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落辰的话说的有些重,赫斯坦元帅听了之后,心里一阵不舒服。

    可他仔细想了想,又觉得自己眼前这位年轻人所说的每一个字却又好似千斤重锤,将自己心中久已不再发出声响的战鼓给敲击出了至强音。

    对啊,远征军今日之局面,自己这个统帅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一名血皇亲封的大元帅,居然被自己的副帅给欺负的不成样子。以至于自己要看他的脸色过日子,这的确是源于自己当初对他的忍让啊。

    如果当初发现他有倒向莫罗亲王的倾向,自己采用雷霆手段将他给控制和处决了,那么也就不会养虎为患,令他做大,成为骑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逆贼了。

    思虑至此,他猛然向王落辰单膝跪地,十分干脆地说:“特使大人,我血族未来的殿下,您教训的是,我赫斯坦听了您这话犹如醍醐灌顶,幡然悔悟。对,我就是太过忍让,以致丧失了军人的血性,也放弃了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身处其位,却不谋其政,才使得叛贼成了气候。造成了远征军的分裂,辜负了血皇陛下的信任。所以,请您处罚我吧。我一定全然接受,绝无半句怨言。”

    “哈哈,赫斯坦元帅。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既然知道错了,又能幡然悔悟,勇敢地向我检讨。那你何不再勇敢些,大胆挑起自己的责任呢?而现如今,帮我除去叛贼尼丘斯,并率领大军一统果金地区,然后挥师回援血皇陛下,助他打败莫罗这个叛逆,就是你的责任。不知,你可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吗?”

    王落辰见他如此,便知道自己的话起效了,他的心已经被自己收服。赶紧一把拉起他,慷慨激扬地说出一番催人奋进的话来。

    “大人说的是真的?您还会这么信任我,并委托给我如此重任吗?”赫斯坦为王落辰的话所感动,双手跟他的手紧紧握在一起,情绪激动地问道。

    “当然,我一向都不会看错人。我觉得你能做到今天这个位置,必定不是庸才。你所缺少的只是一份当年的豪情而已。如果你将这份已经消磨在岁月中的豪情给找回来,重新在心中燃起战斗的火焰。那么,你依旧是一名令万人敬仰的大英雄。不是吗?”

    王落辰见他的激情已经被自己给引发出来,便在他心中的火焰上再浇了一桶油,令其由小火苗儿变成熊熊大火。

    果然,赫斯坦听了之后,大声保证说:“好,既然特使大人如此信任我。那我就跟着你与他们一战。身为军人,战便战,大不了一死而已。又有何惧?”

    “哈哈,我的大元帅。你放心,只要你按照我所计划的去做,我相信,这一战咱们必胜。谁都不用死的。当然,那个叫什么尼丘斯的混账东西除外。”

    说着,王落辰便将自己的计划向赫斯坦和盘托出了。

    赫斯坦越听越佩服,觉得王落辰这人真是不简单,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如此妙计。果真是有大智慧之人。无怪乎妮蒂亚公主这么高贵的人都会为其的魅力折服,甘心成为他的枕边人呢。

    就因为今天这一番谈话和心中这一份佩服,赫斯坦便不知不觉地成为了王落辰的忠实拥护者,也成为了他一生的战友。在今后的岁月中,追随着王落辰,在同狂霸星人的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成为了人族和血族历史上大名鼎鼎的英雄。

    这是后话。且说,在听过王落辰的计划后,赫斯坦便毫无异议地全部接受了。

    王落辰见他没有异议,便和他约定一切照计划行事。然后,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在那里,他又跟大家说了一下自己跟赫斯坦谈话的经过,告诉大家自己的计划已经得到了赫斯坦的支持,要大家也都回去准备吧。

    大家听了,就陆续离开了。

    王落辰则是在自己的房间里边和冷泠弦卓应儿说话,边等夜晚的降临。

    一个多小时后,天黑了下来,赫斯坦的一名副官过来请王落辰去赴宴。

    王落辰便带着卓应儿和冷泠弦以及他们此行所有的人员,去了赫斯坦为他们接风洗尘的餐厅。

    餐厅里坐满了宾客,除了军中的将官之外,还有果金城中一些头面人物。

    王落辰他们一到,赫斯坦便当着众人的面儿将他介绍给了大家。并特别说明了他是妮蒂亚王储的未婚夫,要大家对他以殿下相称。

    王落辰便说,他这个称呼有些早了,在他没有和王储成亲之前,这样称呼不合规矩,他不能接受。

    他说话时的表情很严肃,让人一看就觉得他很臭屁,很不通情理,感觉他这人就好像是故意来找茬儿的。

    大家当即便觉得他这人好无趣,对他产生了反感。纷纷替赫斯坦元帅感到委屈。

    王落辰将他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却装作什么也没敲出来,继续拿腔拿调儿的批评赫斯坦,说他治军不力,弄得军队分裂。他因此代表血皇来兴师问罪,要他即日起便把兵权交出来,暂由他代理。

    他此言一出,立刻激怒了赫斯坦的下属,他们纷纷站起来痛斥他狐假虎威,假传圣旨。说他想窃取军队的兵权。

    赫斯坦也在此时勃然大怒,大声呵斥道:“你这特使好没道理,我赫斯坦为了血皇陛下抛弃妻子,不远万里到这异国他乡来服役。哪里有半点对不起他?你来到之后,不问清情况就要褫夺我的兵权。我又不是任人随便拿捏的软蛋,岂能任凭你胡乱处置?”

    说完,他便向自己的卫兵喊道:“来人啊,将这不辨是非的混蛋给我押下去,好好看管起来。”

    卫兵听到他的命令,便随同在座的血族军官一起将王落辰他们给围住了。

    “你们谁敢动我?我是血皇的特使,妮蒂亚王储的未婚夫,是你们血族将来的王室成员,你们动我就相当于谋反。这可是杀头的重罪。你们难道就不怕血皇会派大军来剿灭了你们吗?”被他们给围住,王落辰厉声威胁道。

    哪知,赫斯坦听了他这话,冷冷一笑说:“谋反?谋反又怎么了?谁不知道现如今血皇已经不行了,有被莫罗亲王给取代之势?本来,莫罗亲王派人前来劝说,要我向他效忠,我念及跟血皇的旧情,并没有答应他。不过,经过今天这件令人寒心的事儿。我改主意了。从今以后,我就向莫罗亲王效忠了。所以,你看我连效忠的对象都换了,还说什么谋反不谋反的。士兵们,都别怕,上去把他们给我拿下。”

    他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士兵们都听他的。听他这样说,他们便无所顾忌了。

    结果,一拥而上,就把王落辰等人给控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