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应儿便追问,放那人走就是他另做的打算吗?

    王落辰见旁边也没有别人,就对她们说:“我跟你们说,有些时候呢,必须要将矛盾激化才能够彻底解决掉矛盾。你们看咱们来得那天晚上,莫罗亲王带来一帮人来惹是生非,血皇虽然气得跳脚,可也并没有将这帮家伙给怎么样啊。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血皇有些不敢动他啊。”

    “师兄,你这样说似乎有些不对啊。莫罗亲王搞事情,血皇不是已经把他的亲王爵位给削了吗?这还不算是把他给怎么样?”卓应儿有些不解地问。

    “呵呵,小傻瓜,所谓亲王不过是个虚名而已。莫罗亲王手中所掌握的权力和军队才是他敢于跟血皇对着干的依仗。血皇仅仅是将他的亲王虚名给褫夺,又没有伤到他的筋骨。你想想,这对他来说不是无关痛痒吗?”王落辰笑笑,为她解说到。

    “也是啊。当着那么多人跟血皇叫板,血皇仅仅只是削了他一个亲王的名号,这惩罚也的确是够轻的。”卓应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听明白了。

    王落辰就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所以我才说嘛,他们之间的矛盾根本就没有得到解决。这样下去,迟早还是个祸患,对咱们和血族结盟的大计是会造成影响的。也因此,我才决定借助地球王庭想要对血皇动手的机会,因势利导让他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彻底爆发,以便能够将莫罗亲王这个隐患给彻底消除的。”

    听了他的打算,一直在一旁只听不说的罗凝玉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可是,辰,你想过没有,万一在莫罗亲王和地球王庭的联手下,血皇被他们给打败了。咱们和血族结盟的事情不就……”

    “我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所以,就很有必要在他们两方动手之前做一些准备。而这些准备,可不是仅凭咱们的力量就可以做到的。因此,走吧,咱们现在就去血皇宫见妮蒂亚,要她帮着咱们做些工作。”王落辰回应了她的担忧,接着便准备动身去见妮蒂亚。

    卓应儿听他要去见妮蒂亚,马上一把抓住他,死活非要他带自己去。

    王落辰便问为什么要带她去啊,她回答说:“她上次答应给我的血晶石还没给呢。正好借我抓到了奸细的这个机会,向她邀功,要她把血晶石给我。”

    王落辰一回想,妮蒂亚确实答应过要给她血晶石的。只是大概是回到血皇宫后忙着访亲会友,把这事儿给忘了吧。便觉得为了不让卓应儿因此不高兴,趁此机会去跟妮蒂亚提一下,让她兑现诺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就答应带她一起去。

    因为是要进血皇宫,又是大晚上的,不宜多带人。罗凝玉和冷泠弦便没有像卓应儿一样非要跟着去。而是留在了住处闲聊,等他们回来。

    王落辰便只带了卓应儿一个人进血皇宫找妮蒂亚去了。

    到了血皇宫正门,由于大家都认得他是王储的准未婚夫,都不敢怠慢他。马上就为他进行了通传,并很快得到了妮蒂亚的命令,将他和卓应儿两人给带进了她的住处。

    因为血皇宫足够大,妮蒂亚的住处自然也十分的宽敞。无论是客厅还是卧室都十分的气派。让卓应儿羡慕的不行。因而,她跟着王落辰到了她的住处之后,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谈论正事,而是先在她房间里面欣赏了一圈儿,了解了许多物品的功用之后,才同王落辰他们两个一起坐下来,说起今晚前来的目的来。

    “妮蒂亚姐姐,我和师兄这时候来可不是只为参观你的住处的。我们来可是有很重大的事情要跟你说的。而且,当我们说了之后,我敢保证,你肯定是会重重地赏赐我一番的。”卓应儿在妮蒂亚豪华的沙发上坐下后,不说别的,先谈起了有关于自己赏赐的事儿。

    “哦,到底什么事儿啊?这么重大?我还非得赏赐应儿妹妹你呢。呵呵。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若是你真想要姐姐给你些什么的话,姐姐一时也弄不清你喜欢什么,不知道要送些什么礼物给你呢?”妮蒂亚笑着坐在她身旁,亲昵地揽着她的肩膀问。

    “她还能喜欢什么?还不是想要你上次答应给她的血晶石?”王落辰见妮蒂亚真想不起来她答应过卓应儿的礼物了,便赶忙从旁提醒了一句。

    “哎,你看我这脑子啊。答应过给妹妹的血晶石明明都已经叫人从府库中取来了,就是偏偏忘了去给你了。哈哈。”妮蒂亚被王落辰提醒了,这才想起这件事来。便忙站起身来,从里面一间房子里搬出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来。

    将箱子放到卓应儿面前,亲自为她打开,妮蒂亚指着里面满满一箱子又大又亮,且切割工整的血晶石,要卓应儿自己来看满不满意。

    卓应儿看到这些血晶石,高兴地连连点头,并且还一把抱住妮蒂亚,给了她一个亲姐妹一般的拥抱。

    待她的兴奋劲儿过来之后,妮蒂亚问道:“妹妹啊,这礼物也给你了。你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告诉我,可以讲了吧?”

    “嗯嗯!”卓应儿狂点了几下头,对她说,“姐姐,我没有骗你,事情真的很重大。可是跟你父王的江山能不能坐稳有关哦。”

    “哦,这么重大?那我可真要好好听听了。”

    原本,妮蒂亚觉得卓应儿刚才那样说只是为了跟自己要血晶石而故意夸大其词的,并没有真把她的话搁在心上。但听她讲到这件事关系到自己父王之后,就觉得她不像是在乱讲了。便马上很认真地坐好,一脸严肃地听她讲话了。

    接下来,卓应儿便将自己和罗凝玉她们怎么出去逛街听歌剧,在餐厅遇到那两个人。因为对他们的打扮好奇,三人如何打赌,用了什么方法要他们摘掉帽子。

    后来在剧场里,又遇到他们两个,自己是怎么偷听的。以及后来她们三个分头行事,自己便把那人给抓回来交给王落辰审问,并问出一个惊人的消息来。这所有的事情,都详详细细地跟妮蒂亚讲述了一遍。

    妮蒂亚听了之后,气得一下站起来,大骂自己的叔叔不是东西,居然真要勾结外人进行谋反。并说自己要马上去见父王,把这件事告诉他,要他立刻去把莫罗亲王给抓起来。

    但她才刚要走呢,却被王落辰给拦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