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戈尔浮想联翩,想着自己今后怎么重新成为乔治城的市长,怎么领着乔治城的百姓跟狂霸星人作战的时候,王落辰已经将自己五极化极归元神功修炼了两个周天了。(书^屋*小}说+网)

    而等戈尔终于因为空想未来所带来的激情消退而睡着了之后,王落辰已经将自己的精力、神识和元力都恢复到了最巅峰状态。

    王落辰心里有数,接下来自己可能要面临很多棘手的事情,需要他保持良好的状态才能完成。因此,他才在这监狱之中进行了一次修炼。

    修炼完毕,他睁开了眼睛。以神识内视了一下天一生水在自己脑海中设置的生物时钟,发现时间距离自己入定时,已经过去差不多六个小时了。这时候,距离联军的到来恐怕也没多少时间了。

    “是时候采取行动了。”他想。

    接着,他便用自己的神识叫醒了戈尔。

    待他醒来,王落辰用神识告诉他:“待会儿我就会将监狱的门打开,到时水流会冲出去,你要提前做好准备,免得到会因为水流的突然退去而惊慌。”

    戈尔听到后,点了点头。

    王落辰便先以自己的神识向水牢的门上打出了数道复仇法阵。

    复仇法阵可以控制机械。它们在门上展开之后,便让王落辰掌握了门的控制权。

    随着门的控制权到了自己手里,王落辰又在自己和戈尔两人头顶之上的空间复刻出一道法阵。这道法阵急速膨胀,将这房间里的能量锁住。令监狱里的监控因为无法获取两人身上散发的光线儿和热量而看到他们。

    接着,他就以神识控制法阵拨动水牢大门上的手轮儿,将门给打开了。

    这一步,对他来说更是易如反掌。因为拥有这超强的记忆力,在看过那些监狱士兵操作手轮儿后,他已经将他们转动手轮的方向和圈数全都记了下来。现在要出去,只要按照这些转动手轮,门自然就开了。

    门开了之后,外面的光线透了进来,而他们所在房间的水却向外流了出去。

    水流光了之后,他和戈尔的身体为之一轻,行动起来便再也没有阻碍了。他便将自己所复刻在两人身体上的法阵给收回,招呼着戈尔跑了出去。

    此时,水牢里的水,已经沿着通道到了他们进来时那处合金门前。那门封闭的很严实,水流到了那里就被挡住了。

    王落辰领着戈尔趟着没过脚面的水也到了那里。人还没到,他的神识已经穿过合金门在门口的终端上,把他默记的密码输入了进去。

    不用说,随着密码输完,门又被他给打开了。

    门开的瞬间,戈尔便如同见到了神仙一样,一脸敬仰和虔诚地跟着王落辰走过了那道合金门。

    穿过合金门另一边的通道。他们来到了主通道内。

    此时,监狱的士兵已经对两人的行动有所察觉,但苦于自己的监控都被王落辰给控制,无法发现他们两人的行踪。所以,无法在他们逃走的路线上设置任何障碍。当然,除了他们急匆匆赶来的人员。

    但这样的人员不过是普通的士兵,他们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呢?

    在王落辰的元力之刃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

    不过,王落辰虽然出手了,却只是以元力之刃击毁了他们的武器,让他们失去了抵抗能力,并没有伤及他们的性命。因为,他留着他们还有用。

    在将士兵们的抵抗力给消除之后,他带着戈尔一路畅通无阻地到了电梯口。

    打开电梯门,他们走进电梯里。

    启动电梯,两人不断上升。但才这种上升运动只持续了一小会儿,就停住了。

    王落辰明白,电梯这是被监狱的人给控制了。便马上毫不犹豫地以元力之人将电梯顶端的维修顶盖儿给击碎了。

    接着,他抓住戈尔,并复刻出一道法阵,利用其反冲之力,从电梯的破洞里飘了上去。

    两人一路飞行,以比乘坐电梯还要快的速度到了电梯井的最上面。

    以元力之刃轰开电梯间的安全门,他带着戈尔向门口走去。值班的士兵端着激光枪堵在了门口,他二话没说,两只元力之刃过去,便将他们的枪给废了。

    “滚!我只想赢,不想杀人。”

    那两名士兵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儿,自己手中的激光枪就炸开了,吓得他们顿时目瞪口呆地待在了原地。直到王落辰吼了一嗓子,他们才像受惊吓的兔子一样跑开。

    没有了挡道儿的了,王落辰便领着戈尔快速地跑出这栋房子,向停泊在码头上的快艇跑去。

    快艇那里也有两名值班的士兵,但他们也跟刚才那两名士兵一样,还没来得及开枪呢就被王落辰给拿下了。

    因而,王落辰他们两人很轻松地就拿到了快艇。

    上了快艇,王落辰将其发动起来。两人便一路劈波斩浪驶离了环形岛。

    在快艇上,浑身衣服湿透的戈尔蜷缩在艇内,向王落辰说:“指挥官,你真厉害。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只是,既然那些士兵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不杀了他们,趁这个机会把失踪的人都给救出来呢?”

    “不行啊?救他们出监狱容易,出岛却有些难啊。毕竟他们可是好几百人呢。不说别的,就单说这运送的船只就不够用的。所以只能先缓缓了。”王落辰边以元力将自己身上的水汽蒸发掉,边向他解释说。

    “对啊,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啊。我光想着救他们逃出监狱的事儿了,忘了从监狱里逃出来还要出岛了。”戈尔一拍自己的脑门儿说道。

    “算啦,先不说这事儿了。戈尔市长,咱们还是说说你的事儿吧。咱们上了岸之后,你就赶快让你的家人离开。然后你也赶去和他们会合。等过几天再回来参加城市重建工作。”

    王落辰担心他的家人会受到牵连,因而要他在上岸后赶快转移家人。

    戈尔听后说:“家里人我会让他们先走的,但我不能走。我在乔治城还有不少老朋友,我留在这里可以联络起他们给你们做做策应或者后勤工作什么的。请您一定不要拒绝我。因为,我只有这样做才能心安理得地继续来做乔治城的市长。毕竟,自从战后,我一直都是在替狂霸星人做事的。若是不做点什么,心里总感觉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来的。”

    听他这样说,本来想劝他跟家人一起离开的王落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同意了他的想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