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制住之后,王落辰等人就全被士兵给押出了这幢大楼,关进了远征军在果金城的兵营里。

    这里也算不得是监狱,只是一处有重兵把守的院落。

    到了这里之后,王落辰他们便被看管了起来。

    而在举行接风宴的那座大厅里,赫斯坦则是当众宣布,自己要跟血皇脱离关系,投效到莫罗亲王的麾下。

    他还当众让自己的秘书起草书信,送往赞亚城尼丘斯副帅那里,求他将自己以及部属引荐给莫罗亲王。

    这一突然出现的变故,成为了果金城当晚最大的新闻,不出一夜就传遍了全城。不仅如此,因为大家都有亲戚朋友,这件大事也在最短的时间内传至了与它临近的赞亚城。

    一件连普通百姓都知道的新闻,作为手握七十万重兵的远征军副帅,尼丘斯元帅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何况,这新闻事件中的当事人还给他写了一份态度极为谦卑的书信,将此次事件完完整整地告诉了他。

    在接到这封信并亲自向自己安插在赫斯坦元帅身边的暗探了解了事情的详细经过后,尼丘斯召开了一个由他的亲信参加的会议。

    会上,他就这件事情是否是对方耍的花招儿向大家征求了意见。大家经过认真的分析,感觉事情不大可能是假的。

    因为,谁都知道,现如今血皇的势力已经大不如前,甚至还有走向衰落的趋势。在这种时候,血皇还将一个人族的小子招为自己的驸马,并让其到军营里作威作福,怎么可能会不招来军官们的抵触呢?

    心有情绪,进而起来反抗,是十分顺理成章的事。因此,赫斯坦会在自己的兵权不保的时候反叛血皇,投靠莫罗亲王,并不奇怪。

    经过大家这样一分析,便尼丘斯便认定赫斯坦此次投诚事件并非作假。就紧接着跟大家商议他们这边该如何应对。

    他的亲信们就说,既然他要投靠亲王,那么不如就叫他拿出一点诚意出来。干脆就以血皇未来女婿为投名状好了。

    他们建议尼丘斯给赫斯坦回信,要他将王落辰等人押解到赞亚城,并且将自己的军队开出果金城,接受尼丘斯这边派去的将军们的整编。

    只有答应这两个条件,他们才会将他引荐给莫罗亲王。否则,他自己惹出来的事,便自己去扛吧。

    尼丘斯觉得他们的办法可行,当即就照此写了回书。

    这一来一往,时间便到了第二天中午了。

    赫斯坦在见信后,二话不说便依照书信上的要求,将王落辰一行三百余人悉数押解上运兵车,送往了赞亚城。

    而他自己,则是带领大军,分成几个梯队,陆续开出了果金城防区。

    果金城和赞亚城之间不过两百多公里的距离,运兵车走了不过两个小时就到了。

    由二十辆运兵车组成的车队来到赞亚城下,便有赞亚城的城防军过来拦住,对他们进行了一番彻头彻尾的检查。

    见他们所乘坐的不过是拆除了重武器的普通运兵车,押送的士兵们所持的也都是些轻便的血神红芒和冷兵器,车辆上的犯人也全都上了刑具,他们就将这二十辆军车带往了尼丘斯的元帅府。

    大抵上,古往今来,斗争双方的胜利者一方,在自己取得了胜利之后,都喜欢要亲自羞辱一番自己的阶下囚,以获得某种满足感。尼丘斯也是如此。

    他自从暗地里投靠了莫罗亲王之后,小日子就一直过得有些猥琐。

    一方面他认为莫罗亲王必定会取代血皇成为血域的新主人,他投靠他是对的。

    另一方面又有些忌惮血皇的余威,害怕自己背叛他的事情一旦为其所知,会把自己给大卸八块,心中惴惴不安。

    反正吧,这些日子以来,无论是处境还是心里都挺不好受的。

    现如今不同了。连自己名义上的主官,都反叛了。血皇的女婿也因此被自己给抓到手里了。

    他突然就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非常想要在自己的这位身份很尊贵的阶下囚面前显摆一番,以这种嘲笑对方取得的快乐,来作为对自己选择了正确道路的奖励。

    于是,王落辰他们一行人便被人给押到了他的面前。

    在见到王落辰的第一眼,他便乐了。觉得自己的血皇难怪会走下坡路呢。选个女婿都不会选。

    眼前这名年轻人,身材并非十分的高大魁梧,模样长得也不十分英俊,还是一个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东方人。从各方面来讲都算不上优秀,真不明白公主和血皇看上他什么了,竟然要他做高贵的血族的驸马爷。真是没眼光。

    因此,他的嘴角立刻便浮现出一抹嘲笑,红色的眼眸中也泛起一丝蔑视。

    他轻飘飘地瞥了一眼王落辰,冷冷地笑道:“哼哼,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这次栽了吧?天鹅肉没吃到,反而成了我的阶下囚。”

    “你就是尼丘斯吗?”王落辰眼睛朝天看着尼丘斯这座庄园式元帅府里豪华办公室的天花板,全然不理会他语气中的轻蔑和讥讽,漫不经心地问。

    “大胆,竟然敢直呼本帅的名字。你难道不清楚自己的处境吗?还是说你根本就是个二愣子,不知死活?”尼丘斯被眼前这人的态度给激怒了。怒目圆睁,向他发出了一声恐吓。

    王落辰这才看了看他因为愤怒和变得好像猴屁股的宽大脸颊,微微一笑说:“不知死活的还不知道是谁呢?唉,可惜啊,有些人就是天生愚钝,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好吧,看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吧。尼丘斯,你是愿意马上对我下跪求饶,并将所有叛军交由我处置呢?还是选择马上血溅五步,一命呜呼呢?”

    “哈哈哈……”王落辰的话刚一出口,包括尼丘斯以及这房间里的其他军官士兵都发出了一串儿爆笑。

    他们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一样,开心地笑了起来。手指指着王落辰,仿佛他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那个人。

    笑到有些岔气地尼丘斯,也在此时指着王落辰说:“我原本以为妮蒂亚公主只是眼光差一些,没想到她还得了精神错乱,要不然怎么会选你这个傻瓜当自己的丈夫呢?真是可笑。”

    “你的无礼已经表明了你的态度。那么,我就成全了你的选择吧。”

    众人的笑声未落,千万道光芒已经从王落辰身上射出,刹那间就终结了他面前狂笑之人的性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