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他们的态度中,王落辰看出了惊恐和服从。由此他就知道,这些人是不大可能再搞什么小动作了。于是,他就要求他们先去休息,等待命令。

    那些士兵就很听话地跟着联军的士兵下去休息去了。

    王落辰看了一眼湖中的死鱼,对联军的战士说:“这么多鱼不要浪费了,你们去几个人把它们给捞上来,交给后勤的人烹了吃。”

    联军的战士一听,马上就有人驾驶着快艇去捞鱼了。

    而此时,接到他的命令后的那些武帅级以上的人员也陆陆续续的到了。

    他们之中,自然也包括战力更高的冷凌风阳斩星等头脑人物了。

    大家见了面,因为不清楚王落辰为什么要让自己来,他们纷纷向王落辰询问他要大家集合的原因。

    王落辰便指了指正在捞鱼的战士,开玩笑地说:“没事儿,这不是打了胜仗了嘛,我想请大家吃鱼,犒劳犒劳你们。”

    “得了吧,王师弟你就别开玩笑了。有什么任务,你就说吧。反正我是看明白了,跟着你啊就算是改了劳碌命了。是别想歇会儿了。”毕世明才不信他的话呢,直接就问他到底又有什么差遣。

    “呵呵,毕师兄是累了吗?若是累了,那接下来的这个行动,你也可以不参加的。”王落辰笑着给了他特殊照顾。

    “得得得,你别这样说。大家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可不搞那特殊。前提是,大家都同意你的下一个行动计划。呵呵。”毕世明是多聪明的人啊。他可不想被人家说他搞特殊,偷懒。省得回到圣境后被长老们给问责。

    王落辰听了他这话,才收起玩笑的神情,很严肃地对围拢在自己身边的人说:“我叫大家来,的确是有一个计划。你们应该还记得咱们到乔治城来的目的吧?我的这个计划就跟这个目的有直接关系。”

    “咱们来这儿的目的不是追查那个什么飞船的吗?这个我们都知道的。只是,直到咱们打下了乔治城,咱们不是也没见到那艘飞船吗?王师弟,你的下一步行动计划不会是离开乔治城,继续去追查飞船的下落吧?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得提醒你一句,咱们从圣境出来的时间可不短了,这结盟的事儿真该办了。咱们可不能再把时间都浪费在与之无关的事情上了。否则,到时候没法儿向长老们交代啊。”

    毕世明听王落辰提到他们来此的目的,因为在乔治城未找到那艘飞船,他唯恐王落辰再在这上面花费时间和精力,赶紧给他提了个醒儿。

    “哈哈,毕师兄说得对,我们不应该在去追查那飞船的下落了。我们应该等他们自己上门来。”王落辰听他这样说,立刻告诉了他一个令他以及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消息。

    “等他们自己上门来?这是什么意思?”毕世明很不解地问。

    “就是字面意思喽。”王落辰笑着回答他说。

    接着,就将自己已经通过乔治城城主和亨德尔将军把那艘飞船给诓过来的事情,跟大家说了。

    听了他的话以后,毕世明问:“他们要来,咱们就不用去追查了。师弟这个办法的确高明。可是,师弟你想过没有。根据那女孩儿的说法,那艘飞船应该是一艘庞然大物。一般来讲,这样的飞船好像战斗力都很惊人吧。所以,我的担心就来了。它那么厉害,就凭咱们的实力,能把他给拿下吗?”

    “师兄,你的顾虑我也想过了。但不是有句话叫,最坚固的堡垒往往都是从中间突破吗?我想,再厉害的铁扇公主也斗不过钻进自己肚子里的孙猴子不是……”

    “等等,王师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还想钻进飞船的肚子里去搞破坏吗?师弟,你要真是这样想的。那师兄我可就要劝你一句了。你可千万不要异想天开啊?免得害了自己不说,还害到大家。我跟你说,虽然我对狂霸星人的飞船没什么研究我也知道,他们的飞船能够在星球之间飞行,那自然是坚固异常的,怎么可能让你随随便便地就钻进去呢?”毕世明有些担心地劝说他。

    “哈哈,毕师兄啊。你可真逗儿。你还以为我真是孙悟空啊,要钻到这艘飞船的肚子里去?”王落辰被毕世明的话给逗乐了。大家又被他的这句玩笑话给逗乐了。现场顿时响起一片笑声。

    毕世明被他这样一笑,不禁有些发窘,便忙问:“王师弟,你别笑啊。你到底是怎么想得?你不是钻进飞船的肚子里去,那你刚才那些什么堡垒什么铁扇公主的话又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说的不是进到飞船的内部去吗?”

    “毕师兄,进去是要进去的,但我的方法却不是钻进去,而是大摇大摆地走进去。至于怎么走进去吗?喏,就得从戈尔市长给咱们送来的衣服上说起了。”

    王落辰正要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他们,神识感知到了戈尔的到来,便先停住了话头,把戈尔市长以及帮他运送衣物的人叫了过来。

    他们到了之后,王落辰指着那一堆装在大包小包的衣服说:“这些衣服就是发给大家的道具,大家待会儿每人领一套穿上。然后,我让人给你们戴上刑具。等到晚上飞船来的时候,就由监狱里的狂霸星士兵把咱们都给移交给飞船上的人。这样,咱们不就顺利地进入飞船内部了吗?等咱们到了他们飞船的内部,咱们所有人不就等于是进入了铁扇公主肚子的孙猴子,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他们了?”

    “妙啊!王师弟这招儿果然是够巧妙啊。只是,你刚才不是说了,咱们不都是要戴上刑具的。这样一来,咱们进去之后手脚被禁锢,还怎么折腾人家?可别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折腾不了人家,反而让人家把咱们自己给折腾了啊。”

    听了王落辰的解释,没有了刚才的顾虑,毕世明又生出了新的担心。

    这时,一直听他们两人说话的卓应儿实在有些忍不住,哂笑了一下对毕世明说:“毕师兄,说你是猪头吧,你肯定不乐意。什么戴上刑具手脚就被禁锢了,折腾不了人家。你傻啊?你也不想想,这么大的问题我师兄会想不到?那刑具肯定是假的嘛。根本就是摆设的,不起作用的,对不对师兄?”

    “嘿嘿,不对。小笨蛋,告诉你,刑具是真的。”

    卓应儿以为自己很聪明,猜出了王落辰的布置。没想到,却被王落辰给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