。”血皇回应了王落辰的提醒,并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卓不群就在此时说了:“关于这一点,血皇陛下不必担心。我已经将咱们的计划报告给了本门的长老院。长老们答应,会在咱们采取行动那一天,由圣境向尘世发动一次比较有规模的攻击。让狂霸星人产生危机感,不敢擅自分兵对血域采取行动。”

    听到卓不群说出的好消息,血皇高兴坏了,兴奋地说:“真的?那太好了,有圣境出手相助,想来狂霸星人必定不敢妄动了。那样,我就可以专心致志地解决掉莫罗他们这些人了。真是,让我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们了。”

    “血皇陛下何必客气呢?咱们可是同盟啊。在盟友有需要的时候出手相助,本来就是盟约里的约定。我们这次行动,不过是履行盟约罢了。”卓不群微微一笑,说的。

    “卓先生说的极是,盟友就是应该互相帮助的。好,这次我就先欠圣境一个人情,等到哪天圣境有用得着我们血域的地方,我们也必定会倾力相助的。”血皇十分豪爽地表示。

    此时,王落辰在一旁插了句嘴,建议道:“陛下,虽然有了圣境的呼应。但我还是感觉咱们的力量有些不够。不如还是依照原计划,秘密宣召远征军回来助战吧。”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就让他们回来吧。不过,他们有百万之众,一下子全都回来,会不会引起各方的警觉啊?”血皇同意了王落辰的建议,但又担心远征军的行动会打草惊蛇。

    就这个问题,王落辰想了想说:“陛下,如果您怕他们的行动会引起各方的警觉。我看不如这样,就公开征调他们回来好了。理由嘛,就说是体谅他们离家日久,无法跟家人团聚,特借此次大婚普天同庆之际,让他们回来休整一下。同时,再假装派出一支接替他们的军队。但暗地里却密令这支军队缓慢行军,不出血域,以随时回来血都增援。这样,远征军就有了别人无可怀疑回来的理由,而我们的总体实力却没有下降。不知道我这个办法您觉得如何?”

    “妙计,妙计。以同庆为名调远征军回来,谁也不会怀疑什么。明里派出军队接替,但实际上却是不离血域,依旧保存着实力。落辰,你的确很聪明。妮蒂亚的眼光很不错啊。哈哈。”血皇听王落辰又献出一条妙计,心里更加喜欢他这个聪明的女婿了。忍不住夸了他两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