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脚不能动,就没有攻击力吗?

    错,对于可以使用神识控制元力进行攻击的武者来说,手脚被绑对他的影响根本就是微乎其微的。

    就好像一条鳄鱼,你限制它四肢的自由,而放任它的嘴巴随意开合,还把自己的脑袋伸到它的上下颚之间,那不是找死吗?

    尼丘斯他们就是犯了这样的错误,他们以为自己眼前这名少年的手脚都被禁锢了,便不能把自己如何。却不知道,其实他最厉害的部分依旧是自由的。

    只要他稍稍使用一下那部分,他们的小命儿就被收割了。

    王落辰一出手,办公室里在顷刻间成了斩杀叛逆的刑场。

    可怜刚才还仰天大笑的尼丘斯等人,原本留些小心的话,以他们的战力还不至于死的这么干净彻底,只因一时的得意忘形,便丢掉了他们自以为高贵的性命。

    王落辰收割了他们的性命之后,元力之刃回卷,将禁锢自己以及其他人的刑具全部切开,大家就重获了自由。

    不过,在办公室里的只是一小部分,他们的人大部分都还被押在元帅府的院子里,等待尼丘斯的发落。

    因此,他们在手脚获得了解放之后,第一要做的便是去救他们。

    这件事必须要迅速去做,不然的话,一旦外面的人发现尼丘斯等人死了,他们很可能就会把王落辰这边的人杀掉,以报复王落辰他们。

    所以,王落辰在给大家弄开刑具后,立马就将尼丘斯办公室朝向院子的那面墙用元力轰开,一马当先地飞了出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以至于墙体爆开时飞溅出去的砂石还未落地,他的人已经冲到了押解他们这方人员的士兵面前。

    刚一照面儿,他很随意地一拳轰出,一名士兵便如风筝一样飞了起来。

    随后,当所有人被这一幕震惊到还未醒过神来之际,他的元力之刃已经如蜂群般冲向了他们。

    而在他的攻击之后,冷凌风阳斩星等高战力的武者,也已经冲杀而至。他们各自使出自己的元力武器,将那些押解他们的士兵给清除了。

    不过一分钟的工夫,几十名手持武器的士兵在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就去见他们的血神了。

    就这样,王落辰他们的人全部都变得行动自如且无一损伤。他们被王落辰召集到身边,听他布置任务。

    王落辰告诉他们,除一小部分留在尼丘斯的办公室负责联络赫斯坦之外,其余人立刻在元帅府邸内进行一场清洗。无论军官士兵,凡是抵抗者,一律格杀勿论。

    现在不是心慈手软的时候。他们只有三百人,深入到人家的老窝里,人数肯定不占优势啊。不狠点儿,如何镇住场面?

    王落辰布置完,所有人立刻高喊着“血皇有令,尼丘斯已死,降者不杀”冲向了已经听到动静,前来支援的赞亚城士兵。

    而王落辰这时则是返回尼丘斯的办公室,将他的尸首一手提起,飞到了元帅府办公大楼的最高处,将其悬挂了起来。

    尼丘斯的每天出入元帅府,他的下属自然是认得他的。虽然,他被王落辰挂得很高,容貌不易辨识,可他的身形总归也有人认得。

    因而,他的死讯便很快传遍了元帅府,乃至整个赞亚城。

    一般来讲,一个人死了。他周围的人往往会有两种态度。

    一种,就是觉得他死的好,正合自己心意,会弹冠相庆。

    另一种,便是觉得他的死让自己伤心和愤怒,会对害死他的人展开报复。

    单就尼丘斯的死来讲,在赞亚城,这两种人都是存在的。

    因为,他的七十万下属里面,毕竟都是从小就将血皇奉为自己领袖的血族人,其中难免就会有部分人并非出于自愿才投靠的莫罗亲王。

    这部分人如今听到尼丘斯死了,又知道他死于血皇派来的特使之手,难免会觉得这是个重归血皇阵营的机会,便乘机起兵,前来支援王落辰等人。

    这就使得王落辰的这方的力量壮大了不少。

    而另一方面,赞亚城中也有对莫罗亲王以及尼丘斯的死忠分子。他们听说自己的元帅被杀,也立刻带齐本部兵将,前来诛杀凶手,为其报仇,并趁机夺取对军队的控制权。

    于是,尼丘斯的元帅府一时间就成为了各方势力都想拿下来的地方。

    这种情形,导致了两种后果。一种,就是元帅府成了被重兵包围之地,王落辰他们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另一种后果则是,由于大家都往元帅府汇聚,忽略了城防,造成了赞亚城城防的空虚。给了一支昨夜连夜急行军到此,潜伏于城外的隶属于赫斯坦的军队以可乘之机。

    他们听到城中大乱,就按照约定即刻攻城,很快就将赞亚城攻破,掩杀了进来。

    而在他们之后,本该去接受整编的赫斯坦的大军也蜂拥而至。

    有心算计无心,无心不免吃亏。

    在赫斯坦他们这支部署严密,调度得当的大军全力冲击下,赞亚城这一方的军队很快就被打得溃不成军了。

    他们纷纷在各自的长官带领下丢盔弃甲,狼狈逃窜。但途中又被赫斯坦预先布置下的伏兵给截住。

    首尾受敌,他们眼看走投无路,不免军心崩溃,选择了向赫斯坦投降。

    这场战斗说起来好像进行的很快,但实际上也持续了近十个小时才结束。

    当所有的战事都平息下来,赫斯坦大军完全取得了战争的胜利,赫斯坦和王落辰在尼丘斯已经变成残垣断壁的元帅府里重聚了。

    “特使大人,不,尊贵的殿下,我赫斯坦一辈子很少服人,这次我算是彻底地被您给征服了。您怎么就能够做到料事如神到如此地步的呢?真是叫人不得不惊叹啊。”赫斯坦见到他之后,单膝跪地,奉上了自己最彻底的臣服。

    “呵呵,也不算什么啦。不过是仗着大家战力高一些,兄弟们人心齐一些,元帅你对血皇忠心一些,才侥幸赌赢了这一局。现在回想,这其中哪怕有一个条件不成立,或哪一个环节出来问题,我们就功败垂成了。”王落辰将他扶起,谦虚地说。

    赫斯坦听了,马上再次向他表忠心,说自己对血皇以及对他都是忠心不二的,感谢他对自己的信任。

    两人说话间,战报已经呈递上来。

    战报上说,这一场战斗,双方共计死伤一万余人。轻伤更是不计其数。

    王落辰听了,不由地大骂尼丘斯和莫罗亲王祸国殃民并感叹战争之残酷。随后,他就吩咐将死者厚葬,伤者好好治疗。所有人为逝者哀悼三天,好好反思战争的危害。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