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皇讲话之后,会议就结束了。大臣们纷纷离去,血皇独留王落辰在宫中吃晚饭。

    跟自己未来老丈人一起吃饭,王落辰自然是没有意见了,便留了下来。

    大概是为了凸显这顿晚餐的家庭聚会性质吧,他们就餐是所使用的不再是大餐桌儿。一起吃饭的人员除了血皇夫妇和妮蒂亚以及她的妹妹、弟弟,也没有其他人。颇有些家宴的味道。

    席间,血皇除了说了句利用妮蒂亚他们两人的婚事来设局,他感到有些对不起他们的话,也没有谈及到跟政治有关的事情。所谈的都是些私事。

    因而,这顿饭吃得很轻松,也很愉快。

    饭后,王落辰稍稍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在会议上,他也领到任务,因此要回去跟联军的人开会,早作打算呢。

    回到了所住的馆所,他就召集大家开会。

    命令下达后,各方面的人员就陆续来了。大家有些不明白王落辰为何要在此时开会。

    毕竟,这结盟的盟约也谈好了,最近又没有什么大事儿,貌似不需要连夜开会研究什么啊。

    于是,在王落辰还没有到会场之前,他们便先议论开了。

    大家正说着话呢,王落辰就带着几分酒意进来了。

    他先跟大家道了个歉,说是这么晚了还叫大家来开会,耽误了大家休息,真是不好意思。

    他这就是句客套话,大家没人当真,因为若是他真不好意思,这会就不用开了。他们便说,大家都是师兄弟,你就别玩儿虚的了。有什么事情快说吧。

    他便嘿嘿一笑,为自己的客套不好意思了一下。然后,很正经地对大家说:“我要离开血域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需要百十来人儿去给我帮忙,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去,所以就把大家召集起来问一问。”

    “秘密任务?怎么还有新任务了?我们怎么不知道啊?”听他这样讲,冷凌风问道。

    “冷师兄,这任务不是由圣境派下来的,你当然是无从得知了。”王落辰跟他解释说。

    “不是圣境派下来的,那是谁派的?”冷凌风不解,再问。

    阳斩星就在一旁说了:“这还用问,现在能给咱们王师弟派任务的,一个是咱们圣境的长老们和掌门们,另一个自然就是他未来老丈人啦。哈哈。”

    冷凌风一听,马上一拍大腿说:“对啊,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呢。那好吧,王师弟,既然是血皇给咱们的任务,你也不必多问了,我们都是乐意去执行的。”

    “不不不,话不是这么说的。这次任务如果咱们能够出色地完成了,受益最多的是血族。所以,我才说这个任务,大家参加不参加是自愿的。”不想隐瞒实情,王落辰马上跟他们解释一下这次任务的特殊之处。

    “哦,是这样吗?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要先把任务说出来,让大家听听再做决定嘛。”冷凌风听了,越发对这个任务感兴趣了,便催促他说。

    王落辰听了,就忙说:“这任务嘛,说起来既容易完成也不容易完成。说它容易完成呢,是因为这个任务不过是一个拿着血皇的手令去调动一只血族的军队。说它不容易完成呢,是因为这支要被咱们给调动的军队,有些不太听血皇的号令。也就是说,如果咱们拿着手令去了,他们却不听咱们的话,咱们就有些麻烦了。”

    “哦,我明白了。血皇这等于是要咱们去平叛嘛。那也好说,就是不知道这支队伍的人马多不多,如果不多,咱们就直接打他不就行了?”冷凌风听后,十分干脆地说。

    “呵呵,师兄啊,问题就在于对方的人马很多嘛。有一百万呢。”听冷凌风把问题想的过于简单了。王落辰微微一笑,给他报了一个数字。

    “一百万?这样的军队就叫咱们百十来人去调动?不,应该说是去平叛?血皇这是脑筋短路了,还是不同意你和他女儿的婚事,故意整你啊?师弟,你可要想清楚,千万不要上了那老家伙的当啊。”

    冷凌风听到他报出的数字后,被吓了一跳。他想了想这事情的危险性,怕自己师弟上人家的当,就赶紧给他提了个醒儿。

    听了他这话,王落辰不知道该怎么接好了。这时,在一旁的阳斩星就说了:“冷师弟,你说的叫什么话啊?什么人家血皇哪是故意整咱们王师弟?你没听见王师弟说嘛,那支军队现在的态度是有些摇摆不定,并没有公开的背叛血皇。所以,咱们这次去称不上平叛的。只是去调动。所谓的危险性,不过是潜在的,取决于那些人的态度。他们态度老实,愿意听从血皇的号令,自然就会在见到手令后马上按照命令行事。若是,他们不听从,咱们才有危险的。不过,我想,危险应该也不大。他们不听,大不了咱们离开就是。他们还真敢跟咱们这些血皇的特使动手吗?”

    “阳师兄,你这话说的也对也不对。的确如你所说,他们并没有公开叛乱。但他们这些人却是倾向于支持莫罗亲王的。所以,若他们诚心不想听命于血皇,而且还想趁机反叛,咱们这些人还是有危险的。何况,咱们此去,若瞧出他们出现了反叛迹象,还要出手平叛呢?”王落辰将话给大家彻底讲明了。

    “什么什么?师弟,你莫不是在说酒话吧?咱们此去还真要平叛啊?那怎么可能平叛的了呢?对方可是一百万军队啊?不行,不行,你这想法太疯狂了。不能这么办。”

    阳斩星听了他这话,觉得自己这师弟怕是又发狂了。不免连连摇头,劝他不要这么冒险。

    谁知,王落辰听了,却不以为然地说:“师兄,你听我说,对方虽然有一百万人,可你别忘了,这一百万人可不是每一个都过来跟咱们打交道的。咱们所要打交道的无非还是他们的将军们。所以,只要咱们把这些将军们给搞定,照样可以将这一百万给控制住的。对不对?”

    “师弟这话也有几分道理。所谓打蛇打七寸,擒贼先擒王。咱们只要将领军的将军给制服,还怕命令不动这百万大军?因此,要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考虑跟他走一遭呢。”冷凌风略一琢磨他这话的意思,感觉还是可行的。便第一个表示了对他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