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认出此人,他便默默以神识催动了留在他头脑中的法阵,给了他一个要他马上跟自己见面的信号。

    过了大约十分钟,在血蝠岛一个隐蔽的角落,那人如约而至。

    他给王落辰带来了一个消息。

    据他说,莫罗亲王和多伦亲王已经商定,要在妮蒂亚公主大婚之日动手。他们这支队伍,就是装作地球王庭的使团,特意去血域传递消息并辅助莫罗亲王的。

    这对王落辰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好消息。

    要知道,他们这两个多月以来所做的所有工作,都是为了诱使莫罗亲王他们上钩,让他们选择在他和妮蒂亚大婚的时候动手,以便落入他们为其设计好的圈套,将的势力给一网打尽的。

    于是,他便向那人问道:“你说的这个消息事关重大,可靠吗?如果不可靠,我可是饶不了你的。”

    “大人放心,我米斯特洛夫可不是一个不知道轻重的人。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可不敢开玩笑。”那人为显示自己所说的是真的,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知道轻重就好。好了,我信你说的了。为免其他人怀疑,米斯特洛夫,你赶快回去吧。”王落辰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说,可以回去了。

    “哎,大人,我这就走。只是,在我走之前,能不能求大人把我脑袋里的那个致命的东西给取出来啊?”嘴里答应着,米斯特洛夫却没有走,而是提出了一个请求。

    “你觉得这时候我会给你取出来吗?你是聪明人,应该懂得在有些事情没有结局之前,你的这个要求提了也是白提的。呵呵。”王落辰笑了一声,拒绝了他的请求。

    米斯特洛夫无奈地摸了一下脑袋,说:“大人说得对,是我太着急了。那好,我先走了。到了血域后,大人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好了。”

    说着,他便向王落辰行了个礼,小心翼翼地溜回去了。

    他走后,王落辰也回到了自己人这边儿。

    此时,冷凌风等人也已经去观察过那些人了。他们见了面,冷凌风便说:“师弟,这些狂霸星人好像不简单。通过他们身上的能量波动,我感觉这些人战力都不低啊。恐怕不在我和阳师兄之下。”

    “哦,这么厉害吗?一百多人都是这样的战力?”王落辰听了,心中不禁一惊。

    “不全是,也差不多啦。想不到狂霸星人之中还有这么多高手。师弟,看来咱们这次要小心应对了。”阳斩星也说。

    王落辰便点点头说:“这些人恐怕是他们从全球各个地方召集来的高手。看来此次狂霸星人真是下了血本了。不过,也无所谓。到时候,如果他们动手,我想光凭我师父就能对付他们了。何况,还有咱们的血皇。那可是顶尖高手。”

    “姑父是挺厉害啦,这个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可是血皇嘛,就不好说了。”冷凌风对自己的姑父卓不群那是很佩服的,但对血皇是什么实力没有概念。因而,有些不信王落辰的话。

    “师兄,血皇也很厉害的。只是你不知道而已。上次咱们碰上多伦亲王,我被那家伙一招击败,全赖血皇出手我才幸免于难。可见血皇战力之高,不是咱们能够想象的。所以,尽管地球王庭和莫罗亲王此次下了血本,我相信胜算仍旧在咱们手中。”王落辰将血皇上次出手相助的事情说出,力证他的战力高强,以稳定大家的军心。

    果然,大家一听,刚才脸上浮现出的略显焦虑的神情没有了。

    众人说话间,天色已晚,天地间的红色小路也开启了。他们就在故意跟那批人错开之后,通过天地间的红色小路回到了血域。

    在地极山顶峰上落下。看守通道的卫兵马上过来迎接王落辰。由于大婚将至,他们已然知道了王落辰的身份,纷纷对其口称殿下,态度十分恭谨。

    王落辰便叫人将他们从果金带回的土特产送了一些给他们。并对他们说,这是远征军兄弟送给他们的礼物,要他们记得远征军的好,将来大军到来时不要拦阻。

    那些军人便连声感谢,说是一定遵从他的吩咐,保证不给远征军添麻烦。

    他向这些军人说了些赞赏的客套话,就带着众人下山了。

    他们一行人一路飞行,不大会儿工夫就来到了血都。

    远远地望见血皇宫,他们个个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原来,血皇宫这座坐落于城市中心的高大雄伟的建筑,通体全部镶嵌上了一层血晶石,令它看起来无比炫丽,好似神话里的神宫。

    “哈哈,师弟,看来血皇陛下为了嫁女儿也是拼了,才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就为偌大的血皇宫穿上了新衣。”冷泠弦遥望着血皇宫,一脸羡慕地对王落辰说道。

    “就是,妮蒂亚姐姐的父王真是太够意思了。大哥,我跟你说,等我嫁给师兄的时候,你也要劝劝咱们的奶奶,为我也把咱们的冷月宫给大肆装修一番啊。”冷泠弦对此有些嫉妒,不免产生了攀比心理。

    冷凌风一听,赶忙说:“妹妹,你怎么扯到自己身上去了?再说,你说什么傻话呢?师弟已经娶了妮蒂亚公主了。你怎么可以再嫁给他呢?”

    “怎么不可以啦?他们结婚是他们的事儿,我们结婚是我们的事儿。这都是我和妮蒂亚姐姐说好了的。你不懂,就别跟着掺和了。”冷泠弦白了自己哥哥一眼,一把抱住王落辰的胳膊说。

    “师弟,你怎么说?”冷凌风一看自己说不了妹妹,便把交涉的对象换成了王落辰。

    王落辰不想在这时就这事儿跟冷凌风起什么冲突,就说:“师兄,这事儿咱们从长计议。而且,最好别在这儿说。因为,若是被血皇的人听到,恐怕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我要娶得可是他们的公主啊。”

    接着,他又拍了拍冷泠弦的手,用眼睛示意她不要胡闹。

    冷泠弦想起从前的约定,便松开他的胳膊,一扭头拉起卓应儿先回住处去了。

    冷凌风没有从王落辰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便琢磨着自己妹妹跟王落辰之间怕是情根深种,不好理清关系了。便也不想当着别人的面再说什么了,就尴尬地笑了笑,到一边和阳斩星闲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