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很快上了岸,王落辰和戈尔走了一段距离后,随手逼停了一辆经过他们的汽车,他们便乘坐着它回到了乔治城市区。

    到了市区,他们两人就分开了。戈尔回去安排家人离开,而王落辰则是回自己所住的旅馆。分手时,两人约定,下午在城外十公里的一个废弃工厂见面。

    那工厂地图上没有标识,但戈尔做个市长知道那个地方,便将其信息提供给了王落辰。

    那地方虽然不是很大,但却足以当做两千多人的队伍落脚处。

    王落辰便将那里当做了联军的临时集结地和他同戈尔的见面地点。

    和戈尔分开后,王落辰很快便跟卓应儿等人会合了。她们见他回来,心里非常地高兴。但高兴之余也不免埋怨了他几句,说他这样做太冒险了。

    王落辰无暇多跟她们解释自己这么做的用意,只是跟她们说了几句道歉的话便和她们一起离开了旅馆。

    他们离去之前已经事先电话通知了其他人,因而大家是几乎同时离开各自所住的地方的。

    大约十分钟后,他们出了城。

    幸运的是,他们前脚刚出城,后脚乔治城的城主便下达了全城戒严令,并派出士兵大肆搜捕各个宾馆。凡在其中住宿的外来游客,无一不被气势汹汹的士兵给盘问审查了。

    据说,士兵们还抓了不少人。他们当时如果仍在住处的话,说不定也会遇到这种盘查和抓捕,免不了又多出许多麻烦。

    听到这个消息时,众人已经到了城外那座工厂。他们不禁都佩服王落辰有先见之明。

    王落辰听了大家的夸赞,便说:“我从他们防守最严密的监狱里逃了出来,他们肯定大为恼火啊。能不在全城搞大搜捕吗?为避免多惹是非,我们当然要逃了。哈哈。”

    “师兄,你说的那座监狱,真的防守那么严密吗?”听他这样说,卓应儿好奇地问道。

    听她这样问,王落辰便将那监狱的情况跟大家说了一遍。

    卓应儿听了,唏嘘不已,再次夸赞王落辰说:“师兄真是了不起,居然能从世界上最严密的监狱里逃出来。”

    “师妹,你夸王师弟夸得有点儿过了吧。我承认王师弟从防守这么严密的监狱里逃出来是挺不容易。但你也不能因此就说他是从世界上最严密的监狱里逃出来了啊。你要知道,世界上防守最严密的监狱可是咱们五极门的困神天狱啊。”

    欧阳百知和卓应儿掐习惯了,见她把王落辰给夸得没边儿了,心中原本就有些不服气王落辰的他,立刻指出了她话里的不妥之处。以借此来贬低王落辰的本事。

    “什么困神天狱?我怎么从没听说过?怕是你个白痴瞎编的吧。”他这样一说,卓应儿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自己印象中好像从未听说过这座监狱,不禁对欧阳百知的话提出了质疑。

    其实,不光她有此怀疑,就是王落辰等人也因为从未听过这监狱的名字,觉得他这是在信口胡说。不禁都将视线转向了他,看他能说出一个怎样的说法来。

    欧阳百知看大家都看着自己,并且目光中都流露出跟卓应儿一样的怀疑之色,为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便立刻向卓应儿说:“什么瞎编的,困神天狱是……”

    就在他刚要将这监狱是一座什么样的监狱给说出来的时候,因为在和别人说话,没有注意到他的毕世明,便结束了和别人的谈话,打断了他

    只听他说:“欧阳师弟又在编瞎话儿了。咱们五极门哪里有什么困神天狱?这不过是他看大家都夸奖王师弟能从那样严密的监狱里逃出来,心里有些不服气,信口胡诌的而已。对吧,欧阳师弟?”

    说完,他看着欧阳百知,那眼神里透着要他不要再继续讲下去的意味。

    欧阳百知愣了愣,好像读懂了毕世明眼睛中的意思,改口说道:“对对对,我刚才是在瞎说呢。经毕师兄这么一戳破,我就不好意思再编下去了。呵呵。卓师妹,对不住了啊。”

    虽然由两人的神情表现里大家都看出欧阳百知这货并非是在胡说,但鉴于他们都是长老的亲信,这什么困神天狱怕是又牵扯到什么五极门的秘密,大家也就不好意思继续探听下去了。

    唯有卓应儿,因为这话不仅大大鄙视了一下欧阳百知,还尽情挖苦了他一番。

    她的话说的很令人尴尬,饶是欧阳百知脸皮厚都有些招架不住。

    他的脸红的像番茄一样,很是可笑。

    王落辰一看,怕影响到联军的团结,便出面说道:“大家别光说话啊,这座废弃工厂就是咱们今晚的宿营地了。只是,你们看这里因为废弃的时间长了,有些脏乱,不如趁着这会儿有空,咱们拾掇一下吧。那样的话,等长途跋涉的联军兄弟们来到之后,也好立刻入住。”

    他的话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于是,所有人便马上行动了起来。

    这样,关于欧阳百知所提到的困神天狱的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只不过,王落辰可是有心之人。他已经将这监狱的名字牢牢记在心里了。

    然后,他也参加到了整理宿营地工作当中。

    他们战力高,手脚麻利,这里又只是临时宿营地。因此,很快的,大家就将这里给整理好了。

    在他们整理好宿营地一小时后,戈尔来到了这里。

    他不是自己来的,他还带来了十几名男女。而且,见面后他还告诉王落辰,他们这些人只是一些代表,在城中他们还有一支两百多人的志愿队。他们都希望能为攻打乔乔治城做出一些贡献。

    王落辰听了很高兴,就同意了他们的请求,并布置了一些比如提供情报、监督敌人动向、为攻城部队提供所需物资等之类的工作给他们做。

    得到了王落辰的命令,那些人便分头去忙活去了。

    他们刚走,由罗凝玉和吴柏柳两人带领的联军就赶到了乔治城附近地区。他们通过联络,向王落辰汇报了自己的位置。

    王落辰便将这座废弃工厂的位置指示给了他们,要他们火速赶来。

    接到他的指示,联军以进行了急行军。仅用了十五分钟就奔袭了七十多公里,到了这座废弃工厂。

    大家重聚后,王落辰要士兵们宿营,休息。而军官们则是被他给召集起来,研究攻打乔治城的作战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