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为只要把赫斯坦拿下,自己此次的任务就可以轻松完成了。没想到,他说出一席话来,又给自己暴露出两个劫道儿的程咬金。王落辰不免暗自感叹了一句,真是好事多磨啊。

    不过,面对困难,他这人可是从来都不会退缩的。

    这支大军对于血皇统一血域意义重大,直接影响到血族和人族联盟的稳定性,同时也关系到地球人的未来,必须要拿下来。

    此时的他,可以说是没有退路可走的。因此,他略一沉吟,下定决心后,对赫斯坦元帅说:“元帅不必为难,你不是有困难吗?咱们齐心协力解决了不就行了吗?”

    “是、是,特使说的是。有困难解决了就是。不过呢,或许是因为我太过无能吧。这两个问题虽然一直都存在,我却一直都没有想到妥善的办法解决。原因嘛有两个,一个是狂霸星人在果金地区虽然只有六万军队,但却拥有随时可以从临近支援的两百万援军。另一个就是,我们这一百万军队中,我所率领地对血皇陛下忠心的只有不到四十万,也就是说,这支军队的大部分力量,都是追随莫罗亲王的。有此两条,我是不敢动,也动不了他们啊。”

    就王落辰的说法,赫斯坦元帅并没有提出直接的反对意见,而是摆出了实际困难,向王落辰说明自己所面临的两大难题不是那么容易解决的。

    “哦,原来你只掌握了军队一小部分的领导权啊。难怪会对执行巡皇陛下的旨意这样为难呢。嗯,你说的情况我都了解了,的确是有些不太好解决。不过呢,办法都是人想出来的。虽然事情有些难办,但我想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最终是会想到办法的。要不,今天先这样儿。你呢,先将自己的难处给做出一个详细的报告来,我再了解了更为具体的情况后,再想想办法。”

    听了赫斯坦的讲述,王落辰感觉眼前的难题的确不是很好解决。便决定先将其暂时放一放,待将这里的情况了解的更为具体些之后,再做打算。

    赫斯坦听了,点头称是,然后就让人给王落辰他们安排住处,并表示自己晚上将会设宴为他们接风洗尘。

    王落辰便笑着同意了。接着,他就带领着传令官等人一起离开了赫斯坦的办公室。

    出了办公室,被赫斯坦手下的一名将军给陪着到了他们的住处后,王落辰召集大家开了个会。

    会上,他向大家简单说明了这里的情况,说是看来到了最后,他们还是要通过武力来解决问题的。要大家先做好心理准备。

    冷凌风他们便说,准备当然是要的。但就怕仅凭他们这点儿人不好解决此事啊。要不,干脆也别管那些效忠莫罗亲王的人了,直接带着赫斯坦手下的三十多万军队回血域算啦。

    王落辰就向他们解释说,如今血皇和莫罗亲王的势力旗鼓相当,因此这一百万军队就成为了可以左右天平平衡的关键力量。

    如果不能将这支军队的大部分力量攥在手里,就很可能会导致血皇和莫罗亲王斗争的失败。因此,就算是他们人数不多,还面临这样的困难,他们也只能是尽最大的努力去克服,不能不战而退的。

    听王落辰这样一说,他们便知道他决心已下,这一场战斗肯定是不可避免了,也就不再说些什么了。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王落辰让人把门打开,请进了敲门的人。

    来者是一名赫斯坦的秘书,他是奉命来给王落辰送报告的。

    王落辰留下了报告,将那人送出房间,然后回到座位上将那份报告看了一遍,并将其交由大家传阅。

    等大家都看过了,他便说道:“报告上说,赫斯坦的副手,尼丘斯元帅已经在临近果金城的城市赞亚城另外设立了一个指挥中心,跟他分庭抗礼。而狂霸星人的监视军队,也在那里。因此,我就有了个大胆的设想。我觉得,我们应该深入赞亚城,来一次斩首行动,将尼丘斯元帅一举做掉。然后,率领赫斯坦的大军,趁乱将赞亚城给打下来。从而将整个果金地区和所有的军事力量全都置于咱们的控制之下。不知大家以为我这个方案可行吗?”

    “很显然,这是一步险棋。但我觉得凭咱们师兄弟的战力,要做到这一点却是不难。所以,我赞同师弟的观点。干脆就去杀了那什么尼丘斯元帅。把所有问题都给解决掉,咱们也好早点儿回援血域。”王落辰的观点首先得到了冷凌风的支持。

    “就是,快刀斩乱麻,干脆利索。很好。我也同意。”

    阳斩星想想自己将要跟自己的王师弟去尝试一下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刺激,心中不禁生出一股豪情,当即也同意了他的方案。

    有他两人带头,大家感觉自己要是不同意就显得自己是怂包了。便也同意了。

    这件事就如此说定了。当即,王落辰便去赫斯坦的办公室,将自己的办法告诉他。

    当赫斯坦听到王落辰所说出的这个方案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经过最初的震惊,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对王落辰说:“特使大人,我是不是听错了?您是说要带一百人的队伍渗透到赞亚城去,把一位数十万军队的元帅给干掉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第一个就不赞成。”

    “为什么?就因为对方人多吗?如果是这个理由,那你就不用说了。”王落辰瞧见他那吃惊的样子,微微一笑说。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个就是,您作为血皇的特使,到了我这里,我就有负责您安全的责任。您这样去冒险,万一要是出现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这个元帅可承担不起啊。何况,您的身份还那么特殊,是我们血族王储的未婚夫。您要真出点儿意外,在王储殿下的盛怒之下,我这脑袋还不得搬家啊?”赫斯坦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力劝王落辰。

    谁知,王落辰听了他这话,把脸一沉,厉声说出一番话来:“赫斯坦元帅,你讲这样的话,我知道出于一片好心。可是,我也从中听出了一丝不属于军人的东西。怕担责任,是一个军人应该有的气质吗?所以,我不免要为此批评你一句。或许,正是因为你的谨小慎微,才造成了血族远征军今日之局面。但凡你手腕强硬一些,我就不信你堂堂一名元帅,还统御不了了自己的副帅。是不是这个道理?不好意思,我话说的有些不太委婉,希望你不要见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