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监狱的士兵被关进了牢房,牢房里的犯人自然就被放出来了。

    这些人都是被乔治城的官方给秘密抓来的,王落辰让人清点了一下,一共六百三十一人。

    这些人现在全都被集中到了王落辰面前。王落辰向这些仍处于惊慌中的人们说了一些安慰话后,便朗声问道:“请问,你们之中谁是索菲的父母?”

    “我们就是,指挥官大人,不知道您有什么吩咐。”

    他刚问完,人群中一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就举起手,回答了一句。

    “太好了,你还活着就好。”

    听到他的回答,王落辰心中大喜,赶紧分开众人走了过去。

    到了近前,没了别人的遮挡,王落辰就看到了紧紧依偎在男人身旁的一名个子不高的中年妇女,和一名看上去有些怕生的小孩儿。

    从他们的眉眼中,王落辰看出了他们和索菲的相似之处,一下就确定了他们是索菲的家人。便对他们说:“你们都没事就太好了。要不然索菲会很伤心的。”

    “索菲?大人,您见到索菲了?她还好吗?”听了他的话,一直没说话的女人也就是索菲的母亲激动地抓住他的胳膊问道。

    “请放心,她很好。现在我就带你们去见她。”

    说着,王落辰便命令一队士兵将所有被解救出来的人全都给送出了监狱。

    他自己也随着他们一起出来了。

    到了环形岛上,他领着大家乘坐联军征集来的船只离开了这里。

    上岸后,他让别人把其他被救的人送回家,自己就领着索菲的家人回到了城外的废弃工厂。

    此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了。不用上前线的索菲已经起来,正在帮着后勤的人给大家做早饭。以便大家打完仗之后,就能吃上热腾腾的饭。

    “索菲,你看我把谁带来了?”远远地看到她,王落辰喊道。

    索菲听到他的喊声,回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站在王落辰身边的父母和弟弟。

    她一下扔掉手里的活计,像一只小鸟儿一样,雀跃着跑向了他们。

    “爸爸,妈妈,弟弟!你们都没事,真是太好了。”一下扑进母亲的怀里,眼睛里流出喜悦的泪水,索菲说道。

    “嗯,我们都没事。多亏指挥官大人带人救了我们。你是怎么到了这儿的?是被指挥官带过来的吗?”她母亲紧紧搂住她,激动不已地问。

    “对啊,妈妈,我也是指挥官救的。他救了我,而且还把我带回了家乡。”接着,索菲就把自己和家人分开后的遭遇跟他们讲了一遍。

    在她讲述的过程中,王落辰已经先行离开了。因为,战斗尚未结束,他还得去前线指挥和作战,不能光留在这儿陪他们说话。

    而且,他也知道,索菲的家人听过她的讲述后,一定会对他说上一大堆感激不尽之类的话的。

    他最受不了这个,就赶紧闪人了。

    回到乔治城,他收到了战报。

    战报里说,五极军团的人很给力,仅用了两个小时就把乔治城的电站给攻下来了。从而让攻打激光塔台的抵抗军的兄弟省了不少力气。

    现在,外围的战斗基本上已经结束了。只有一部分狂霸星军人还在城主府以及一些街巷中依靠自己占据的地形优势负隅顽抗。

    接到这个战报后,王落辰让人告诉冷凌风和阳斩星,要他们将所有的两教弟子都调集起来,利用空中优势打击那些负隅顽抗的残余部队。

    他这一招儿很管用,当日轮月梭出现在那些人的头顶上,令他们的地形优势荡然无存的时候,那些残余部队的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了。

    他们很快就选择了放弃抵抗,弃械投降。甚至,这其中还包括乔治城的城主。

    听到这个消息,王落辰的心情简直可以用心花怒放这四个字来形容。

    他马上告诉前方将士,要他们不要杀掉投降的城主。他留着他还有用。

    随后,他就驾乘月梭向集中关押战俘的地方飞去。

    这里是一处仓库,因为战俘有好几百人,没有合适的地方安置,就先从商家手里征调过来,用作了监狱。

    王落辰到了这里之后,在充当值班室的仓库办公室里,他见到了乔治城的城主和军事联系处的那名处长,也就是把他和乔治城前市长戈尔一块儿抓起来的那人。

    他们,是按照王落辰的要求带过来的。

    双方见面之后,王落辰向那么身材高大的处长以及胖嘟嘟的城主说:“让你们来是想给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怎么样?你们愿意要这样的机会吗?”

    “愿意,愿意。怎么能不愿意呢?我们又不是傻瓜。我就知道,指挥官大人是不是那种嗜血恶魔,随随便便就滥杀无辜的。”那肥头大耳的城主听到自己还有活命的机会,赶紧向王落辰说客气话儿。

    “滥杀无辜?呵呵。我跟你说,只要你们待在地球上一天,你们这些人就没有一个是无辜的。杀了你们就没有错。不过呢,上天有好生之德,同为智慧生命,我们行事应该还要讲些人性。所以,我才想要给你们一个活下去的机会的。但就是不知道你们肯不肯珍惜啊?”

    王落辰先怒斥了他两句,然后又发出了威胁。

    城主是明白人,听王落辰这样说,知道他是想要自己表个态,就赶紧对他说:“您放心,只要您肯放过我,那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那么他呢?”王落辰点了点头,对他的态度表示嘉许。然后指了指他身旁的那名军官问。

    城主马上拿眼睛瞪那人,意思要他不要犯浑,赶紧答应王落辰的要求。

    那人见城主的膝盖儿都软了,自己强撑着好像也没那必要了,就对王落辰说:“我也跟城主一样。愿意配合你。因为,你这人的确不简单。从你能由圣母湖那座水下监狱逃出来这一点就看得出来。所以,听从强者的命令,对于狂霸星人来说,并不是耻辱。”

    “听从强者的命令不是耻辱。原来狂霸星人信奉的是强者为尊的信条啊。那好啊,等哪一天我强过你们族人中最强者,希望你们狂霸星人都能够奉我为尊。哈哈。”

    王落辰听了那军官的话,为从气势上彻底压倒对方,说出了一句十分狂妄地话。

    或许他这话的确有些太过了。那军官听了之后,很不服气地冷哼了一声。然而,他也就仅有这样一点儿表示而已,并不敢多说什么。

    ————————————————————

    各位亲,快过年了,家里没米没菜,希望大家多给点儿打赏,多订阅几章啊。还有,推荐一本创世灵异类的好书《轮回管理员》。哈哈,我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